《晉小潔》045章

《晉小潔》045章

在經過前面的抱怨完畢後,我回歸現實繼續改作業。

 

眼前考公職的書仍舊堆積如山、論文的資料還是快把我淹沒,所有落後的進度日漸擴大,我的博士班要進第五年了,老爸整天催、老媽每日問,老闆常常退,似乎用焦頭爛額形容我的生活都顯得不夠貼切。

 

之前信誓旦旦對小潔作出承諾,說無論如何都會寫下去的動力,每天都在不知不覺的損耗,我從每天數小時在創作,變成幾天只有數小時,這兩天甚至是完全沒動筆…

為了讓自己保持追夢的動力,我買了幾本心靈激勵類的書籍來看,可是往往只能維持一兩天的衝勁,然後還是要回歸現實。

 

碩班在寫《保護者》的時候,我很反對老爸說的人生穩定論,可是幾年之後的現在,才發覺自己真的有遺傳到他的基因…我並不是可以拋下一切去追夢的人。

 

因為我沒自信能追到、沒把握可以義無反顧。

 

「在嚐試到遍體麟傷之前,沒有害怕失敗的權力」

 

油頭出國工作之前,在我的筆電上打了這段話,留在多日未動的文章下方。

 

這句話讓我多少找回一點動力,繼續維持著夾縫中求生存的創作,但我完全忘了一件事,就是之前小潔幫天秤座公司拍照的事情,那篇專題在第十五天的時候出刊在時尚雜誌上,標題是「女文青的即刻交鋒」。

 

當天老妹很興奮的打電話叫我去買來看,雁雁在電話裡不停問我追到小潔沒有,還說老媽看到雜誌之後也讚不絕口,打算過陣子上來看看我和小潔。

 

老媽的資訊也自行更新的太快了吧?

 

明明我只是說要追她,一直以來也只是傳些文章給她看,和她隨便聊聊,真不知道老媽對她兒子哪來的自信…好像覺得兒子已經討到媳婦一樣。

 

我從便利商店拿起雜誌的時候,看到嘉紋和小潔的名字同列封面,一個是我愛過的女孩,一個是我正想愛的女孩,兩個女孩一前一後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嘉紋是亦步亦趨靠實力往上爬,小潔是在對的時機和特殊的狀況下一舉成名,但成名就是成名,這世界往往是結果論,無論靠外貌或實力都無所謂,因為努力得再多不見得有人在乎,沒有成名就只能成為領票進場的一群…

 

我當了好幾年忠實的觀眾,嘉紋最終還是把我留在原地,同樣地,假使小潔今天跟我交往,她爬得那麼快,我假若又一次跟不上。

 

我倆的感情又能多長久?又能多穩定?

 

我並不是那種控訴女孩現實、不相信真愛的偏激派單身男子,只是不知不覺到了該醒來的年紀。

 

老天爺跟我開了個玩笑,總讓我愛上的女孩成為全民情人,或者自己天生就是觀眾命纏身,我因為小潔的鼓勵重新執筆,可是路途依舊困難重重、荊棘滿佈,滿腔熱血一上路就心生膽怯。

 

也許,該做好寫一輩子高不成低不就也得賭下去的決心,還有一輩子追不上她、

 

一輩子要被留在原地的覺悟…

 

我只確定一件事,自己是喜歡寫東西的,沒有文字就沒有我。

 

而且不知為何,我想起許久不見的Sandy,她也被留在原地,然後胡裡胡塗地闖進我的生命,我們同樣是被放掉的那一端,同樣是在一條前途模糊的路上苦苦追趕另一半,越追卻越遠,越走只有越無措。

 

她那天吻我,是感謝還是惡作劇?抑或是同病相憐的疼惜感?

 

我跟她年紀相仿,但男人和女人終究不同,她們正值青春年華和獨立的巔峰,我們卻徬惶亂撞…

 

 

算了,再想也沒個盡頭…不想了。

 

 

我望著電腦上停滯已久的字句,決定打開雜誌。

 

雜誌開頭是雙開的卷頭超長頁和夾頁海報,都是嘉紋和小潔對半分的排版,天秤座很巧妙的強調小潔的中文碩士學歷,跟嘉紋的部落客作家身分相互輝映,再用對半切的方式營造出對決比較的氛圍。

 

我沒看過嘉紋穿得這麼美豔又有女人味,黑色洋裝配上略為狂野的及肩長髮和長筒絨皮馬靴,因為要配合冬季系列,嘉紋外面穿的是帶厚重感的騎士皮衣,手上身上戴著線條俐落的皮件首飾,整體偏高調但巧妙地用黑色系中和掉,產生出很冷艷的獨特風格。

 

完全符合她的女王個性…

 

我在照片前傻看了很久,那是種超乎過去想像的吸引力;以前我們約會都是偷偷進行,她都會刻意把服裝低調,然後戴帽子或墨鏡出門,在家裡或我的住處則更隨性,因此一看到這些照片,我有種被震懾到的驚艷感。

 

至於小潔,則是輕柔派長裙,配上米色絨布雪靴,連帽帶純白羽毛的棉質厚外套,全身是很柔和的白色風格,她本來就比嘉紋高挑,所以穿上有點跟的雪靴後修長的感覺更明顯,一頭黑色直髮長及胸口,凸顯出她的恬靜氣質。

 

尤其那對彎彎的桃花眼和甜美笑容,與嘉紋不笑的酷豔風形成強烈對比,一股暖意從照片上直入我心裡。

 

她真的很美…

 

我真的有辦法讓她認同我、支持我甚至…愛上我嗎?

 

不光是外貌,還有能力或性格…我哪一樣夠資格擁有她?我能給她什麼呢?

 

倘若真走在一起,我掌握得住嗎?

 

自己有能耐像保護者男主角那樣意無反顧的守護她嗎?

 

我看著小潔的照片,發現她似乎不是和嘉紋同一個時間地點拍的,雖然照得也很美,但質感上卻明顯不如嘉紋的專業,難道她沒有去攝影棚拍?

 

繼續向下看,訪問的內容相當簡單,嘉紋的部分較多,她說的大多是我旁觀過的劇情,她的創作歷程、甘苦談、成名,我都坐在觀眾席上替她擔憂過,但也只限於擔憂…

 

「我最欣賞的作家比較小眾一點,筆名叫做十字,真名我還不能說,他雖然只出過一本書,但我相信他的才華總有一天會被看見,我會繼續支持下去,他曾開玩笑說我是他的書迷女孩…至於我自己過陣子才打算開始寫作…」

 

這是小潔受訪時說的一段文字,也是我的筆名第一次出現在公開書籍上。

 

看到那段話,我猛然覺得眼眶邊緣有熱流在醞釀,一種辛苦終被看見的感覺,好不希望再讓自己心愛的女孩失望,好不希望再待在原地看著她跟人離去,我好想當面謝謝她。

 

就像那天晚上開始,她成為我心裡的書迷女孩……

 

 

不對……

 

 

這段文字不是小潔說的!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