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列車》當地球的生命,都只活在一列火車上時

《末日列車》當地球的生命,都只活在一列火車上時

末日列車

今年創下佳績的《寄生上流》,2013年的作品《末日列車》也非常的發人省思。故事背景發生在2031年,17年前人類為了解決地球暖化,發射了CW7到大氣層試圖讓全球降溫,沒想到反而讓地球溫度降到難以生存的低溫,造成了生物滅絕。僅存的人類上了一列自給自足的恆溫火車,這列火車裡也產生了階級之分,掌管權力的人類壓榨低階層車廂的居民,低階層的居民每天挨餓等著分發「蛋白質」食物塊,全部的人擠在空間狹小的生活空間,沒有足夠的水源可以清洗身體,每天活在掌權者的恐懼中。

列車是社會的縮小版

我覺得這部電影探討的是對於在上位者權力的反抗,當長期活在壓迫之下之後,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方式,大家勢必會群起反坑,並且寄託在一個神秘的信使身上。當生活陷入毫無希望的狀態時,往往點燃希望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救援,而那個一直藏在「蛋白質塊」送來的秘密紙條,就是後段車廂人民寄與的希望。他們深信,有一個使者一直在秘密幫助他們。而藉由反抗的過程,他們一步一步更看清楚這輛列車的真相,而這輛列車只是把我們身處的社會,縮小到一輛列車身上。當你身處在社會底層時,你是沒有權利與能力去看清楚整個車廂(社會)的真相,你只能活在上位者所創造出來想給你看的表象裡而已。而在上位者會創造出一套說詞,來鞏固自己的位置,「每個人出生就有固定的位置,大家應該安分在自己位置的事情。」這句聽起來很垃圾,卻足以代表社會上大部分政客說詞的話。

只有少數人願意的事

但當大家只專注於列車上發生的事上時,卻沒有觀察到窗外的細微變化。這也凸顯了我們生活在非理想的環境裡時,注意力都放在大部分人注意的事情上,但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也許只有少數人會發現,因此創新的方式,也只有少數人敢嘗試,而這種人常常被視為瘋子。宋康昊就扮演了這個瘋子的角色,他飾演這輛神奇列車的設計師南宮民秀,在被反抗民眾救出來之前,他是被長期囚禁在車廂裡的囚犯。表面上,他是一個嗑藥嗑到瘋掉的人,但在他的內心卻比所有人都清醒,他有著一套更徹底逃脫極權體制的方法,只是會比原本的方法更艱難,但大家對於艱難但徹底的方式,卻往往更難以接受。

末日列車

車廂的功用

列車的每一節車廂都有一個無可取代的功用,例如儲水車廂,維繫了整輛列車的水資源。導演安排了幾個代表人類生活象徵的功能車廂,從食物到生活娛樂,也順便把人類的每個面向放大表現出來。外面都已經世界末日了,列車裡面還佔了一個車廂的游泳車跟蒸氣室,這對比起居住環境惡劣的後段車廂,看起來極為諷刺。並且用對於小孩的教育展現,來說明政府社會對於人民的洗腦,是從小就開始植入的,為了讓所有火車(社會)上的人好控制,教育勢必是一個關鍵的手段。越往車頭,車廂的功能越無用與荒唐。夜店空間,竟然可以跟水跟食物一樣,佔了一樣一節車廂的空間。而且其實後段車廂的人只要佔領了這些生活資源,不用繼續往車頭移動,就可以有很大的談判籌碼了。

《末日列車》所架構的故事,每一個細節,都藏有很多的寓意。被吸收到第一節車廂工作的小孩,仿佛進入了一種狀態,聽不見原本的人說話的聲音,他也代表了社會上某一種人類的原型。ˋ還有後段車廂的每一個角色,也代表了中低階層人民的一種聲音。這個故事濃縮了很多的社會現象,在劇本縝密的創意下,也展現了很多的驚喜。

章節目錄

共 3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