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失蹤》操縱你的只是性格

《男孩失蹤》操縱你的只是性格

        如果你也迷戀2016年西班牙導演Oriol Paulo的電影《佈局》,層層堆疊抽絲剝繭的劇情結構與節奏。那你應該會喜歡同樣是Oriol Paulo編劇作品的《男孩失蹤》(Secuestro),在Netflix上可以一次欲罷不能的欣賞這兩部電影。而演員Jose Coronado,就是《佈局》裡飾演失蹤年輕人的爸爸,已經在導演Oriol Paulo的三部作品(屍物招領、佈局、男孩失蹤)裡面擔任主要演出角色了,根本就是御用演員。

        Oriol Paulo的故事總是讓你陷入層層的重圍裡,盡力地想要撥開這一層迷霧,在《屍物招領》裡,我們急於想知道消失的女屍到底是被誰運走了,在《佈局》關於離奇命案的真相到底是什麼。而《男孩失蹤》在空無一人的森林小道上,一個滿臉是血的男孩穿著制服獨自在道路上奔跑著,他說模模糊糊地說著他遭到了綁架,這個神秘的綁架犯是誰呢?男孩是否可以安然地回到學校上課呢?每一個角色落下的線索,都有機會讓你突破表面的判別,去找出故事水平面下裡的線索。

        過於寵溺的母愛,沒人想過會發展成無法挽回的巨大後果。故事聚焦在常常幫社會反派人物打官司脫罪的單親律師媽媽Patricia,藉以收取客戶的高額律師費用,為自己跟兒子建構起舒服優渥的生活環境。聽障的兒子是唯一的親人與心靈寄託,因此她投遞在兒子身上的是無限的愛與耐心,甚至學會流利的手語與兒子交談,但這樣的愛若是一個開關鬆脫,就會失速成過於溺愛的母愛。面對傷害兒子的嫌疑犯,母親面露出最殘忍的本性,彷彿被激怒的母虎,要咬死所有可疑的人來保護自己的兒子。而男孩Victor也渾然不知,因為他迂迴說出的真相,讓警察與母親忙得焦頭爛額,並且背負了巨大的後果。他只著眼於母親會不會離開他的身邊,那是孩子的單純,單純的令人窩心也擔心。而一得知兒子失蹤被尋回,Patricia就立刻自行通知記者媒體,展露了她對於處理事情有一套對自己過於自信的方式,也承接了後來她打算私下尋找對付綁匪的方式的發展。面對自己有求於舊情人Raúl的態度,依然踩著高姿態,不但不給台階的點出Raúl對錢的需求,半威脅利誘的逼迫人他答應委託。以及也許是引發事件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她絕口不提兒子生父的那一句台詞。

         而我們社會對帶有前科的人的歧視被敘述了出來,被指認的嫌疑犯Charlie的妻子身懷六甲,也是即將成為母親的角色,她的角色驅動也是帶著母親試圖保護未來出生的小孩的安全環境。利用受害男孩對比著懷孕嫌疑犯的妻子,兩個家庭間的利益產生衝突時,有沒有哪一個家庭比較該被犧牲呢?沒有嗎?難道你們心裡都沒有偏頗嗎?從嫌疑Charlie理那裡建立起來的視角,撲逤迷離,導演利用觀眾的下意識評判去說故事,去對查理這樣的人構築恐懼,因此可以理所當然把所有的罪名往他身上推,那是最簡單快速的方法。人們因為恐懼而想要剷除掉會導致恐懼的對象,會希望他被制裁、被關起來、被殺掉,會變得偏激、瘋狂。律師媽媽Patricia因為兒子受到綁匪的威脅的,而下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招致巨大的風波,也許是律師的背景身份,她過於相信自己的佈局,反而一步步掉進了自己角色個性的陷阱裡。反觀Charlie他的單純讓他成為整個事件的演員角色,角色行為莽撞而欠缺思考,也容易淪為最倒霉的犧牲者。

         而故事裡也多次利用人的恐懼去詐騙,用對屍體與血的恐懼,可以操縱人的行為模式,推著你乖乖地走入陷阱裡,因為恐懼所以你無心去注意更多細節。因為恐懼可能一不小心就說出了真相。

         學校霸凌的議題也被討論進去了,也許導演想要呈現關於許多社會弱勢的現象,包含單身母親、聽障特殊兒童、校園霸凌,以及帶有前科家庭在社會上的處境。用一個綁架的題材把所有議題都包容進去了,雖然跟其他結構更為縝密的作品比起來,探討的人性與角色動機並不夠深入,但是整個劇情的結構與轉折的鋪陳,還是牽引著觀眾著急的去揭曉那最後謎底。

        飾演律師母親的演員Blanca Portillo,撐起了整部片的氣勢。強勢討人厭的命令口氣,微抬45度角的高傲下巴,配上俐落的短髮與總是好看無皺褶的高級套裝,把角色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想必是如次一絲不苟的人物性格,才能獨自帶著孩子還爬到明星律師的地位。而也是這個角色的諸多特性,才帶著故事推演下去,走進錯綜復雜的綁架案裡。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