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裂》反派角色的大放異彩

《異裂》反派角色的大放異彩

(內容物極有可能含雷)

接續2000年的《驚心動魄》(Unbreakble)與2016的《分裂》(Split),推出故事第三部曲的《異裂》(Glass)。從片名來看,我認為這部是第一集Mr.Glass這個反派角色,大放異彩的一集。前兩集的主軸確實分別放在敘述英雄角色David Dunn與有24個分裂人格Kevin。這一集則讓三個角色匯集在一起,並用Mr.Glass這個角色的超高人智商,來帶動整個劇情的推移。

患有「成骨不全全症」的Mr.Glass,擁有異於常人的腦力,對比著極其脆弱容易骨折的身體,這樣的人物設定很邪惡,觀眾很常為他脆弱的身體捏把冷汗,即使只是一般人極其普通的生活情節,例如下樓梯、被沈重的手電筒打到、玩遊樂園的遊樂器材,這些事件發生在他身上都變成令人倒吸一口氣的情節。帶著這樣容易死亡的角色概念,讓人忘記這個角色的超高智商,因此當他全力發揮他的籌劃技能的時候,帶給觀眾的反差情緒特別的巨大。尤其當他拿著玻璃碎片襲擊醫療人員時,突如其來的節奏與反差,瞬間讓空氣凝結,沒人料想到脆弱的身體會做出巨大的反彈,呼應著他的外號Mr.Glass格外諷刺。

三部曲整個的故事,創造了一個矛盾的迴圈,尋找心目中英雄人物的Mr.Glass,製造了各種災害找到了世間的「英雄」David Dunn與「英雄的對手」KevinDavid Dunn也是因為Mr.Glass的鼓勵才開始制裁這個城市的惡人,但這個非於凡人的特色,竟然是透過Mr.Glass殘忍殺害大量無辜民眾的佈局所發掘出來的,讓這個角色產生了自我懷疑與矛盾。「反派」角色刻意創造與自己對比的「英雄」角色,有別於以往英雄主題的故事設定,Mr.Glass是為了找尋自己脆弱身體存在的意義,所以才拼命的想創造出身體強健的英雄。電影美學也用顏色代表,來加強每個角色代表不同正邪這一層的意義,在漫畫店的空間陳設裡,反派區的漫畫主題是紫色的燈管燈,Mr.Glass從《驚心動魄》到《異裂》也都非常堅持的穿著紫色衣服登場(即使粉身碎骨,紫色西裝就是不能忘了穿)。穿著綠色斗篷的David Dunn,就是「英雄」代表的綠色,連病房的病人服都細心的用顏色區分。因此身著「黃色」的24個人格Kevin,處在一個模糊的地帶,也許他是Mr.Glass創造出來對付英雄David Dunn的反派,但因為深藏不同的人格在他的體內,只有部分的人格是屬於破壞與黑暗的層面,隨時變換的個性與正邪,打破了對好人壞人內在認知的框架。

故事的結尾竟然連埋三個轉折,David Dunn倖存的火車災難隱藏著與Kevin之間的關聯、還有心理醫師背後真正的計畫、以及Mr.Glass縝密佈局後的最終目標。讓後面的劇情節奏一路狂飆,當你在猜測第一個轉折之後的劇情發展的時候,一個大轉彎,原來那只是轉移你注意力的煙霧彈而已,導演故意把要訴說的最後主軸一轉三折的藏在壓箱底。但也許是為了要創造一波三折的劇情,心理醫師的角色設計稍嫌不夠立體,無法完全說服觀眾她的角色動機,但大體上我還是喜歡這個設計的存在。尤其是在一個粉紅色的空間裡面,把這三個怪異的角色聚集在一起,想利用對談突破他們的心房,說服這些人相信自己根本一點都不特別,世界上沒有所謂「超級英雄」的存在那場對談戲,我真的差一點就要相信,這個故事要以每個人都有妄想症作結尾。據說很多人受不了心理醫生一直滔滔不絕的學術台詞,但我倒是聽得津津有味,大量的說話台詞資訊也許會讓某些人感到劇情節奏變快,但有些人好像特別反感。
《異裂》的空間美學營造,與音樂設計,會讓容易被音樂與美學影響的觀眾入戲。病房的極簡色彩空間,加上那個粉紅色空間的鏡頭,就像視覺打了嗎啡一樣舒服。另外緊張時刻的音樂,以拉緊的提琴樂器讓人神經忍不住跟著緊繃。還有創造出類似野獸低吼的,跟Kevin的野獸人格疊影再一起。

從第一部《驚心動魄》就很喜歡導演玩弄視覺鏡頭的手法,片頭David Dunn在搭上災難火車的時候,從前方座位像窺探他一般左搖右晃不安定的視角讓人特別印象深刻。到《異裂》除了打鬥場面時把較長時間特寫在演員的臉部表情的表演,讓肉搏的場面量不會過量之外。有時候會突然採取低角度仰式角色的拍攝,讓觀眾像是蹲下仰望電影裡的角色,讓角色的能量瞬間巨大化。

另外James McAvoy表演24個人格的切換比《分裂》時更為明確精準,那一段在病房裡表演各個人格短時間內切換的橋段,讓人看了真的很過癮。幾乎第一時間都可以讓人認出現在所展現的是哪一個人格角色。

還有,導演這一次也不忘插上一腳入鏡,印度裔的臉實在是太好認了啊!!!!

章節目錄

共 34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