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三十二章

《重生之城》第三十二章

趙龍躺在辦公室牆後面的秘室地板上,隱約聽到亞蒂與那中年人的對話,猜想那 人應該地位頗高,看那些歹徒對這人態度極為恭敬,想必是上司之類,但其他就無從 猜測,感覺上極為神祕的組織。

 

這些人從監視器看到亞蒂抵達大樓門廳時便將趙龍關到這間小房間裡面。

 

趙龍一方面佩服亞蒂的沉著冷靜,相形之下只覺得他自己更顯得有勇無謀,單純 的認為只要阻撓歹徒便可以讓亞蒂脫身,卻沒料想到自己會變成他們手上一個更大的 誘餌,反而讓亞蒂不得不乖乖就範的棋子。

 

突然外面變得極其安靜,亞蒂和那人的聲音戛然停止,趙龍正納悶想再往門縫挪

移靠近時,沒想到密室小門『喀』一聲倏然打開,那個抓阿健過來的年輕黑衣人,看

他靠在門邊,抬起右腳便往阿健的腹部用力踹過去,啐了他一臉口水,惡狠狠的看著,嘴裡直念著,

 

「真是好狗運,就先讓你跟那女人再多活五分鐘。」

 

趙龍自然也不甘示弱的回瞪著他,結果招致更多的拳腳相向,每一腳都踢向他的 要害,整個內臟都在翻攪燃燒,趙龍自己緊咬齒根只悶哼一聲,不讓黑衣人獲得更大 的快感。

 

「夠了,等拿到隨身碟之後,這兩個人再隨你處置。」

 

中年人開口說話,壯漢馬上停下攻勢,把趙龍從地上像抓小 雞一般拎起來,這時趙龍對自己居然還有心跳感到訝異。

 

在電梯裡趙龍乾咳了兩聲,感覺嘴裡有股腥甜,硬生生將它嚥下,不服輸的看著 黑衣大漢,心裡正在盤算如何對付這個人,只可惜電梯快速抵達一樓,來 不及有任何的想法。

 

「走快點。」

 

從脊椎的感受中趙龍知道這個人正拿著槍抵住他的腰,催促他往前走,於是緩步往大門外走去,果然見到亞蒂正站在人行道上等待,就這麼不將黑衣男 子放在眼裡,以至於趙龍聽到這個人在他耳邊咒罵,

 

「這個臭娘們。」

 

黑衣人高喊「東西呢?」

 

「你先放人過來。」亞蒂還是一貫的冷靜。

 

這人衡量重傷的趙龍跟亞蒂決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便將他用力退往亞蒂,趙龍滿懷歉意地看著亞蒂,而她也用眼神安慰他。

 

「隨身碟在這裡,你拿去吧。」

 

亞蒂從旁邊矮樹叢中拿出隨身碟碟遞過去。

 

「啊,這是什麼?」

 

黑衣男人不疑有它,接過亞蒂手上的隨身碟時彷彿被針刺了一下,忍不住大聲咒罵。

 

「對不起,我的戒指刮傷你。」

 

亞蒂伸出手掌,無名指的戒指在陽光下正閃閃發光,而趙龍似乎看到她露出難以 發覺的笑容。

 

「你這個臭女人,給我過去。」

 

黑衣男從外套裡伸出槍管示意,要他們兩人往旁邊的巷子走去,趙龍正想如何保 護亞蒂不受到對方傷害時,亞蒂彷彿知道他的想法,正對著他眨眨眼。

 

在周遭來去匆忙的行人眼中,他們只是像三個熟識的老朋友正要相偕往巷內走去,沒有人會知這裡有可能即將發生兇殺命案。

 

突然身後的彪形黑衣大漢停下腳步,巷尾出現幾個戴著口罩的人,黑衣男子發覺情況有異,趕緊押著趙龍和亞蒂往回頭。

 

「放下槍不要動!」

 

大樓門口不知何時橫停三、四輛汽車,下來十多個人直接往大樓樓上衝去,而駐守在一樓的蒙面人舉起槍要求黑衣男子放開趙龍和亞蒂。

 

黑衣男子像豁出去一般拿出槍用力抵著趙龍的太陽穴,架著他跟亞蒂慢慢退進大 樓裡,趙龍忍不住揶揄起來,「老兄你腦袋壞掉啦,退回這裡簡直是找死。」

 

那人拿起槍把對準趙龍的後腦勺猛力敲下,

 

「你這種垃圾永遠不會了解,我就算死也要保護長官。」

 

有趙龍跟亞蒂當護身符,黑衣男子成功坐上往頂樓的電梯,趙龍也不再對他耍嘴 皮子,突然佩服起這人的忠貞,即使這人剛剛差點要了他跟亞蒂的命。

 

 

老闆的辦公室大門是敞開,在接待室駐守的三名蒙面人看到黑衣男子持槍押著趙 龍和亞蒂,紛紛退到一邊讓他們三個人進去辦公室內。

 

「長官!」

 

亞蒂突然驚呼一聲,但並不是對著站在辦公桌後的老闆,而是另一側坐在輪椅上 的一位和藹長者。

 

「亞蒂,好久不見。」

 

老人面露微笑對亞蒂點頭,笑容讓人極有安全感,在他周遭的氛圍就有如回到父 親的懷抱之下。而他眼睛仍緊盯著前方的中年人,他的職位繼任者,老人不容對方有 任何輕舉妄動。

 

「莊浩說他有找支援,原來就是您。」

 

亞蒂忘了自己仍在被挾持的狀況,忍不住高興起來,老長官是有名的正直剛強, 底下的人都暱稱他為『鐵頭老爹』

 

只可惜四年前因為中風而退休,繼任的新長官完全是個汲汲攀附權貴牟利的現實 主義者,所以才導致後來發生如此偏差的一連串禍事。

 

「花了一點時間佈署,所以來晚了。」老人對待亞蒂如自己的晚輩一般,慈祥的說著。

 

亞蒂先前所有的應變之策不過都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那麼短的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想出什麼完美的計謀,這一切只是全心信賴莊浩的安排。

 

而這時候趙龍才發現另兩位黑衣男子已經被格斃在地,泊泊流出的鮮血把辦公室 的長毛地毯染出鮮豔的花朵。屋內四周站滿持槍警戒的蒙面人,樓下警衛毫無動靜, 應該也已經全數被制伏,只剩下老闆似乎仍在做頑強抵抗。

 

老闆不屑的看著面前那位老人,都已經一隻腳踏進棺材的人還來這裡攪局,想到 自己的政商關係,他不禁端起架子,傲慢的看著對方。

 

「想必你比我更清楚,我這個單位是屬於特殊任務單位,不受任何機關管轄。」

 

老闆抬高下巴對著前任長官說話,擺明沒有任何人有資格來他這裡放肆撒野,即使是以前的老長官也相同。

 

「我是比你更清楚,所以我用去不少時間拿到這份文件。」

 

老人不露慍色,自懷裡拿出一張公文,不在乎的遞給他看。

 

老闆愣在那許久,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竟然是總統親自頒布的緝捕令。

 

「我不相信,這不是真的。」

 

老闆像瞬間被打垮一般,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你知道我幫 總統做了多少事嗎?他居然敢背叛我。」

 

「不管你做了什麼,那都是職責所在。」老人沉聲回答。

 

老闆抬起頭環顧四周,每一個荷槍實彈的蒙面人全將槍口指向他,最後他的眼神 落在老人身上,忍不住狂笑。

 

棋子啊,每個人都是別人的棋子,用完就可以丟掉,就像他自己除掉沒利用價值 的人一樣,老闆厲聲狂吼著。

 

持槍抵住趙龍的黑衣男子似乎被這情況影響,注意力全放在自己的長官身上,槍 口漸漸離開趙龍的太陽穴,讓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老闆看這態勢也不再逞強,瀟灑的伸出雙手,等待手銬的束縛,自嘲的說著,「我 認栽了,就隨你處置了。」

 

他心裡想,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他手上握有太多人的秘密,尤其是總統,他用這 種低劣的手段為總統除去的政敵不在少數,這些把柄就是自己最有利的工具,等他再 度得勢時,絕對會好好整治這個老頭子,居然敢跑到我的地盤來耍英雄。

 

只見老人坐在輪椅上,也不急著叫旁人為老闆上手銬,他寒著臉緩緩舉起手,對那些人下達另一個指令。

 

「總統另外給我的口述命令是對這主謀者格殺勿論。」老長官緩緩自嘴角說出這道密令,那聲調冷酷得讓一旁的趙龍打了個顫。

 

對掌權者而言,絕對無法容許下頭的人對自己有任何一絲威脅,老闆冷笑一聲,是他也同樣不會留下後患,想起不到幾個小時前,他才同樣對他的心腹莊浩下達格殺 令,完全一模一樣,沒什麼好訝異的。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