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三十章

《重生之城》第三十章

不知道為什麼,趙龍剛剛突然一陣無緣由的心悸。

 

自從半夜為了逞口舌之快把亞蒂激走之後,他就再也沒闔過眼,坐臥在病床上不停的懊惱,想起每每面對亞蒂,總是不停犯錯,越是在意就越容易做下後悔的舉動,自己老是幹下一些蠢事,事後再不停自責,但那又有什麼用處,傷害都已經造成,再多的道歉也沒用。

 

在同事朋友眼中,雖然自己的個性略微沉悶,但至少還算是個好相處的人,偶而也會自嘲娛人;在弟妹心目中,則是個疼愛幼小,認真打拼的大哥。

 

只是這個有趣又努力的人,一旦站在自己心儀對象的面前,就完全徹底走樣,不禁慌張失措、語無倫次,更糟的是還常常會無的放矢,為了這個缺點,他不知到在亞蒂面前出過多少次糗,傷過她多少次的心。

 

看著牆上的鐘正走到五點,窗外漸漸透出混濁灰白,玻璃上凝聚的霧氣讓外頭景 物更加模糊,在這秋夜接近破曉前的溫度急遽下降。

 

他嘆了一口氣,不知道亞蒂在樓下是否已經等到莊浩,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人現在正做些什麼,剛剛的那陣心悸讓趙龍有種不祥的感覺,真心希望他們兩個平安無事。

 

希望自己能夠更成熟穩重,趙龍在心裡痛下決心發誓,不然不需要莊浩與自己相 爭,他就已經用雙手將亞蒂推到他的身邊去了。

 

斜眼瞥見病房門下面有人影晃動駐足,看到門把漸漸轉開,這時間不會是護士或 是其他的人。趙龍整個人興奮不已,準備要給亞蒂一個最溫暖的笑容,只希望這一切都還來得及。

 

 

當亞蒂一身狼狽回到市立醫院時,早已過了早晨九點多鐘。

 

雖然正值上班時間,醫院裡的人潮再如何行色匆忙還是忍不住多看亞蒂兩眼,她 顧不得眾人異樣側目的眼光,腳步蹣跚的走著,幾個好心人看她手上、身上都沾滿血 跡,以為是亞蒂受傷,好心想要送她就診,都被她揮手婉拒。

 

她終於了解莊浩在她心裡的地位與分量,當他臨終前說出對亞蒂抱著兄妹之情 時,亞蒂霎那間也了解到自己一直將莊浩當成自己的哥哥,只是多年前小弟死在自己 的面前,多年之後莊浩死在自己的懷裡,這實在是不可承受之痛。

 

在洗手間裡面對著大片鏡子,將手上的血漬沖洗乾淨,亞蒂略微整理儀容,再把 血跡斑斑的外套脫下拿在手上,讓自己看起來一切正常,深深吸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穩 定下來後,便往趙龍的病房走去。

 

「咦?阿健你怎麼坐起來了?」

 

打開房門亞蒂發現趙龍竟然起身坐臥在病床上,略微吃了一驚,他的臉色蒼白怪 異,額頭不停滲出汗水,亞蒂以為身上的傷口仍讓他極為不適,不禁輕聲責怪起來。

 

「你這樣子傷口萬一又裂開怎麼辦?」。

 

趙龍雖然靠著枕頭對她露出微笑,但身體微微顫抖,亞蒂連忙靠過來。

 

「先不管這些,妳有拿到資料嗎?」

 

他啞著聲音,拒絕亞蒂的攙扶,只關心詢問 資料的事情。

 

亞蒂正想解釋昨夜所發生的所有事情,突然發現趙龍正對著她眨眼示警,她注意 到靠窗的鄰床在記憶中明明是空置,這時卻不尋常地拉上了布簾,而且隱約看得出幕後似乎黑影幢 幢,亞蒂心知有異,便假意說著話。

 

「結果我沒遇上莊警官,所以並沒有拿到資料。」

 

「那莊警官是否有再跟妳連絡?」

 

趙龍自己嘴巴上雖然大聲問著問題,但私底下他伸出手偷偷拽著亞蒂的衣角,使 眼色要亞蒂快點離開,但亞蒂擔心他的安危不願意就此離去。

 

「沒有,他自從昨天下午跟我分開後就不曾再聯絡。」

 

說完亞蒂心裡接著告訴自己,而且以後再也不會連絡了,她難過的想著。

 

「亞蒂妳快逃!」

 

突然一聲爆吼,趙龍奮而賭上最後的力氣,他猛然往另一邊倒去,忍住傷口撕裂 的疼痛,死命抱著布簾。亞蒂看到布簾激烈扭曲掙脫的動作,很顯然裡面躲著一個人,那人沒料到趙龍會突然來這招,整個人被布簾與趙龍糾纏住。

 

「阿健!」

 

亞蒂看到他痛苦扭曲的臉,發覺被矇著的人正不斷對趙龍的後背重擊,企圖擺脫糾纏。 她愣在那兒無法移動自己的腳步,

 

「妳快點走!」

 

直到趙龍再次厲聲催促才讓亞蒂回神過來,她馬上往外衝去。她知道唯有她安全離開這裡趙龍才會放手,而神秘人也會放棄對趙龍繼續施暴,轉而立刻追逐她的去向 。

 

「你除非有本事打死我,不然我是不會放手的。」

 

趙龍忍住痛對著布幕裡的人大喊,他只能死抱著對方不放,知道只要多堅持一秒亞蒂逃生的機會就大一分。

 

那個人因為劇烈拉扯而將布幔整個扯下來,整個纏在他身上導致更難行動,不停 的用手肘用力撞擊趙龍的脊椎。

 

「等我抓到那賤人之後再回頭處理你。」那人一把扯下蓋在身上的布幔,惡狠狠地啐了趙龍一口,用腳踢開倒在地上的趙龍。

 

趙龍只感覺整個人像火在燃燒,對疼痛越來越麻木無感,即使最後黑衣男人掙脫他的束縛往門口奔去時,趙龍還是伸出手指勉強扯著他的腳踝,那個人氣的用力往他的手掌上賤踏,趙龍卻高興的大笑起來,因為黑衣男人又被他耽誤了好幾分鐘。

 

 

而亞蒂一到門廳想也不想便立刻坐上一輛計程車,直接指示司機:「請帶我去南中路三號。」

 

說畢,她便俯低身體,沒一會兒果然瞥見一個穿著深色西裝的壯碩男子,從醫院 內衝出來左右張望,亞蒂的身體不自覺地壓的更低。

 

直到車子駛離醫院有一段距離後,亞蒂再也見不到那位神秘男子的蹤影時,才起 身坐正身體。

 

「小姐妳在躲人阿?」

 

亞蒂從駕駛座上方的後照鏡看到司機好奇的眼光。

 

「對,我在躲我的前夫,他跑到醫院要打我。」亞蒂隨口扯了謊。

 

司機從後照鏡裡看到亞蒂身上的血跡,憤憤地罵道:「這種男人太可惡了,我開快一點幫妳甩掉他。」

 

說畢,亞蒂馬上感受到司機猛 踩油門的加速力道,沒一會兒醫院已經被遠遠拋到腦後了。

 

亞蒂道過謝後心裡暗忖,南中路的家必然也會有人埋伏,肯定是回不去了,甚至連自己能去的地方說不定都有問題,她想了許久將頭往前探。

 

「對不起,司機先生請改帶我去最近的地鐵站。」

 

她不想直接搭計程車去目的地,深知對方最後一定會追查車輛,亞蒂不想這麼快 被找到,寶貴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她要趕緊振作,將思緒打理清楚。

 

地鐵站來往人潮頗多,買了票之後亞蒂先搭上一輛往北的電車,坐在車廂內,她 隨意張望身旁周圍的民眾,留意到站在左側的一位小姐身材與亞蒂自己相仿,臉上不 禁露出笑容。

 

她在北區一個小站下車,這時她身上穿著剛剛用盡身上所有錢所換來的外套,低著頭神情自若的換搭另一台往西的班車,她相信就算是車站內的監視器也肯定不會發現到她已經換搭另一班車,現在才是要去真正的目的地。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