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二十一章

《重生之城》第二十一章

在火車規律的搖晃下,莊浩閉上眼、假寐休息。心裡同時存在釋放與不捨兩種心 情交雜。

  從前最在意的一切正隨著火車的駛離,一點一滴的失去重要性,莊浩自我嘲諷似 的想著,當抵達終點時,自己將是個空白而無意義的軀殼吧。

  莊浩回想起幾年前,當亞蒂第一次見到趙龍時,他從亞蒂的表情便知道她喜歡上 這個人了。

  不對!應該是發生在更早之前,當亞蒂看到照片時,眼神泛出如夢似真的光彩,那情愫就開始悄悄發酵,只是亞蒂並沒有察覺到自己情感上的變化,但莊浩怎麼可能 會看不出來。

  從那一刻起,趙龍便是他的頭號假想敵。

  只是有一件事情倒是出乎莊浩意料之外,他沒想到亞蒂與趙龍兩個人的個性竟然 會是如此矜持壓抑,這四年多來兩人僅止於點頭之交,趙龍也是同樣的情況,明明任 誰都看得出來他喜歡亞蒂,卻始終沒膽量越雷池一步。

  莊浩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車窗外的風景,火車已經在無邊草原上行駛快三個多小時,這一片單調的風景和三個小時前完全毫無變化。他呆望著,感到些微妒意,若他是趙龍,早就對亞蒂表白一切,但自己也只能這樣想想而已,不論是前一段婚姻或是面對亞蒂,在感情這條路上也許永遠只能當個局外人,甚至從一開始便註定他是要扮演失敗者的腳色吧。

  電話在外套口袋裡無聲震動著,莊浩撇一眼來電號碼,不可置信的接起這通意外最不可能會發生的來電。

  「莊警官。」

  亞蒂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不尋常,將莊浩抽離的感情又迅速拉回。

  「發生什麼事?」

  莊浩聽出異樣,趕忙問對方,只聽亞蒂頓了一會,才繼續說道, 「剛剛有人硬闖進我家裡。」

  「妳人要不要緊?有沒有受到傷害!」

  莊浩腦中只關心亞蒂的安危,其他任何事都比不上她重要,火車隆隆聲震耳,他必須摀起另一支耳朵才聽得到對方的聲音,聽到亞蒂接著說:「他們沒對我怎樣,只是拿走了一塊隨身碟。」

  「隨身碟?」

  

  莊浩不解對方如此明目張膽的行徑,只是為了拿走這樣東西,他猜測應該目標是 放在隨身碟裡面的內容。

  「對,那是王偉銘的自述,他把他自己的情況全部記錄下來。」

  亞蒂下定決心,如果想要求助於莊浩,就必須坦然以對,因此她毫不隱瞞的全盤 托出。莊浩緊緊皺起眉頭,眼神裡透露出複雜的訊息。

  「你覺得我該不該報警?」她無助的問道。

  面對亞蒂提出的這個問題,莊浩停了半响,他懂亞蒂的疑慮和不便,便對著電話只說了一句:「妳等我。」

   說完便拿起行李,準備在下一站回頭。

  莊浩的一句話,亞蒂就有如吃了一顆定心丸,思緒開始運轉,她先轉進書房,仔細觀察發現那些人並沒有動其他任何物品,她大致檢查過後便 迅速離開家中,她現在心裡只擔心一件事情,如果對方對這一切掌握得如此清楚,那 必然明白趙龍是唯一知道這件事的局外人。

  現在的她也只能賭上直覺,憑著多年的相處她希望莊浩是站在她這邊,這麼多年 他就像大哥一般維護著她,不管下午他對自己做了什麼事,亞蒂只能把一切希望放在 這個人身上。

  只是當堅固的堡壘被瓦解後,亞蒂在家裡一刻也無法再多待下去,她拿起外套便匆匆往外大門外奔去,走到了住家樓下,望著面前左右延伸的人行道,她一臉茫然,不禁失笑自己竟然沒有可去之處,沉思了一會,她緩緩走到大街上,隨手招了台計程車。

  「麻煩請到市立醫院。」

  說完亞蒂便癱坐在車椅上,暫時放鬆自己,也不想去留意是否有人尾隨在後跟蹤她。

  她自己完全沒有意料到,那幾個身分不明的男人,竟然可以如此輕而易舉的闖 入家中,而且完全是針對隨身碟而來,那些人顯然對這件事一清二楚,但是這秘密除 了自己以外就只有阿健知道,這些人是從何得知?

  想起莊警官曾說過,不管任何人的屋子他都可以隨意進出,難道那些人的身分 ……

  亞蒂用力甩一下頭,她不相信高層會下如此荒唐的指示,可是這幾個人擺明是為 特殊目的而來,自始至終都沒有傷害亞蒂的企圖,在逼問出隨身碟的所在之處後,也 不怕亞蒂看到他們的相貌,就這麼肆無忌憚的離去。

  「不用找零錢了。」

  抵達市立醫院時她付給司機一張大鈔,看著他笨拙的數著零錢,亞蒂不耐煩的說上一句便急著下車,在司機的道謝聲中關上車門,她匆匆往醫院大門走去,進門前亞蒂眼角瞥見另一 台車也在相同的位置放下了幾個人。

  「菲菲。」

  走進趙龍的病房,發現菲菲也在裡面,亞蒂看趙龍正睡著,便小聲打個招呼,。

  「我問妳,剛剛有人來過病房嗎?」

  她壓低聲量問著對方,只見菲菲搖搖頭,亞 蒂這才放下心。

  看著趙龍熟睡時的臉龐,讓亞蒂不覺訝異,從未如此貼近他,滄桑下帶著些微稚 氣,濃密的睫毛輕微的顫抖,他是如此寧靜的睡著,細微的鼾聲無比的溫柔,與她的 心跳同步輕撼著,散發著一股迷離的魅力,一直以為趙龍的青春停駐在病歷上那張照 片中,現在看到的卻是更讓人懾心的樣貌。

  亞蒂覺得雙唇乾澀,想起一整天只喝了幾口水,抿一抿嘴唇,眼神卻捨不得離開 病床上的人,那種感覺是言語無法形容,就像人與人之間的因緣是婉轉的,不可預測 的神祕。

  亞蒂自以為自己了解趙龍,但那只是外在軀殼,是膚淺而自以為是的認知;不知 從何時開始,她渴望親近他,越接近越是感動於他的內在。

  亞蒂不知道事情怎會演變到眼前這個地步,她低頭拿出手機,簡單打了幾個字之 後便發送出去。

  就在這時,她聽見敲門聲響起。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