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二十九章

《重生之城》第二十九章

亞蒂覺得自己的心臟幾乎快從胸口蹦出來,幸好及時收到莊浩的簡訊才讓她趕緊離開,手 機上面只出現簡短兩個字。

 

『快走。』

 

雖然她不知道莊浩人在何處,但肯定是在她附近才能適時提出警告。

 

她屏住呼吸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莊浩只叫她離開卻沒說清楚該往哪裡去,亞蒂 就只好就這麼往前走著,她擔心莊浩的安危同時也掛心趙龍無法面對這巨大轉變,沒 把握他日後性格上到底會偏向阿健或是趙龍,甚至因此而發展出第三人格也說不定。 恍神中猛然被人自後面緊抓住手臂,在她尖叫之前摀住她的嘴。

 

「快點走。」

 

從聲音聽出來是莊浩,亞蒂正要放下心卻被莊浩硬拖著往前奔跑。

 

「到底發生甚麼事情了?」

 

「你不要管,繼續跑就對了。」

 

不知跑過幾個路口;耳邊時而充斥著自己和莊浩兩人的呼吸聲,時而出現雜沓的追趕聲,在空氣中迴盪,一切混亂而急迫,她已經完全失去方向感,只能信任身邊的人,跟著他在錯綜複雜的巷弄內穿梭,好幾次差點絆倒都被莊浩硬架著而繼續狂奔。

 

「莊浩,我不行了,能讓我休息一下嗎?」

 

亞蒂一口氣換不過來猛烈咳著,請求莊浩讓她喘口氣。

 

「不行,妳再撐一下,很快就可以甩掉那些人。」

 

莊浩鼓勵著亞蒂,腳下步伐絲毫不曾減緩,繞過一家大型超市後頭,莊浩觀察四 周環境,確定暫時沒有人聲蹤跡後,終於讓亞蒂停下腳步,稍事歇息。

 

「有好點嗎?」莊浩眼睛直盯著前方警戒,出聲問亞蒂。

 

「嗯。」亞蒂撫著心臟, 激烈的換氣讓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這個地方不安全,我們要快點走。」不待亞蒂回答,莊浩拉著亞蒂的手繼續往 暗巷沒入。

 

終於,在天微亮時,莊浩幾乎是抱著她轉進一個狹小髒亂的後巷,靠大型垃圾 箱當掩護,兩個人躲後方的牆面大聲喘息。

 

亞蒂彎下腰用力呼吸,卻發現莊浩異常沉默,她略抬起眼神,只見莊浩潰然跌坐 在牆邊,按著自己的腹部,不住地猛烈喘咳。

 

「莊浩,你怎麼了?」

 

以亞蒂多年行醫經驗,她知道莊浩絕對有問題,探過身關心,只見莊浩搖搖頭, 自外套口袋裡摸索出一樣東西遞給亞蒂,說著:「妳趕緊收好。」。

 

「這是什麼?為什麼要交給我!」

 

亞蒂知道這是隨身碟,但不知莊浩為何拿給她而不留在他自己身上,她不解的問

著;卻看見莊浩臉色異常死白,不正常的喘息讓亞蒂不顧一切拉開他的外套拉鍊。

 

「莊浩你受傷了!」

 

看到外套裡的襯衫已經腥紅一片,亞蒂不禁一陣驚呼,找到出血的源頭,她用手 緊緊按住。

 

「不行!這傷勢太嚴重了,我們一定要去醫院。」她沉聲說道。

 

「亞蒂,妳聽我說。」

 

莊浩連忙伸手抓著亞蒂的衣袖阻止她,「我是被警衛開槍打傷,不能去醫院。」

 

「但是你的傷勢須要看醫生。」

 

亞蒂急的想說服莊浩,她看莊浩受傷的位置極不樂觀,加上之前費力狂奔,絕 對使傷勢加速惡化。

 

「這時候就算有神醫在世,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莊浩喘口氣繼續戲謔自己。

 

原來莊浩一時大意被另一批搜尋的警衛發現,他沒料到老闆最後對他下了格殺 令,逃命中被追緝的警衛朝左腰開了一槍。莊浩雖然不是醫生但到底是個經驗老到的 警察,對於自己的傷勢情況早已了然於心,除了自我嘲諷之外也無法再多做些什 麼。

 

「那該怎麼辦?」

 

亞蒂在這個時候突然想起多年前躺在手術台上的小弟,不禁心痛的問著。

 

「這個妳拿好,裡面是老闆違法的證據。」莊浩將隨身碟緊緊塞進亞蒂的手心, 「這東西可以保護你跟趙龍的人身安全。」

 

莊浩喘口氣後才有辦法繼續說下去,這裡面有驚人的證據,希望亞蒂能好好收著。「我要拿這東西交給誰嗎?」

 

「妳什麼也不用做,我已經有傳一份出去給可靠人士,這個妳留在身上以防萬

一。」莊浩說到一半用力咳嗽,霎那間嘴角滴下血絲,他不以為意的繼續說著。

 

「你也知道這年頭很難相信人,我也不敢保證到底誰是清白的,大家都只是被利 用的棋子,自己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所以今天這個下場也是料想的到。」說到最後莊浩的 聲音有如夢囈一般輕嘆。

 

「莊浩,你不要再說話了,我們去醫院好不好。」

 

亞蒂眼眶泛紅的哀求莊浩,她知道莊浩情況很糟,恐怕連去醫院都會來不及救 治,她難受的流下淚來。

 

而莊浩只是笑了笑,勉強抬起手要亞蒂坐到他身邊,坐過去只見莊浩靠著她的肩膀,嘲弄的說著,「記得跟趙龍講,上次開車撞他所欠的債,我現在全還給他了。」

 

「莊浩……。」

 

「亞蒂,不要忘記曾經有個人的名字叫莊浩。」

 

說完莊浩似乎用盡身上僅存的力氣,不停地嗆出血,染紅自己也染紅了亞蒂的外

套。

 

晨曦的陽光漸漸灑進這條小巷內,讓莊浩可以看清楚亞蒂的臉,他又露出不在乎 的微笑,身子一軟往亞蒂的懷裡倒去。

 

「莊浩,你為什麼要犧牲自己來救我?」

 

亞蒂緊抱著莊浩的身軀,厲聲哭喊 ,莊浩費力地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撫摸亞蒂哭泣的臉龐,他知道自己下台的身段要漂亮,不 需要留給別人太多的不捨,於是手指輕輕滑過亞蒂的嘴唇,咧著嘴說:「因為我把你當自己的妹妹一樣。」

 

扯個讓大家都不會有心理負擔的謊,這樣也是不錯,莊浩停一會兒後又用力喘咳著, 他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嘴巴一甜,狠狠噴出一口鮮血。

 

看著天空飄過的白雲,莊浩想起第一次見到亞蒂,她身上穿的那件白袍在風中輕 輕擺盪,那是第一次對女人有悸動的感覺。

 

他閉上眼微微笑著,感覺到風似乎停了, 時間也靜止了,看到亞蒂滿臉淚痕,他很想告訴她,其實自己深深愛著她,但已經開 不了口,就這麼沉靜的睡在亞蒂的懷裡停止了心跳。

 

這天的天空湛藍而且澄靜,亞蒂的淚是唯一落下的雨。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