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二十二章

《重生之城》第二十二章

莊浩收到亞蒂傳來的簡訊時,正坐上計程車趕往亞蒂家,他看完後便轉往醫院趕去。

  或許亞蒂去醫院是正確的決定,莊浩心裡暗忖,至少醫院人多安全,對方就算想 有進一步動作也不至於太囂張,看著路上的車陣長龍讓莊浩焦急不已,等待許久都毫 無進展之下,最後他索性下車往目的地奔去。

  已經無法想像自己等同抗命的行為會招致什麼樣的下場,莊浩現在只想保護亞 蒂。

  趕到病房門口時,他汗流浹背的微喘著。莊浩遲疑了一下,想到進去後要面對被 他開車撞傷的阿健,一股尷尬與痛快矛盾糾纏著。

  「我是莊警官。」

  終於敲了兩下門,莊浩直接走進去,發現病房裡只有趙龍與他的妹妹,並無亞蒂 的蹤影,而這裡只有自己和趙龍知道車禍的原因,不知情的菲菲連忙起身招呼,剛醒 來的趙龍正怒目仇視著他。

  但莊浩一點也不在乎,他只側過身問菲菲亞蒂的去向。

  「剛剛有幾個人來找陳醫師,她就跟著他們走了。」

  莊浩聽到這裡,心裡暗喊了 聲不妙,轉身便欲離去,卻被病床上的趙龍叫住。

  「菲菲妳先出去一下,我有事想跟莊警官談一談。」

  菲菲聽完大哥的話,便識趣地離開病房。

  「如果你是想問車禍的事,我直接了當的承認自己是蓄意的。」

  莊浩急著想去尋找亞蒂的行蹤,無意在這裡浪費時間,就把話直接挑明說開。

  「虧你還是一個警察,居然還做這種傷害人的事情,你這樣對得起良心嗎?」

  很顯然趙龍這番話對莊浩而言根本是無關痛癢,莊浩不以為杵的冷笑回應:「罵 完了嗎,不然我要去找陳醫師了。」

  「我罵完了,但是我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希望你能告訴我。」

  自己經歷了這些事卻絲毫不知原由,趙龍想到這裡不禁怒火悶心,他忍著傷口的 撕裂痛楚,身體朝前傾去,一不小心失去重心,整個人倒向地面,一隻強勁有力的手 臂適時地扶住他的腰際,趙龍不可思議看著莊浩竟然會伸出手幫助他。

  「就像你講的,我是警察,所以偶爾還是要幫助人民。」

  莊浩不忘嘲諷一番,扶起趙龍躺妥後,他看了一眼,「現在事態緊急,我必須趕

緊找到陳醫師。」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問亞蒂她也是吞吞吐吐不肯說。」

  「事情比她想像的還嚴重複雜,等我找到她後,有機會再跟你們解釋。」

  說完莊浩拔腿就往外奔去,他知道每多浪費一秒鐘,亞蒂的危險就多增加一分。

  只是他自己也是亂了方寸,在醫院走廊毫無目的地奔跑,腳步聲在空曠的醫院走廊上激烈迴 盪,經過的人全被他嚇的閃避一旁,他根本無心理會醫護人員的勸阻。

  到底那些人會把亞蒂帶往哪裡,他現在完全毫無頭緒,在醫院裡胡亂繞著。突然停下腳步,皺起眉頭,那些人難道真的會直接帶她去見高層嗎?莊浩在有限的時間裡思考這個可能性。

  若真是如此,表 示一切都還有挽救的機會。莊浩不敢去想另一種更糟的情況,停止臆測直接朝總部衝去。

  因為他是一條忠心耿耿的狗,所以主人讓他參與一切,亞蒂她們全部都只看到美 好的一面。只有他,莊浩恨恨的想著,只有他知道主人檯面下齷齪的舉動,因為他自 己就是執行者。

  走進一棟嶄新的摩天大樓,上面立著簇亮的招牌,燙金的大字寫著:英屬維京群 島法雷農業機械公司。

  莊浩緊蹙著眉頭,他一直不贊同新一任的長官如此招搖,自己仍然懷念那棟位在 狹小巷弄裡的舊總部,每回坐上那部搖搖欲墜的老式電梯,當樓層抵達時,電梯幾乎 要將老骨董的支架震落,那種直透心底的刺激感,讓莊浩每次都忍不住咧嘴大笑。

  他當然知道新長官運用多少力量獲得如此豐厚的資源,前後任主事者行事風格截 然不同,那時的老長官就像懷抱理想的人道主義者,與當時的執政者共同推動這個『更生計畫』。

  只可惜莊浩跟隨沒幾年,老長官便因為腦溢血退休,新上任長官有如血蛭一般, 把『更生計畫』當成自己的禁臠,用來談判牟利的籌碼,進行各種見不得光的政治陰 謀,到這裡,當初創立『更生計畫』的目的與宗旨早已消失殆盡。

  想到亞蒂,至今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淪為高層的工具,做上政治迫害的幫兇。

  經過磁卡與瞳孔掃描兩道關卡後,莊浩坐上直達頂樓的電梯,門口接待秘書不可 思議的看著莊浩,詫異的問他:「莊警官,你不是應該到A市報到嗎?」

  

  「老闆在嗎?我找他有事。」

  莊浩不理會秘書的問題,抬起頭望著天花板上那具攝影機。

  「很抱歉,老闆現在有客人,不方便見你。」他們口中的老闆就是總警司,喜歡別 人稱呼他為老闆。

  「裡面的客人是陳醫師嗎?」

  莊浩兩隻手撐在接待桌上,整個身體傾向對方,直接了當的問道:「我要馬上見老闆。」

  接待小姐被莊浩的氣勢嚇的吞吞吐吐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不停望向那具攝影機求助,沒多久,從桌上電腦傳來一句低沉的聲音,「讓他進來。」

  旁邊那扇厚重的 桃花心對開木門便應聲緩緩開啟。

老闆的辦公室奢華的有如私人招待會所,一進門映入眼簾的就是一盞大型水晶吊 燈與牆上老闆的巨幅自畫像,老闆桃木龐然大書桌就在畫像下方,左側有一張小型會 議桌,機密性的會議便是在這裡舉行。

  但是莊浩知道在畫像牆後有一間更隱密的房間,所有傷天害理、滿足私慾的決策 都是在那裏秘密開會商議。。

  亞蒂果然被帶到辦公室這裡,她和老板隔著書桌對坐著,臉上的表情讓莊浩知道老闆並沒有透露太多,也沒有傷她分毫,雖然亞蒂臉上不帶任何情緒的冷漠,但從眼神中莊浩就可以看得出來她的困惑與不滿。

 

  「莊浩,你不是應該正在去A市的途中嗎?為什麼折返回來!」

  老闆身後一大片落地窗,整個新興市的景色盡收眼底,初秋的陽光肆意的揮灑進 來,讓莊浩看不清楚老闆的表情,但是他感受到那雙掠食者的眼神,正在思考如何處 置面前這兩個,一條抗命的忠狗以及有著利爪的小貓。

  莊浩踩在昂貴的長毛地毯上,他覺得自己就有如走在鋼索上一般,踩不到重心, 要極其小心踏穩每一步伐,以免稍有偏差便會跌落無底深淵。

  終於,走到了老闆桌前,刻意忽略坐在一旁的亞蒂,恭敬的向老闆行舉手禮。

   「因為我想跟老闆討論一件事。」

  這瞬間莊浩也想不出任何計策,只好隨機應變、全盤梭哈地賭上去。「我在火車上想了非常久,自己認為如果想要讓這計劃更順利推動,就應該讓陳醫師加入才對。」 他說。

  「你就是為了這件事回來?」

  老闆語氣中充滿狐疑的態度,很顯然他並不相信這樣的說法,但都走到這一步莊浩也只能硬撐下去,他堅定的看著對方繼續說道:「是的,因為我想這樣對計劃最有幫助。」

  「……。」

  老闆思考這些話的真實性,他不知道莊浩究竟在打什麼主意,但肯定絕不是像莊浩他自己說的這麼單純。

  「我個人認為陳醫師原本就是計畫負責人,若不讓她加入其實風險反而更大。」 莊浩知道老闆懂他所指何事,話也就說的點到為止。

  老闆把身軀往椅背靠去,十指交纏地輕輕敲著桌面,他咀嚼了一會,突然很想看齣戲,一齣由狗扮演猴子的笑鬧劇,他對於這條狗要如何演下去感到十分好奇。

  「你說的很有道理。」

  既然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可以放任他們玩一下,就當作餘興節目。老闆瞇起眼、 嘴角微微揚起,他饒富趣味地看著面前這兩個人。

  時間就暫停在這一刻,老闆拿起桌上的雪茄盒,小心點燃一根他最愛的古巴雪 茄,緩緩吐出一口,亞蒂面前瞬間煙霧裊裊。

  「我本來就是有這樣的打算,或許可以把她納入自己的行列,所以才請陳醫師過來。」

  老闆他一開始就知道不能將陳醫師排除在外,只是這女人個性過於剛正不阿讓他很頭疼,原本正想威脅利誘,恰巧莊浩趕回來。不管是蓄意或是巧合,如果莊浩有辦 法說服這女人的話,自然是省去不少麻煩,如果不行,到時候再另外除掉這麻煩事也不遲。

  「你就帶她出去,好好跟她講解清楚。」

  老闆擺擺手表示話題到此為止,以自己了解莊浩的程度,知道他不敢做出背叛的 事。

  只是老闆輕忽了愛情的力量。

  莊浩聽完老闆的話,暗自鬆了一口氣,不管老闆心裡打甚麼主意,至少目前亞蒂 沒有生命危險,還有他自己也是,莊浩想著。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