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二十四章

《重生之城》第二十四章

任誰聽到莊浩所說的話都會揣測不安,但趙龍眼前也就只能躺在病床上乾著急,菲菲要去接小安放學,留下他獨自盯著天花板做千萬種假設。

  聽著窗外風聲颯颯,他突然想到自己清潔隊員的工作應該是不保了。

  瞬時對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議,這段時間有那麼多莫名的事情發生在身上,竟然思緒的最後是想著那份無味的工作,不禁對著自己喃喃自語,「阿健你真的是腦袋有問題。」

  回想自己的人生就跟自己的大腦一樣索然無趣,他的傲骨讓自己瞧不起莊浩,但實際上又贏過他什麼?

  看得出這人對亞蒂的情感,同樣的對方也一定看得出自己對亞蒂的那些癡狂舉動,兩個 男人有著相同原因互相看不順眼,又能責怪他些什麼。

  如果換成是自己,說不定也會毫不猶豫地開車撞上去吧。趙龍閉上眼心裡想著。

  等出院後,如果老天爺還願意給他機會的話,一定要向亞蒂真心告白,不想再去在乎年紀,學歷,工作職位這些無聊的問題,自己從前就是被這些禁錮住自己的心 靈,才會一直遲遲沒有動作,平白浪費掉許多時間。

  感覺才不過剛闔上眼,一張開就看見了亞蒂,她在趙龍假寐時悄聲走進來,坐在 床邊的躺椅上,他一時認不出是她,揉揉眼發現她的眼睛紅腫。

  「妳什麼時候來的?莊浩呢!」

  看到牆上時鐘正指向十一點的方向,驚訝自己感覺不過打了一個盹,卻已過了四 個小時,看亞蒂隻身在旁,趙龍好奇的問著。

  「我傍晚時就來了,只是一直坐在樓下大廳。」她說。

  趙龍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亞蒂的聲音微微暗啞,像極了剛哭過的聲音。 「為什麼坐在樓下大廳?」 他開口問。

  「我在等莊浩。」

  答案揭曉,終於知道亞蒂眼睛紅腫、聲音沙啞的原因了,不由自主的略為吃味, 讓趙龍開始討厭起自己。

  「阿健。」

  亞蒂前傾著身體靠向趙龍,她的眼神透露出某種訊息,他知道那是她下定決心時總會泛出的神采。

  「我決定要把所有事情真相告訴你,雖然後來的事情變化我不清楚,但我會將我 所知道的全部讓你了解。」

  只不過,亞蒂說完這句話卻不再繼續,像是在思索又似乎是結束,時間停頓到讓趙龍幾乎靈魂快出竅,思緒亂飄,就在飛得老遠時,亞蒂又將它們捕捉回來。

  「這個故事開始於三十多年之前,有三個非常有理想抱負的年輕人,他們天賦聰 穎,充滿正義感,從小就一起成長,常常在一塊兒討論彼此的理想與抱負,他們同樣 有著對社會與國家的熱血與使命感,在學生時代便積極參與社會運動。」

  亞蒂像在說故事一般,敘述著這三個人後來一位繼承家族傳統從政,最後成為本 國最年輕的國會議長,一位後來成為最高大法官,另一位則是成為腦科權威醫生。原本這三人在工作上並無任何交集,半年一次的聚會就只是單純聊著彼此的生活與時事。

  趙龍聽到這裡仍不懂亞蒂到底要說什麼,看亞蒂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著這三個人直到在一次例行聚會中,議長與這兩位老同學在議長自家宅邸中聚餐,議長靜靜 坐在餐桌主位,面帶微笑,法官與醫師分坐在兩側。

  在水晶吊燈的輝映下,三個人有如恢復年輕時的光彩,開始海闊天空的聊著,席中不知為何話題最後談論到死刑存廢的問題。

  

  「我覺得殺人者本來就該償命。」

  醫生拿起餐巾拭去嘴角的湯汁,他贊成死刑存在的嚇阻作用。

  「但是既然錯誤已經造成,即使判他死刑也改變不了結局。」

  很意外的,法官心裡顯然有另一把尺在衡量,他放下手中的刀叉回應老友,但很顯然醫生聽了頗不贊同,擱下餐巾連聲反駁。

  「如果殺人者沒有付出該有的代價,那對被害人而言,不是太不公平了嗎?有很 多被害者是並沒有做錯事而招到殺害,這些人的家屬又情何以堪呢?」他略微提高音 量。

  「但是我想對家屬而言,他們要的不是死刑,而是被害者的生命吧。」法官依舊沉穩回答。

  「就是因為被害家屬失去至親,所以才應該嚴懲歹徒,給受害者以及社會一個交 代。」

  醫生的火氣已被引燃,一發不可收拾,他瞪著法官大聲斥駁。

  「這只不過是另一種以暴制暴罷了,重要的是後續的問題。」法官也不甘示弱的 用相同音量回答。

  女傭進來時對兩人的爭執聲量略微遲疑一下,她在議長的示意下趕緊將餐桌收拾乾淨。

  窗外已是夜幕低垂,眼看兩人爭論越來越激烈,議長舉起手示意安靜。

  「我記得前一陣子有看到你發表的一篇醫學論文。」

  議長轉過身問醫生,突然轉移話題,問到與這話題毫不相干的事, 「你認為人的記憶是可以被改變的?」他問醫師。

  「不是我認為,而是我確信可以做到。」醫師給了一個極有自信的答案。

  議長十指交叉撐住下巴,似乎在思考著如何表達接下來的話題,兩位老同學默默 等待著。

  「兩位,以下純屬我個人的言論,希望我們能夠一起討論這件事的可行性。」

  「亞蒂,後來呢?」

  講到這裡亞蒂突然停下噤聲不語,趙龍不解的催促,她只看對方一眼,緩緩走到病房門口,倏然打開房門向外左右探望,不過並沒有任何人影。

  「怎麼了!外面有人嗎?」

  趙龍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只能微微側過頭問著,亞蒂搖搖頭後關上門。

  「沒什麼,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亞蒂像自言自語般喃喃說著,像是期待後的失落,說到最後一個字時已經只是停 留在心裡打轉。

  微微嘆了一口氣,她走回床邊躺椅,坐定後繼續剛剛未完的故事。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