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二十章

《重生之城》第二十章

不知睡了多久,當亞蒂醒來時,天色昏黃,房間裡已經蒙上一層薄薄的暗澹。她緊緊裹著棉被,蜷縮在床邊角落不想起身,下午所發生的事情對她而言不算不是打擊。

  雖然她自認為並沒有對莊浩有任何特殊的感情,但他一直是辦事能力強,又極為 冷靜謹慎的工作夥伴,亞蒂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十分倚重他,習慣凡是公事都與他討論。

  但是沒想到今天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想到這裡,亞蒂縮得更厲害。

  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像噩夢一般壟罩全身,相處這麼多年從未見過莊浩如此無 禮,他一直嚴守分際、對亞蒂也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讓她幾乎忘了兩人之間的先天上的不平等。

  難道女人就是天生的弱者?亞蒂不願承認、更不願接受這樣的事情,但觸摸著瘀 青的手腕,看到瘀傷已經由紅轉黑開始脹痛,隨著脈搏不停提醒她,莊浩不但是男人, 而且是一個強壯的男人。

  幸好莊浩沒有繼續傷害她,亞蒂想到當時情況,倘若他繼續逞兇施暴,她自己根 本無力抵抗。

  亞蒂開始冷靜下來,仔細回想莊浩臨走前所說的話。為何他會說這整件事情是由 高層授意進行?到底真的是如此還是這只是他的推託之詞,若是真如莊浩所言,那涉 及的層面到底到達哪一個層級。

  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難道真的要聽從莊浩的警告,就此放手不再追查?那王偉 銘的生命不就這樣不清不楚的被犧牲掉了嗎!但如果硬要再挖下去,會不會連自己都 會性命受到威脅。

  雖然自己對王偉銘的情況感到懷疑,明明是屬於計畫裡的案例,但所進行的項目中卻又不受自己管轄的灰色地帶,莊浩也多次含混帶過,只是依亞蒂自己的個性,從未積極調查內情。

  其中太多問題牽扯複雜,讓亞蒂想到就頭痛不已,輕輕揉捏著自己的鼻樑,沉沉 的嘆了一口氣。為了阿健,真的把自己陷入危險邊緣,她忍不住喃喃自語。

  想起第一次見到阿健是在病歷簡介上,照片上那雙憂鬱卻堅定的眼神正無聲的博 取眾人的同情,每個人只要和那雙眼睛四目相對,便會不由自主宣判他是無罪,那天 真率性的神采,讓任何人都會想要為他留住青春生命。連一向心如止水的亞蒂在接觸 那雙眸子時,都不禁砰然心動。

  想到這裡,亞蒂『噗』一聲笑了出來,因為等後來見到本尊時,亞蒂著時嚇了一 大跳。

  不知怎麼會那股稚氣消失了,照片上的率性被責任壓抑到破滅殆盡,只有那雙眼睛,還透露著不服輸的傲骨,讓亞蒂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阿健。

  「陳醫師妳怎麼了。」那時莊浩就發現亞蒂細微的心理變化,悄聲問著。

  「沒事,只是覺得本人跟照片好像不太一樣,相差的有點遠。」亞蒂有些詫異被 莊浩看穿她的思緒,淡淡解釋著。

  「因為照片是四年前剛發生事故時所拍的,當然會有差別。」

  四年了,那時亞蒂思索著,原來四年的時間就可以把一個人改變的如此之多,亞 蒂拿起病歷,居然不是附上最新的照片,不禁為有關單位的輕率行徑搖搖頭。

  回想當時的情形,幸好阿健與趙龍相差只有一歲,還不算差距太遠,她曾經碰過 最誇張的配對是相差近十歲,處理起來相當的棘手,讓亞蒂真的不知道如何才好。

  她在醫學上一向分毫皆要求精準,偏偏這項實驗工程的總召集人卻是懷抱理想的政治家,只給目標而不管過程,以致於讓亞蒂他們常常為了處理各種狀況疲於奔命。

  「陳醫師。」莊浩將開會結果轉述讓亞蒂明瞭。

  「上級希望成功率能夠再提高。」

  聽到這裡亞蒂忍不住低聲咒罵起來,這些永遠坐在辦公室內發號司令的人,怎麼 會了解手術的風險與困難度,總是只是靠想像來發號司令,似乎認為這是輕而易舉的 簡單差事,這讓亞蒂心裡一直非常不舒服。

  莊浩彷彿了解亞蒂心中的不痛快,展現難得的笑顏,他告訴亞蒂當遇到這種情形 時,只要回答長官一句:「我會改進。」這樣子就夠了,實際上該如何做還是由自己 在做決定。

  亞蒂低頭輕笑,她沒想到一向嚴守紀律的莊浩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看著她臉 上漾著笑意,也輕鬆的繼續回報開會內容。

  亞蒂直到今天驀然感受到莊浩的重要性,她的個性習慣與人疏離,不愛交際應酬,對長官更是不願彎腰屈膝,全靠莊浩在其中斡旋奔走,讓她可以不受任何干擾、專心於醫學工作。

  不知不覺之間,她已經習慣莊浩為她處理工作上的瑣事,而對方也總能為她做最 適當正確的處置。

  今天下午的事情與其說是被侵犯的恐懼,還不如說是莊浩在亞蒂心目中的形象崩

毀。

  然而讓亞蒂最訝異的是,若非出了這件事情,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如此在意莊浩。

  不想讓自己陷於混亂思緒之中,亞蒂起身走進廚房,為自己倒了一杯冷開水,緩 緩啜飲沉思,突然聽見門口傳來一陣細微瑣碎的聲響,她偷偷探出頭往玄關望去,大 門的門把正慢慢轉動……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