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八章

《重生之城》第八章

「家有急事,今天公休。」

 

看著餐廳緊閉的大門,趙龍照著門上面貼的紙條喃喃念著。不知道賴老闆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已經休息許多天,心裡頗為擔心,向隔壁店家打探也沒有人清楚。

 

除了知道老闆家在西區之,之前曾經被菲菲拉去老店吃過幾次飯,其他並沒有更深入的往來,想起菲菲與老闆娘是舊識,或許她知道原因。

 

打不定主意要到哪兒去打發午餐,趙龍在街上胡亂逛了許久,這時候雖然路上行人頗多,但全都是急於用膳的上班族,因此只有幾間餐廳生意興隆,其它店家都寂寥的等待夜晚的來臨。

 

趙龍在百般無聊下晃了一圈,最後還是決定回家將冰箱裡的食物湊合一下。

 

大街上,不知什麼人正懶洋洋低聲吟唱著,不成調的聲線像絲棉一般在空氣中飄蕩,那是一個永遠不會認識的人,和這人的緣分也僅止於這風中的幾個音符;但自己和亞蒂之間呢,是否也有條無形的線牽引?趙龍忍不住苦笑,輕輕搖了幾下頭,為這 痴想畫下句點,只是,偶爾偷偷做上一場夢也是幸福的。

 

「不知道小安的爸爸情況到底怎樣了。」

 

回到家中呆望著冰箱裡面擺了幾罐小安的牛奶,趙龍不禁自言自語起來。

 

雖然亞蒂說王先生住院幾天就會康復,但卻又堅持不願透漏病情,在這種既無法去探視也不知狀況的情形之下,就只能每天乾著急。

 

幸好小安還算乖巧聽話,不至於帶來太多的麻煩;只是看著她每天經過她自己家門口,那副淚眼婆娑、期待父親的模樣讓人心疼。

 

趙龍深陷在沙發裡,對這一切感到無能為力。

 

這時手機在褲子口袋裡震動,上面閃爍著阿義的的號碼,平常這時候早已呼呼睡去的同事,居然會在這個時間撥電話過來。

 

「你找我幹嘛?」雖然心裡感到納悶但還是按下通話鍵。

 

「阿健,你趕快看電視新聞。」阿義在電話裡語氣異樣緊張。

 

照著阿義所說的頻道轉過去,新聞快報中那張斗大的照片不正是小安的爸爸嗎?

 

趙龍趕緊將音量調到最大,主播正報導著,『半小時前 T 市發生高速公路連環大車禍,肇事原因是王 XX 突然自一台小轎車內竄出,後車因而閃避不及造成七輛車追撞,王 XX 當場死亡……』

 

「阿健,新聞裡那個人不是你的鄰居王偉銘嗎!就是上次有託我去他家清過垃圾的那個人。」

 

聽筒裡繼續傳來阿義的聲音,但趙龍已經說不出話來,整個人完全被這則新聞所震懾。

 

為什麼王偉銘會出現在 T 市?亞蒂不是說他正在住院嗎?又怎麼會在高速高路上 跳車?到底出了甚麼事情了?無數的問題在自己的腦袋裡接連冒出來,眼前根本是完全無法想像的情況。

 

他的手指頭無意識的開始撥著亞蒂的電話號碼,希望能從她那裏獲得解答。無奈打了幾次,聽筒總是傳來關機的機器答錄聲。改撥到她所服務的醫院,護士小姐也只說陳醫師今天請假。

 

「請假?請問她身體不舒服嗎?」趙龍問。

 

「不是,她請事假。」

 

十分簡單扼要的回答,我可以想像接電話的護士正一手忙著工作另一手接這通電 話,語氣中透露著不耐。「你可以撥陳醫師的手機。」她說。

 

「不好意思,我是她的鄰居有急事找她,但她的手機好像沒電了,請問還有什麼 方法可以連絡上她?」

 

這件事太嚴重了,必須通知亞蒂,有可能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方停頓一會,摀著話筒像是在徵詢旁邊的人意見,接著用公式化的語氣回答, 「對不起,因為個人隱私不方便透露,但我們會幫你留話。」

 

「那不用了。」

 

掛上電話後,趙龍自己也不知到底還能找誰,其實腦袋裡一直閃出一個人的影像,這人絕對清楚這件事情的狀況,但是他實在不願意低頭詢問,可是眼前這個節骨眼又找不到亞蒂,幾番 掙扎後趙龍勉強自己撥警局的號碼,希望莊浩能解釋這一切。

 

「對不起,莊警官今天休假。」警局的接線生給了他這個答案。

 

在詫異之餘,趙龍沒多想便先往亞蒂家跑去,按了幾聲門鈴發覺並無人回應,很明顯對方雖然休假但也並不在家,只好折往莊警官家走去,結果是同樣的情況。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王偉銘今天出了車禍,而亞蒂和莊浩兩個人也都同時請假, 這到底是巧合還是特地安排,趙龍越來越感到困惑。

 

一整個下午趙龍都緊盯住電視不放,想等待更詳盡的後續報導,但除了中午那篇新聞快報之外,其他時段再也沒提起這樁車禍事件,彷彿這件事情從未曾發生 過,若不是阿義及自己都親眼看見,簡直要懷疑究竟是不是幻覺。

 

 

電視裡的廣告音效突然『轟』一聲,把趙龍從沙發上驚醒,不知何時開著電視睡著了,他吃力的從沙發上爬起來,汗水沿著脖子潺潺流下,全身僵硬顫抖。

 

因為廣告的關係,這次只夢見臥倒在地的自己,但心裡明白來不及出現的,是拿著尖刀的另一個自己。

 

接近午夜,他心情沉重地走進中央公園旁的辦公室,老遠就聽見阿義的聲音。

 

「阿健,阿健!」

 

阿義快步跑過來,鬼鬼祟祟的附著耳朵說著,「你後來還有沒有看新聞?」

 

趙龍點了點頭,「有啊,可是之後的新聞就沒有再報導這件事情了。」

 

阿義不停追問,但趙龍除了聳了聳肩外,也無法給出甚麼答案,他正為了聯絡不上亞蒂而煩悶著,心煩意亂的打開置物鐵櫃拿出工作服,而阿義 還待在身邊不願離開,很顯然仍然想繼續聊下去。

 

「就是這點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阿義不管周遭同事異樣的眼光,更不理會趙龍的不耐,不停地嚷著:「這種三死二重傷的連環車禍,絕對算是大新聞,通常都會報導一整天,怎麼可能在中午的新聞快報出現 一次後就沒有下文了。」

 

趙龍也知道不尋常,但又能如何!找不到相關的人物解釋也只能在這兒胡亂測、 亂咬舌根。

 

想起出門前小安望著自己瞧的那張圓呼呼小臉龐,趙龍完全不知該怎麼辦,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跟大妹提起小安爸爸的事,話梗在喉嚨裡硬生生吞下去,只好祈禱那篇新聞是錯誤報導,經過查證後被撤掉。

 

正想再說些什麼,手機在外套裡響著,一看號碼是家裡打來,趙龍連忙接起。

 

「大哥,我是菲菲。」

 

不知道為什麼,大妹的聲音像是摀著話筒說話,她接著小聲說:「小安家好像有人進去。」

 

我愣了一下,回過神後問她是否是王先生回來?

 

「不是,有三個男人跑進去他家,其中一個是莊警官。」

 

大妹竟說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答案,莊浩跑去小安家做什麼?不管王偉銘到底是住院或者是出車禍,幾個警察在半夜潛進當事人家中,怎麼說都是不應該發生的事,這整件事的情況未免太不合乎邏輯。

 

「菲菲,阿虎在家嗎?」

 

出門時小弟還沒回家,趙龍只希望家中不要只有大妹跟小安兩個人單獨在家。結果,極不湊巧的情況,趙虎與同事聚餐還沒回來;當下趙龍只能叫菲菲僅鎖門窗,別再好奇往外張望。

 

交代完畢後,趙龍連忙跑去管理處跟隊長臨時請假,匆匆趕回去。

 

顧不得自己對那幽暗公園的恐懼,趙龍奮力往前狂奔,完全不管周圍環境,耳朵裡只 聽得到自己的喘息與心跳聲,自己的心從身體裡抽離。開始害怕倘若王偉銘身上有什麼秘密的話,那小安在自己的家中不就也變成明顯的目標!這樣菲菲也會被牽扯進去,自己不是偉大的聖人,顧不了全世界,只在乎家人的安危,他邊跑邊在心裡狂喊。

 

終於看到住家公寓騎樓旁那盞微弱的路燈了,趙龍停下腳步喘口氣,胸口因為急遽換氣而疼痛著,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他急忙閃進一旁陰暗的角落,亞蒂正從外面回來,不過似乎並不急著走進去,在門外的花圃前徘徊,過不到半刻鐘,赫然發現莊浩也出現,兩人低頭交談,時而大聲,只是與這兩人的距離讓趙龍聽不出內容。

 

看這情況兩人應該事先相約,態度上也不似平時趙龍見到的那般生疏,但是趙龍從來不知道他們交情有這麼好,平時看起來也不過只是點頭之交,不管是在私人生活或是工作領域上並沒什麼交集。看他們聊了一會後,亞蒂回到公寓裡而莊浩則是開車離去。

 

這時趙龍才想起還有一件更危急的事,趕忙三階併作一階地狂奔上樓。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