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六章

《重生之城》第六章

秀雲提著自己親手煮的湯麵匆匆趕回家,她知道媽媽現在只對麵食稍有胃口,因此每天都用盡心思烹煮出不同的口味。

 

像今天,她用鮑魚加上老母雞佐以洋蔥,文火細細熬煮超過三小時,直到湯頭泛出微白的精華,再放進親手桿的麵條,最後灑上提味的蔥花,不加任何的調味,整碗充滿自然的甘甜,這是專為母親所煮的湯麵。

 

自從父親過世後,母親就像氣球洩了氣一般,快速萎縮老化。三年的時間幾乎老了十多歲,每天秀雲自己總是親自為她煮上三餐,希望母親能夠永遠健康的陪伴著自己。

 

她不敢想像,萬一有天母親也離開她的情況,一想到心裡就像破了一個大洞,父親過世已經讓自己感覺像失去了半條生命,如果哪天連母親也走了,她的人生就完全失去意義。

 

想到這裡她趕緊拭去眼角泛出的淚水。

 

住家在城市的西區,距離餐廳的位置大概三公里左右的距離,每天和丈夫騎著腳踏車來回往返。當初老公仔細盤算過,雖然西區的住家是抽籤抽到的,在自家裡開店不需要房租開銷,但畢竟南區這裡是商區,確實有比較繁榮也適合開店營業,所以才選擇每天如此疲於奔命。

 

騎車約莫三十分鐘左右,秀雲便看到自己的家。

 

她是新興市第一批移民,待遇是最好的,因此抽籤到一棟帶有小花園的兩層樓小別墅,住起來頗為舒適。越晚移居過來的等級越來越差,秀雲聽說最新的一批移民是分配到十幾層樓的小單位,每戶都像鳥巢一樣的大小。

 

「媽,我回來了。」

 

秀雲將裝著湯麵的提鍋擱在餐桌上,進房間探視母親,只見老 人家正坐在床頭看著電視。

 

秀雲將麵乘上湯碗,端放在媽媽床邊的餐檯上,看著母親吃上兩口,她鼓勵母親多吃些,只見老人家搖搖手,將筷子放下。

 

「店裡忙嗎?」母親招呼秀雲坐在床邊。

 

「恩。清和在店裡張羅。」

 

「還好有清和幫妳。」母親繼續跟自己女兒說:「這麼多年也真辛苦妳了。」

 

 

「媽,幹嘛突然講這些。」

 

 

「你也知道,自從你爸爸二十年前車禍後就無法再工作,全靠妳開這家店養活這個家。」

 

秀雲一肩扛起家計從無怨言,母親心疼的撫摸著女兒粗糙的雙手,「我跟你爸爸 都很高興有妳這個的女兒。」

 

「媽……。」

 

秀雲阻止母親再說下去,但是老人家的話夾子一打開便停不下來。

 

或許是秀雲母親記憶衰退,老是念著往事,她對秀雲叨叨絮絮說著女兒從小到大的瑣事;出生時因臍帶繞頸差點難產;未滿周歲時自嬰兒床上掉下來,不小心折斷了手, 父親連夜抱去醫院急診;三歲時高燒不退,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父母跪求醫生救自己的命……聽著母親敘述往事,秀雲覺得簡直像是一部災難史。

 

反倒是秀雲自己對於年幼所發生的事,記憶是模糊而片段,但在父親車禍之後的記憶就十分清晰鮮明。根據醫生的說法,父親被一輛高速疾駛的轎車衝撞,從此全身癱瘓完全無法下床,而當時也在車上的秀雲因為受到驚嚇導至於喪失記憶,全靠母親一點 一滴的講述來幫她重建記憶。

 

然而父親龐大的醫藥費幾乎耗盡家中每一分錢,因此最後全家只好遷移到這個新興的城市。

 

剛開始做過幾個工作都不盡理想,困難的她做不來、簡單的又因薪水極少,完全不夠支付家中開銷。

 

最後秀雲決定在自家賣點小吃,無師自通的她還真搞出一點成績;院子裡搭上白色的棚子,再放上幾張桌椅,原本只是想賣個幾桌食物,沒想到來過的人都愛上了這兒。

 

大家坐在藤椅上享受清風與美食,彼此刻意放低聲量,只為了聆聽小鳥在樹梢上輕躍脆啼,周圍靜謐到連樹木交談都可以聽得見,園子裡滿地落英,繡球,金盞,茉莉……,一片片就像安排好似的散落在每個人腳下;在這裡連最輕微的刀叉聲都會遭人白眼。

 

秀雲的菜彷彿與這一切融合在一起,賞景、吃飯是如此愉悅的享受,這裡最後被熟客暱稱為自己的祕密花園,每一個人自己心中的秘密花園。

 

想到了那時,秀雲不禁滿足地深深嘆了口氣。那時多麼遐意自在,每一道菜都像 是自己的分身,她為它們取了各式各樣的名字,像糖醋排骨就叫初戀,檸檬魚就是相思滋味,還有最拿手的春樁炒肉絲被她取名為春天的呼吸。

 

胡亂取名像是遊戲更顯童心。看著每個人臉上滿意的笑容,秀雲覺得自己好幸福。

 

直到認識了清和。

 

清和不是一個壞人,因此秀雲放心跟他相戀,清和甚至是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 人,所以秀雲嫁給了他。

 

只是,清和不是一個懂得聽風說話的人,開始時先干涉杯盤的擺放,得逞後再對菜色有意見。

 

「這樣不符合經濟效應。」

 

這是清和最常講的話,等到他正式進駐秀雲的廚房,開始主宰一切的時候,秀雲也同時害怕走進廚房。

 

這個曾經帶給她快樂的地方如今是製造痛苦的深淵,桌上雜亂的調味品,火爐上擺放的鍋子,全都不是她所熟悉的,秀雲突然好想逃開,逃得遠遠的;

 

這句話彷彿許下了心願,在聖誕節時應驗了。

 

「秀雲,我已經在南區找到一個新的店面了。」 清和自外面進來,順便帶回來一顆震撼彈。

 

秀雲不解的看著他,「為什麼呢?我們在這裡不是好好的嗎。」她問道。

 

「這樣不符合經濟效應。」這句話似乎已經成為清和的口頭禪,說得如此自然順口,「就院子擺個三張桌子,能賺什麼錢。」他抱怨著。 「可是……。」

 

習慣性的退讓讓秀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才好,只好無助的看著母親,只是老人家能有什麼說話的餘地呢,也只能一同沉默無言。

 

 

南區的店面其實比自家院子也大不了多少,在一棟老舊建築物裡,看不到天空, 踩不到泥土;最常呼吸到的只有綠燈乍現時汽車猛力狂催油門所排放的黑煙,濃嗆的 幾乎令人窒息。

 

每天踏進這家店就是秀雲酷刑的開始,常常望著一桌素材發愣,她知道自己的菜已經沒有靈魂了,就只是煮一道普通的菜這麼簡單,她想掙脫,想好好呼吸,但母親是她的牽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