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十一章

《重生之城》第十一章

「大哥果然是對的。」

 

坐在辦公桌後面的趙虎,十分鐘前還跟同事們高亢談論理想與抱負,即使在這群 社會新鮮人中,大家還是可以敏感的嗅出誰將會是日後的領導者,人們會依照慣性往 強者方向靠去,順勢依附,而這群人全以他為中心,慢慢聚集出一群擁護者。

 

直到今天,正確的說法是直到十分鐘之前。

 

就在十分鐘前,當趙虎無意透漏自己居住的城市時,全場愕然,沒有人出聲,大 家互使眼色之餘,那人潮像海浪般捲來也像潮汐般退去。

 

趙虎感到無比錯愕,不懂眾人對於新興市無緣由的偏見,彷彿居住在那兒會折損 他的才能亦或是降低他的智商。

 

求學階段雖然也曾遭受同學異樣眼光,但在那尚稱單純的環境之中,同學們也不 至於做到如此赤裸明顯,此時受到的屈辱是明顯而直接。

 

這一刻他終於了解大哥為何要賣命工作,拼死也要讓他出城讀書,為何終日耳提面命要搬離這個城市。

從前自己懵懂未知,今天在眾人表情中找到答案,那是種被當成低等生物的不適 感,趙虎胸口發脹欲吐,今天是他第一次在正常時間下班,既沒有加班也沒有聚會。

 

坐上連接兩地的電車,沿途的電線桿一道一道映入車窗,勾起他一些朦朧的往事。

 

 

應該是兩歲多吧,也或許是不到一歲,哥哥總是會在他發出第一聲啼哭時就已趕到床前,將他從那張孤單無趣的嬰兒床上抱起。幼兒的事自己居然會記得一些,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印象中那時總是有人懷抱著他,背著他到處找朋友玩,而他總是在 背後被晃得格格笑著。

記憶又跳到另一個片段,此時大哥已經是九年級生,竟然常常將作業丟給五年級 的他,正確的說法是當趙虎身高可以攀的上書桌,雖然連坐在椅子上伸長腳都還搆不 到地,兩隻腿不停在半空中晃呀晃著的稚幼年紀,大哥便已經異想天開的開始訓練他研讀艱深的習作。

學校老師看著作業上稚嫩的字跡,怎麼會不了解趙龍的小把戲,一再通知他們的父母,只是也一樣拿這個無心念書的長子沒轍,但趙虎在經過大哥一番訓練,到最後居然真的可以將超齡的課程學得有模 有樣。

那時的趙龍是狂妄不羈,俠義心腸,是一派天真,率性自在,臉上總帶著陽光般 爽颯的笑容,大哥是他心目中的偶像。

 

只是這個年少英雄在面對父母驟逝,翅膀已被折損,從此再也沒見過大哥挺起腰桿過,身形縮小到最卑微的程度,終日勞苦奔波只求一餐溫飽,社工的介入也只是讓大哥更頑強抵抗,用加倍的勞力證明他可以養活弟妹,大哥用一雙佈滿厚繭的手兜護著弟妹。

 

大哥應該是真的腦袋不夠聰明,趙虎望著窗外飛也似的風景,心裡這樣想著,如 果換做一般人甚至是他自己,根本早就放棄了,懂得為自己打算的人絕不會這樣犧牲。

 

 

「你可以過去了。」

 

城市門口的駐衛警察在趙虎做完瞳孔掃描後對他揮揮手,擺手示意往前走。從前不覺這樣有什麼不好,甚至每次看大哥老對這事抱怨叨唸時,還會叛逆的站在另一方的立場,辯解這些政府的措施讓這裡的治安良好,生活安穩,有什麼好抱怨的。

今天,他終於深切感受到這種與眾不同的屈辱,抬起頭看著高聳的城牆,這道牆 的意義到底是保護還是隔絕?趙虎望著它突然覺得這是居住在這城市的烙印。

 

走進市內後,他在紅綠燈前停下腳步,趙虎看著落日為大樓鑲上一層薄霧金邊, 兩旁幾家的商店霓虹燈開始費力吸引客戶,只不過效果似乎不佳,經過的路人只低頭 關心自己的心事。

 

他抄近路轉進中央公園內,望著滿園鬱鬱蒼蒼,隨處可見參天的榮景。唯獨有株 不知名稱的植物,它的身形細瘦、枝椏乾透,彷彿連一抹枯葉也承受不起,隨時會折 裂掉落,他覺得有如自己此時的心情。

坐在樹下的公園椅上,拾起地上一片殘破的枯葉發呆,在今天他的自尊心受 到打擊,但他不會被擊倒,就像大哥從未因為困境而放棄自己的弟妹一樣。

七年多前的那場大車禍,耗盡家中最後僅存的積蓄,親戚們原本早就視三兄妹為燙 手的累贅,此時更是紛紛避而遠之,人情冷暖在這便都參透。

 

大哥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帶著年幼的弟妹來到這座新興的城市,沒想到這 一待已經過了七年。趙虎知道自己的任何一絲一毫的成果都是大哥用血汗堆疊起來, 他決心要將來絕對要加倍回報亦父亦母的大哥。

 

心情穩定後思路自然跟著清晰起來,冷靜衡量眼前狀況,趙虎認為雖然受到同儕 對這城市的歧視,但上司絕對事前早已從他的履歷上得知一切,仍願意在新訓期間便 破格升他做為組長,暗示他的前途指日可待。

刷一聲,趙虎將腳下的枯葉蹂躪踩碎,既然情勢至此,他決定今後專心往長官高層那方向鑽研,不再浪費時間在同事情誼上面。那些繽紛的,喧嘩的,都是不切實際的虛無;他要加快腳步,因為只有他有那能力帶大哥與二姊搬離這個次等城市。

 

 

推開家門,屋子裡的銅製風鈴叮噹清響,彷彿宣告自此進入安全的堡壘,讓人放 下一切的虛偽與防備。

 

趙虎一進門就聞到廚房傳來陣陣菜香,聽見模糊不清的對話,應該是大哥跟二姊正在準備著晚餐。大哥今天應該心情不算太好,只要看他下廚便知道,趙虎對大哥這點兒心思十分了解。

而那個隔壁家的小孩正在客廳獨自玩著皮球,他記得叫小安吧,好像是菲菲的學生,這孩子看到趙虎回來馬上眼泛光彩,露出開心的表情; 「玩球,玩球。」

 

小安拿著比自己臉還大的皮球,遮著臉只露出一雙渴望的眼睛,任誰也無法拒絕 ,趙虎拿起球輕輕往地上滾去,小安邊笑邊叫的跑去撿起,遞給他等待下一次的重複,趙虎不覺完薾,好似同隻小狗玩耍,幾乎可以看見小安搖著尾巴的模樣。

再拿起球輕輕晃動,突然感覺有異,趙虎舉起球透過燈光發現,裡面似乎有塞著東西,細細薄薄的形狀猜不出是什麼,他忍不住好奇心,洩光皮球裡面的氣卻引來小安的哭鬧。

 

「發生什麼事了?」

 

聽到小孩的哭聲,菲菲連忙從廚房裡出來,只見趙虎面色凝重。

 

「二姐,妳叫大哥出來一下。」他說。

 

趙虎皺起眉頭望著手掌上的東西,把它擱在茶几上後坐了下來,等趙龍走到趙虎身旁,用圍裙將兩手擦拭乾淨,看著擱在客廳茶几上那隻細扁物體,長度不會超過兩 公分,正發出黝黑的金屬光澤,不禁好奇問:「這是什麼?」

 

趙龍向來對機械、電腦這方面總是弄不清楚,只懂得依照指示操作,而坐在沙發上的趙虎頓了一下後才回答。

「這是 USB,就是俗稱的隨身碟,可以記載影音與書面資料。」

聽完趙虎的解說後趙龍好奇的拿在手中把玩,趙虎又繼續說,「我是在小安的皮球裡找到的,應該是小安爸爸藏的吧。」他說。

趙虎與菲菲尚不知道王偉銘車禍身亡的事,而其中的不尋常的詭異與諸多疑點,

趙龍無意在此時全盤說出,更何況連他自己都還搞不清楚狀況,這時候說出來只會造成更多的誤解。

 

「我先看看裡面有些什麼。」趙龍說。

 

若是在平常,他一定丟給小弟處理,但這事太敏感,趙龍不得不自己檢查。它關上房間門後將USB插上電腦,笨手笨腳按下幾個按鍵,他發現小安爸爸儲存一份影音檔,趙龍戴上耳機不希望被其他人聽到。

 

聽到第一句便驚駭的將耳機拿下,趙龍重重呼吸幾口,強做鎮定地關上電腦,將隨身碟放入口袋後往大門外走去。

 

「妳們先吃飯吧,我出去一下就回來。」他對屋裏頭的人喊著。

 

現在,他迫切需要喝一口酒好讓自己鎮定下來。

 

王偉銘的聲音在趙龍腦袋裡盤旋不散,嗡嗡作響,他不停重覆說著:「我又夢見親自己手殺死了自己。」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