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十三章

《重生之城》第十三章

這間病房與醫院裡其它間病房並無不同,同樣慘白無生氣的顏色,房間靠窗的位置是一張病床,床邊擺放一張形式簡單的床邊櫃,其他空無一物。

若是要硬找出來差異的話,就是這間的窗戶上架設著不尋常的鐵窗,門外有警察駐守。與其說是病房更像是一間囚獄。

 

王偉銘待在這間病房裡已經快五天了,他像困在獸籠裡的動物一般,不停在這不過三坪大的房間裡繞圈子。

靠房門的位置站著一位身穿白袍的男醫生,眼神只專注在自己手上的文件,像例行公事一 般,用毫無感情的聲音與表情,直接將表格遞給他。

 

「簽名。」

 

王偉銘聽完拼命搖頭,暴吼一聲將整份文件用力甩在地上,那支筆更是被拋到遠遠的牆邊,彈在地上不停滾動。他用行動對男醫師表達他的抗議,但對方只是用更冰冷的眼神看著他。

 

「你先前有簽下同意書的。」

 

男醫師看著面前這個男人,無視他剛剛的舉動,不疾不徐一個字、一個字說著。

王偉銘面容枯槁,眼睛爆紅凸出,嘴角掛著口沫,男醫師心裡判斷這人應該已經接近崩潰邊緣。

 

「上次是因為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現在我反悔了。」

 

王偉銘叫壤著,他用力揮舞雙手不讓男醫師靠近,彷彿這樣就可以抵擋事情的發生,男醫師也不出聲,就這麼靜靜看著對方,直到王偉銘發現到自己的掙扎只是徒勞無功而頹坐在病床上。

 

「我就是不簽名你又能怎樣!」王偉銘賭上最後的勇氣喃喃念著,他不願意再繼 續這樣下去。

 

男醫師看著他只是輕聲笑兩聲,拾起被王偉銘扔在地上的文件,拿出別在自己外 套上的金筆,就在紙上大筆揮舞兩下之後,微笑說著:「好了,你已經簽了同意書, 待會就會有人帶你去 T 市動手術。」

 

說完便將門闔上,留下王偉銘獨自在病房內聲嘶力竭的狂喊。

 

 

亞蒂面色鐵青地看完這段錄影帶,回過頭大聲斥責在場其他相關人員。

 

「你們居然膽子這麼大,竟敢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擅自偽造簽名資料!」

 

她無法想像居然發生這樣違法亂紀的大事,而自己則是完全被蒙在鼓裡,怒目橫視 每一個人,「到底是誰准許你們這樣做?」她怒問。

 

身後那幾個穿白袍的組員,個個彼此相顧噤聲,沒有人敢說話。

 

在亞蒂追問之下,終於有一個年紀較輕的女孩,鼓起勇氣,囁嚅著回答,是莊警 官要他們偽造病人簽名,強制帶去 T 市動手術。

 

「莊警官現在人在哪裡?」按捺住欲爆發的心情,亞蒂沉聲問著。

那個年輕女孩急忙拿起電話,試了幾次都連絡不上後,對亞蒂搖搖頭。

 

「我們今天下午就已經連絡不上他了。」

 

女孩身旁的一個年輕人回答,亞蒂看他身上所穿的制服,猜測他應該也是醫護小組成員, 只是她不了解,這裡為何出現好幾位她不認識的組員。

亞蒂看在場的人全都一副狀況之外,她氣急敗壞的甩上門,急切腳步聲在空曠的 醫院走廊裡迴響,她無法相信莊浩竟然敢如此膽大妄為。

 

莊浩這個人天性謹慎小心,平時許多事他都幫亞蒂安排的極為妥當,實在無法理解怎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現在這件事情鬧的這麼大,王偉銘在去 T市的途中車禍身亡,政府好不容易才壓下新聞,接下來一定會追究相關失職人員,她是團隊負責人,絕對會被波及嚴懲。

 

想到這裡,亞蒂不禁停下腳步,懊惱的揉捏自己的鼻樑,最近在自己的身上發生 太多的事情,壓得她失去往日的理智與分寸。

側過頭呆望著走廊大片落地窗外的空中花園,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多久沒有花心思欣賞 花園的景色,那裏一直是她最愛的休憩空間,每天下班總要去花園裡沉澱冥想一會 兒,這一陣子幾乎完全被她忽略,忘了它的存在。

原本想走出去花園裡平息心情,亞蒂眼角略揚,發現半邊的天色異常晦暗,應該 即將有場雷雨。趕緊加快腳步往樓下大廳走去,隨手招輛計程車,才一關上車門,天地間瞬間晦 澀成了黑灰夾纏不清的顏色。

 

第一滴雨落下來。

 

她瞧車窗外的雨勢漸大,滴滴沖激著汽車頂篷,發出的聲響越來越緊密,澎湃成瀑布 自頂邊傾瀉下來,在耳膜裡鼓動著,讓她心情更加煩亂。

 

亞蒂閉上眼思考目前所面臨的狀況,雖然這一切是莊浩犯下的過失,但若不是她 最近思緒混亂又怎會讓對方有機會這樣恣意的擅自主張。

 

拿出手機重複撥了幾次號碼,莊浩還是處於未開機狀態,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狀 況,她緊蹙眉頭不禁低聲輕咒罵一聲。

 

冷靜、冷靜,亞蒂在心裡告訴自己,唯有冷靜才不會出錯,藉著反覆深呼吸想緩

和情緒。 從司機後視鏡看去,雖然亞蒂外表看似淡然,但仍隱隱洩漏一絲煩悶焦燥的氣息。

 

幸好這場突來的傾盆大雨未造成交通上的糾結,眼看已經抵達住家樓下,雨勢絲 毫沒有罷休的態勢。

 

不得已亞蒂只好將外套脫下,等司機找零錢的同時,打開門將外套遮著頭,一鼓 作氣的往門廳衝去,在騎樓裡停下腳步,轉過身望著車子駛往另一個方向。

雖然頭髮沒沾到雨水但全身也已經狼狽不堪,使得她本想直接上樓去找莊浩,看來只好先作罷,低著頭一邊爬樓梯一邊尋找鑰匙,每次回家總是要在皮包裡翻找鑰匙許久, 這或許是她唯一的壞毛病。

當亞蒂感覺周圍有異時她揚起眉角,卻瞥見一個人影站在她家門前。

 

「阿健……」亞蒂不自覺微啟唇角,低聲輕呼。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