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十九章

《重生之城》第十九章

離開亞蒂家後,莊浩匆匆趕往城外的火車站,一路上他刻意壓低帽沿,好讓自己的樣貌不至於被人發現,那雙銳利的鷹眼不停四處搜索可疑的情況,他忍不住加快腳步,剛剛為了去對亞蒂提出警告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

  想到亞蒂看他的眼神,彷彿是遇見兇神惡煞一般,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

  「或許這樣的結局就是最好的安排吧。」

  莊浩自嘲地想著,接下來不知道會被上級派到何處工作,他和亞蒂應該是不會再 有機會碰面。他自己在心裡落寞的苦笑著,雖然對於剛剛的一時衝動微微感到自責, 但是他自己並不後悔。

  甚至還有點小小得意吧,至少獲得了臨別禮物,而不是只有空虛的回憶,莊浩心 裡這樣認為。

  老實講,他第一眼對亞蒂的印象並不好,還真看不慣女人如此高傲,有如冰山一 般的冷酷,誰會想得到自己日後竟然會愛上這個女人,但這就是命運,當老天爺要如 此安排時,任誰想躲也都躲不掉。

  過了檢查哨,莊浩正式踏出新興城,火車站就在對街,是一棟三層樓的巴洛克式 建築,幾道拱門讓正面自然分隔出大小區域,他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邊過馬路邊

說著電話。

  「長官,我剛離開新興城,現在正要去火車站。」

  看著他低頭輕鎖眉頭,不時發出低語,沒多久闔上了電話,莊浩走向火車站的售票口,那是一處老式的環形櫃台,幾位售票小姐坐在裡頭為旅客服務,他拿出紙鈔 遞給櫃台小姐。

  「請給我一張到 A 市的車票,單程。」

  售票小姐用單調不帶感情的聲音要求查驗身分證件,莊警官自皮夾裡抽出淡藍色 的特殊證件,上面印著『莊浩,特殊任務組警官』,櫃台趕緊將車票遞給他。

  今天不是例假日,所以月台上等車的民眾只有寥寥幾人。冷清的空曠,那份孤寂 感又油然而生,讓他忍不住伸手拉緊衣領。

  四年前,莊浩也是在這個初秋的季節,隻身坐火車來到這裡上任,他曾有過一段 極為短暫的婚姻,想到這裡,莊浩就記起他的前妻玉蓮,更想起了兩人相處的最後一 天。

  「你要被調任到新興市?」

  玉蓮在廚房洗碗時,莊浩告訴她這項人事異動案,接著就聽到水龍頭開的老大聲 響,嘩啦嘩啦的水聲加上摔杯盤的破裂聲。

  莊浩坐在客廳,眼睛盯著電視,對一切視而不見。他知道玉蓮在想些什麼,一年 多的婚姻裡面,相聚時間可能加起來不到三個月。

  他總是在外地出差,而玉蓮總是在抱怨;他總是回答『工作』,而妻子永遠是哭 訴著『寂寞』。

  「這是什麼?」

  當妻子回房間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時,莊浩心裡知道是什麼,但仍然想要聽到 玉蓮親口說出來。

  「這是離婚協議書,我不要跟著你搬去那個落後的城市,聽說那邊很蠻荒可怕。」

  玉蓮把文件往莊浩那兒更推過去點,一臉泫然欲泣的模樣,「你的心裡只有工作, 是你逼我的。」她抱怨。

  莊浩忍不住笑了出來,玉蓮脹紅了臉頰,莊浩揮揮手為自己突兀的態度道歉,接 著用嘲弄的表情看著他的小妻子說道,

  「這張協議書不是在我告訴你職位調動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嗎?」

  玉蓮的臉色立刻由紅轉白,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莊浩抿了一下自己 的嘴唇,迅速的簽好名字。

  「我簽好了,妳拿去辦手續吧。」說完微微一笑,「記得幫我跟楊先生問好,他很適合妳。」

  莊浩知道玉蓮站在他的身後看著他,也知道她正一臉錯愕。

  老婆還真是單純的女孩,居然忘了自己的先生職業是什麼。

  打從那位楊先生一開始追求時,莊浩早就調查的一清二楚,原本不想拆穿,就當作是太太無聊在家的生活調劑,但是既然現在要離婚了,自然也就不必再保守秘密。

  他拿起簡單行李往外走,自己知道必須保持優美的身段直到關上門,突然之間,他輕鬆的想 吹起口哨。

  而現在莊浩一樣坐上火車,他挑了一個臨窗的位置,行李袋放在頂上的置物架,坐下來後便呆望窗外放鬆心情,想起趙龍仍躺在醫院裡,他知道趙龍是無辜的,但是在那時候真的有一股想要倒車再輾過一次的心情,若不是他自後照鏡看到了亞蒂,也許他真的會這樣做。

  莊浩胸口微微起伏變化,他為自己矛盾的工作使命感到憤怒,一直以自己身為警 察為榮,當上警察的那一天起,他就以打擊犯罪為終身職責,而這麼多年以來,他的 表現也深受長官讚賞,完全沒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一天,竟然因為他的優異表現而要他來保護罪犯,這是多麼諷刺至極的事情。

  但更加諷刺的,他這幾年居然變本加利地昧著良心做事,連他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身體感受到火車離站時的震動,莊浩舒服的伸著懶腰,將腿伸直跨在前座的後背底下。

  到A市還有大約一整天的路程,車窗外濃雲低垂像要吞噬大地。

  他想起第一天來到新興市的天氣似乎也是如此,抵達時正下起傾盆大雨,莊浩自 火車站直接往去醫學中心報到時已經全身濕透,會議室裡所有與會人士都四處走動、 寒暄交談,只有一個女人自始自終都坐在那裏。看她身上的白袍,應該是實驗團隊裡 面的醫生吧,她帶著一種漠不關心的冷淡。

  也許是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雨,警司整整遲到了將近半個小時,莊浩在醫學中 心的冷氣房裡感到些微的不適,心裡正暗自後悔不該就這樣濕淋淋的趕來,突然那位 冷漠的女醫師遞過來一套衣褲。

  「這是我請樓下護士拿上來的醫院工作服,你先將就穿上吧。」

  正當莊浩心頭發暖,欲改變先前對她的偏見時,這位女醫師接下去用更冰冷的語 調說著,「你已經是成年人,請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

  當場讓莊浩原本感謝的話硬是吞回肚子裡去;他知道,自己跟這女人將會永遠不 對盤。

  

  匆匆趕來的警司正好看見她們互動的這一 幕,高興的喂彼此做介紹,「很好,看來你們已經開始互動了。」

  「陳醫師,這位是莊浩警官,他是我們警署最優秀的幹員,專門負責警備這一塊。」接著轉過身介紹,「莊警官,這位是陳亞蒂醫師,她專攻腦內神經,是我們團隊的醫學負責人。」

  莊浩禮貌性先伸出手時,發現亞蒂下巴微微上揚,帶著一股不易發覺的傲慢,莊 浩心中暗自惱怒著,總有一天他會讓這位高傲的女醫師折服在他的能力之下。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