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十二章

《重生之城》第十二章

趙龍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從家裡狂奔出來後,失魂的在附近兜著圈子,沿途垃 圾桶裡不停撿出空鋁罐紙盒,放在地上一個個『磅』一聲用力踩扁,這垃圾桶翻完再 到下一個垃圾桶重複,跌跌撞撞像喝醉酒一般瘋狂。

 

受到驚嚇到的路人沒有人搞得懂他在做些什麼,經過時全都閃避離的遠遠、卻又 忍不住好奇地斜眼打量著。其實連趙龍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渾渾噩噩的只是強 迫自己要不停做點什麼事情,不然腦袋會炸開。

這一切實在是太詭異了,他整個背脊透涼發毛,自己接連作惡夢已經夠令人驚 駭,現在發現居然連小安爸爸也有相同情形,兩人同樣做著自己被自己殺死的夢境。

這令人太無法置信,就像車禍新聞一樣,思緒完全渾沌狂亂,趙龍無意識的胡亂走著,只知道現在非常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來喚醒空白的腦袋。

 

「阿健,你在做什麼?」

 

順著聲音回過頭,賴清和正站在鐵捲門降到一半高度的店門內,側著身彎腰招呼趙龍進去。

「不停的聽到乒乒磅磅的聲音,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賴清和說。

 

「酒……請麻煩給我一杯酒。」 趙龍趴在櫃檯前喘息,將頭深深埋在手臂之間。

 

賴清和從櫃檯後頭倒了一杯威士忌,剛遞過來便被趙龍仰頭一乾而盡,火辣的酒精幾乎快將整個喉嚨灼傷,他用手抹抹嘴巴,這時候才稍稍平息焦躁狂亂的心。

 

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中有很重的菸味,在趙龍的肺裡糾纏霸占,濃烈欲嗆。

 

他看賴老闆手上的香菸幾乎已經燒到了盡頭,卻仍不急著熄滅,知道這人正想著自己難解的心事,而他也沒出聲解釋之前的異常行為,就在這十多坪的餐廳裡,兩個男人像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阿健,你知道秀雲走了嗎?」

 

許久,賴清和瞇著眼看著菸蒂上最後殘存的餘光說著,趙龍不作聲表示默認,只是對方似乎也不在意他的答案,眼睛雖然向著趙龍但更像是自言自語的喃喃說著,「她總說我不了解她,其實我怎麼會不了解呢,她像風更像雲,她渴望隨性自由。是她不了解我想當一座可以讓她可以停歇的大山,我若也像她一樣,這個家早垮了。」

 

聽賴清和一口氣說完趙龍還是無語,對方默默再幫他斟滿一杯,這次他只是輕輕啜飲了一口。

 

「或許她只是想出去透透氣,你也知道她辛苦了這麼多年。」

 

趙龍忍不住想要幫秀雲緩頰,賴清和個性過於一板一眼,在別人身上或許激不起任何化學變化,但秀雲的個性浪漫夢幻,她如何能夠忍受自己變成如此枯燥無趣,終究 想要掙脫逃開。

 

「我知道她辛苦,所以我有說過要陪她一起到處走走。」

 

狠狠抽完最後一口,賴清和終於把菸捻熄,「沒想到她竟然一口拒絕,堅持就一個人去旅行。難道她不怕單獨旅行危險嗎?現在外面局勢這麼亂,她又如此柔弱,真能抵擋的了什麼危險?她為什麼總是讓人放不了心。」

 

叨念了這麼多,趙龍知道其實這個人真正在意的只有一件事,人間漫漫,唯一會駐足在乎的事只有一件,於是趙龍輕輕拍對方的肩膀,「秀雲有說過一定會回來。」他說。

 

趙龍靠在賴清和肩頭上的手掌微微感受到一陣悸動,他了解這人打從心底迷戀著秀 雲,只不過愚蠢的用錯誤的方式疼愛,蠻橫的主宰自以為是在保護。

 

但是嬌弱的花朵怎堪粗魯的對待,當然一心希翼幻化成風,脫離這雙巨大無邊的 掌心,不可否認,其實在一開始就可以預見的到今日的結果。

 

「清和,店裡準備休息到什麼時候?」

 

趙龍左右張望店裡情況,每張餐椅全倒放在餐桌 上,他順手拿下兩張椅子坐下。 一陣子沒營業,店裡隱約透出一股油餿臭味,趙龍兩杯威士忌下肚後,腦袋接近空白,這是唯一想到的話題。然而賴清和只是再度燃起一只香菸,蹙著眉看餘火將燒到手指時才將火柴 吹滅,煙霧瞬間裊裊擴散。

 

「要再多久時間也沒個準,畢竟只有我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

 

想了一會才慢慢回答,聽賴清和這句話說也沒錯,一個人哪有辦法同時兼顧內外 場,人手不足的確是個大問題。

「你不就要趕緊找個人幫忙,乾脆在門口貼張徵人的條子吧。」趙龍思忖一會兒後說道。

只是這樣肯定又要擔誤好幾天的時間,趙龍嘆了口氣。平常總是習慣在這裡打發午餐,這陣子居然可以為了中午何處覓食的這種小事傷透不少腦筋,偏偏自己又死心 眼,認定了這家店就不想再換。

「阿健,你考不考慮來店裡幫忙?」

 

賴清和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這個解決方法, 他表情認真的說著,「我知道你的廚藝挺不錯的,手腳也夠俐落,而且最重要的是,小虎跟菲菲都已經出社會工作了,難道你不想換一個像樣點的工作嗎?」

 

對他們來說,垃圾清潔員的確是個不怎麼樣的工作,雖然曾經靠這工作養活弟妹,但是畢竟不怎麼露臉也是不爭的事實。

 

趙龍思索著賴清和的提議,似乎是真的到了該換職業的時候,只不過在考慮這問題之前, 有件事一定要去做,絕對要釐清心裡的困惑。

 

「你能讓我考慮一下嗎。」

 

趙龍提出這個要求,只見賴清和爽快的答應給我三天時間。

 

「如果你願意,不如就一起合夥開店吧,我們可以細談合作方式。」賴清和覺得這是 個極佳的計畫,提出這項建議。

 

「謝謝你,三天後我一定給你一個答覆。」

 

離開後趙龍手緊握著口袋裡的隨身碟,回頭往國民住宅走去,他知道自己該去找誰。

而賴清和在趙龍離去後,獨自坐在餐廳椅子上,將桌上殘留半杯的威士忌喝下喉,感慨的嘆了一口氣,雖然店裡冷清,可是他更不想回去家裡,沒有了秀雲,所有一切都顯得空虛寂寥。

 

回想起岳母過世後,清和每天看著秀雲坐在院子裡的藤椅上發呆一整天。

 

那是秀雲母親生前最愛待的地方,經常坐在那兒看著滿園的繡球,茉莉,如今秀 雲和母親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他並不是如秀雲所想像那般冷血不堪,只是自從她母親病危至今已經休店半個多 月,看秀雲的態度似乎是有意無止盡的繼續休店下去,不是呆坐在園子裡就是蜷在被 窩中,完全提不起精神。

但是做生意是不能如此感情用事,尤其是好不容易做起來的口碑,若不戰戰兢兢 維護,人的味蕾是極容易向外思變的。

 

只是當他催促秀雲打起精神振作時,他看到她眼中的怨懟。

 

很明顯,賴清和在意的事情秀雲並不在乎,她只在乎靈性與感性,這些賴清和都不懂, 他只關心是否可以給妻子溫飽與安定。

他沉重的深深吸一口氣,現在他很清楚秀雲要的不是像他這樣的先生,但他不想 改變,想等到秀雲覺得累時自然就會想起他的好,自己在等那一天的到來。

 

拉下鐵門,賴清和最後還是決定回家,至少那還是一間曾經有秀雲生活過的房子,在 人車交錯的街道上,只見他一人在風中踽踽獨行。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