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十五章

《重生之城》第十五章

蹲在騎樓的角落,阿健拾起剛剛路過的一個胖子所丟棄的菸蒂,上面的餘火尚未 熄滅,他瞇著眼深深吸上幾口,爽快的吐出煙霧。

  「阿健,剛剛那個老太婆看起來油水很夠。」

  珠珠湊過來陪阿健一起蹲著,羨慕的問。

  阿健啐一口痰,不屑的把褲子口袋內的東西全部掏出來,手掌上只有幾枚銅板。

  「什麼很肥,老太婆的皮夾裡只有幾塊零錢,簡直比我還窮。」他叼著菸不滿的 說著。

  珠珠像洩了氣的皮球,垂著肩膀看著過往人群發呆,每個人經過這塊骯髒的騎樓 都刻意加快腳步。阿健拍拍她,特意用爽朗的聲音大聲說著:「妳放心,我保證一定 會帶妳回鄉下老家的。」

  珠珠看著阿健,想了一會才開口,建議他要不要過去菜市場那兒,「那邊人多機會也比較多。」她縮著脖子,怯生生的問著。

  「珠珠你想死嗎,那邊是鼻屎陳的地盤。」

  阿健輕聲斥責珠珠的異想天開,隨便 踏進別人的地盤,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尤其鼻屎陳並不是一個肚量大的人。

  「可是……這邊的人都好吝嗇。」珠珠縮著肩膀,氣餒說著話。

  她看著自己用來乞討的破碗裡只有孤零零的一個銅板,那還是阿健早上幫她放進 去的,據說這樣會帶來好運氣,可是珠珠蹲在這裡一個上午,完全沒有一個人停下腳 步施捨半分錢。

  「沒辦法,妳忘了老家的人早就說過,城市的人都是很無情的。」

  阿健將已經燒到菸屁股的香菸,用力吸上最後一口後,才很捨不得得在地上擰 熄,他深沉地吐一口氣出來後,才對珠珠說:「而且就是因為這個位置沒什麼可撈的, 我跟妳才能在這裡相安無事。」。

  「你說的我都知道。」

  「對啊,如果這裡這麼容意討得到錢的話,他們早把我們趕走了。」

  「可是不要說回家的旅費,我們現在連吃飯錢都沒有。」珠珠敵不過自然的定律, 摸摸扁平的肚子,眼睛泛紅的說著。

  「妳不要擔心,我會想辦法。」阿健嘴裡雖然這樣講,其實心裡一點想法也沒有。

  他自小就沒有父母,一直寄居在舅舅家中,舅媽早就想找個藉口將他趕出門。而 珠珠的情況更是好不到哪裡去,母親前兩年改嫁,繼父那邊的兩個成年兄弟,成天偷 看她洗澡穿衣,母親只會要她隱忍,珠珠老早就想逃家。

  當初阿健和珠珠偷偷翹家,原本只是珠珠因為氣不過那兩兄弟不斷騷擾,慫恿阿健一 起到首都來見見世面,兩個人打算玩個一陣子後就回家鄉,沒料到才剛看過生平第 一場電影之後,就遇上扒手,把僅剩的錢全給扒光,連車錢都不剩。

  阿健知道舅媽絕不會花錢領他回去,珠珠更不想讓異姓兄弟有藉口欺負她,於是 兩個人決定靠自己在首都活下去。

  只是兩個十五、六歲的小孩在陌生的大城市裡能做些什麼,從一開始當洗碗洗盤 的小雜工到最後只能行乞、偷竊度日;從一開始有志氣的辛勤打拼到現在只想存到錢 坐車回家便行。

  他們已經餓怕了,老家雖然住的不安穩至少還有口飯吃,沒有任何事比飢餓更令 人喪志。

  珠珠看他低頭沉默,也沮喪起來,「阿健,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一想到當初是自己策動阿健出門,珠珠忍不住自我厭惡的哭泣。如果那時在家被人輕薄時願意咬著牙忍耐,就不會落得今天這樣的慘狀。

  阿健不以為然的看著她在那裏無緣由的自責,他心想就算要回去也不能太難 看。他打定主意要盡早賺到大錢,讓自己和珠珠光榮的回老家。

  心裡仔細盤算,不單是要湊到兩個人回鄉的車錢,還有這兩天行程 的吃飯錢,加上絕不能兩手空空的進家門,阿健默默想著,至少要把當初從舅舅那裏 偷來的車錢還給舅舅吧,不然那個家他自己也回不去。

  只是這樣東加西乘的算下來,金額還真的是不小,到底該怎麼辦呢?

  阿健不禁皺起眉頭、感到無比的煩惱。眼看著珠珠日漸瘦弱,終日精神萎靡的窩 在角落,他也知道不能再拖下去,老天爺似乎跟著阿健一同在煩惱,此時天空開始下 起了細雨。

  路上的人開始慌忙的打開傘,沒有傘的人就往可以遮雨的騎樓奔去,阿健望著左 側有家麵店,這時候老闆正高興因為下雨而多了幾桌躲雨的客人。

  其他的人奮力跑著,濺起一灘又一灘的水花。阿健他們所暫住的樓梯下側因為下 雨多了一份潮濕味,混合著原本空氣停滯的腐臭味。

  「珠珠,妳先吃個包子吧。」

  阿健拿著剛剛從老太婆那裏所扒到的銅板,衝去對街包子店買了一顆熱騰騰的肉 包回來,小心翼翼捧在手上遞給珠珠,希望吃了包子能讓她打起精神。

  珠珠抬起頭看了一眼包子,再看看阿健,搖搖手把它推了過去,「你吃吧,我 吃不下。」

  「可是妳剛剛不是還在說肚子餓嗎?身體不舒服嗎?」阿健看著珠珠臉色怪異,不解的問著。

  珠珠只是搖搖頭繼續窩著,阿健緊張地摸摸她的額頭,自言自語說 著:「奇怪,也沒有發燒啊。」

  只是看珠珠的樣子實在是有問題,他覺得應該是生病了,看她臉色蒼白的不像 話,阿健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就恨自己身上沒有錢可以帶珠珠去看醫生。

  「阿健……

  睡到一半,阿健聽見珠珠發出像在呻吟的聲音,他連忙拉開遮蔽的紙箱,發現珠 珠全身發抖,蜷縮在紙板上。

  「珠珠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阿健急忙摸珠珠額頭,可是還是並無異狀。

  「阿健我好冷……」珠珠牙齒打著顫抖說著,阿健完全慌了手腳。

  現在正值盛夏,雖然是深夜,氣溫仍然居高不下,然而不知道珠珠到底生了什麼 病,既沒有發燒也沒有出汗,就弓著身體直嚷著好冷,在她們棲身的骯髒騎樓梯間下,兩個人縮在最晦暗的角落,沒有任何的援助,他只能緊緊抱著珠珠卻什麼事情也無法做,一直到天際開始微微透光泛白時,珠珠才神色疲憊的昏睡過去。

  這到底該怎麼辦,阿健心裡著急不已,他看珠珠這個樣子根本不敢離開半步,可 是如果不想辦法去弄些錢,不要說看醫生就連吃東西都有問題。他低頭心疼的摸著珠 珠消瘦的臉頰,想到她快過十六歲生日,原本應該快樂的慶生,沒想到卻落得這副模 樣。

  他也不知道如果當初不離開家裡,到底會情況比較糟些還是現在比較慘,那時所在意的事情如今好像也沒那麼嚴重了,阿健心裡感到一陣茫然。

  接近中午時珠珠她終於悠悠轉醒,臉色比昨夜裡略微好些,只是常常會有氣無力 的喘著。阿健將昨晚捨不得吃的那顆肉包遞給珠珠。

  「珠珠妳先坐著一下,我到附近繞一圈就回來。」他輕聲說。

  不敢離開太久,阿健沒一會兒就回來,手裡拿著一個便當,不好意思的拿給珠珠。

  「吶,今天路上的人少,不好下手,這個便當是有人吃一半要丟掉,我拜託他給

我的。」

  珠珠接過便當時用眼神詢問阿健,阿健知道她的心思便大笑著說這樣剛好,他比 較想吃包子,這時候珠珠才安心低下頭狼吞虎嚥地吃起那半盒便當,阿健慢慢啃著微微發餿的 肉包,無意識看著天空發愣。

  「阿健。」

  珠珠吃下飯後,略為恢復紅潤,她不了解自己為何現在總是乞討不到錢,歪著頭問道。阿健看著她,嘆了一口氣。

  「因為你已經長大了,大家只會同情小孩跟老人。」就是因為這樣,阿健才會轉 行當扒手,因為他還比珠珠更大上兩歲。

  珠珠感到不服氣,她抗議地訴說著自己的悲慘遭遇,絕對值得同情,但這世上有 誰會在意呢?阿健自暴自棄的想著,只有靠自己才活得下去,不用期待會有人伸出援 手。

  傍晚阿健拿著他在下班人潮裡所賺到的錢,買了兩個飯盒帶回去,他看珠珠除了體力較差之外,病似乎已經痊癒,不再苦著臉。

  他將今天的獲利攤在地上整齊排列,希望能讓珠珠開心一點,

  「今天運氣超好的,有一個小姐竟然包包沒拉上拉鍊。」

  阿健連說帶表演的給珠 珠看,他是如何手一伸,輕輕一抽,皮夾就這麼輕易到手,「算算裡面有三百多元吶, 夠我們吃上一個禮拜。」阿健興奮地說著。

  珠珠看阿健演得起勁自己也跟著笑起來。從小她就愛跟著這個鄰居大哥哥到處跑,而阿健也當她是自己的妹妹一樣照顧,兩個人反而比自己的親人還要親。

  因此當珠珠跟阿健抱怨兩位新哥哥的惡行時,阿健立刻二話不說帶這個小妹妹離開家鄉。

  「珠珠,如果我們回去之後,那兩個雜碎還想欺負妳怎麼辦?」

  吃便當時阿健嘴 裡滿是飯菜,口齒不清的問著;這件事是讓阿健對回家唯一會感到猶疑的原因,他很 擔心珠珠回去後又會吃虧。

  「我想先去找我的大伯說這件事情,記得小時後他很疼我。」

  珠珠雙手環抱著膝 蓋坐著地上,像不倒翁一般搖呀搖,「如果他不能接我過去住,至少多個長輩知道, 那兩個人比較不敢對我亂來。」

  阿健覺得這樣也是個好方法,便不再多說些什麼。

  吃飽飯後,阿健再上街溜達一陣子,發現沒什麼好機會便空手回到臨時住所,看 珠珠的樣子似乎沒什麼問題,待她躺妥後便轉身將紙板豎起遮蔽,這個樓梯下的小小空間瞬間幽暗寂靜。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