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十四章

《重生之城》第十四章

陳醫師我有點事想找你。」

  當趙龍說完之後兩個人困窘的站在亞蒂家門口,經過那天晚上的誤解,跟亞蒂之 間留下了些微尷尬的距離。

  氣氛在彼此之間凍結許久,有一、兩戶鄰居經過時都投以怪異的眼光,好奇的看 著亞蒂全身濕透狼狽,最後亞蒂只好輕嘆口氣,打開大門讓趙龍進去。

  「你先隨便坐一下,我進去換件衣服就出來。」

  亞蒂說完後留下他在客廳,獨自進房間裡將衣服換下來。

  屋子裡的擺設簡單到不似女性的屋子,不對,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甚至不似有人住 的房子,趙龍環顧四周時如此想著。大門玄關旁便是餐廳,只有一張小餐桌靠在牆邊,孤伶伶的單張餐椅正無言的述說單身女主人並沒有任何的社交生活,客廳一張素色的兩人沙發配上小茶几,連天花板的主燈都是用冷色調的白光,四面牆沒有任何一張畫、一點裝飾品,甚至連窗簾都沒有。

  唯一讓人有感受到溫度的只有落地窗前的躺椅,上面放了兩三個抱枕。整間屋子 空白到讓人不知所措、無處可歇息。

  「亞蒂……」趙龍緩緩往屋子裡面走過去,發現亞蒂房間門只是虛掩著。

  從房裡透出來的光線隱約可以看到她走動的身形,讓人不禁意亂情迷、無限遐 想,忍不住再向前一步,腎上腺素急遽上升,心臟幾乎要從胸腔狂跳出來。這時亞蒂 在房間裡輕咳了幾聲,嚇得他連忙回到現實,往後退兩步。

  不知哪裡來的勇氣,趙龍頭倚著牆說話:「我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

  聽到他的聲音就只隔著一道薄薄的牆壁,亞蒂口氣略帶緊張,音調微微上揚,「你要問什麼事呢?」

  「妳跟莊警官……

  他自己原本想問亞蒂跟莊警官是甚麼關係,但又覺得這個問法似乎太過於突兀, 話到嘴裡一半又縮不回去,只好硬生生轉開:「你們兩個很熟嗎?」

  過了半响才聽見亞蒂輕聲回答,「我跟他只是普通同事關係,你不要誤會。」

  聽到亞蒂所說的這段話讓趙龍感到不解,不知道該如何解讀她所謂的『不希望我 誤會』這句話的意思?是就照一般的想法去猜測,這句話是無意義的說法,還是要一廂情願的揣測她也有在意自己的想法?

  趙龍心裡像有兩股力量在拉扯,希望是後者但卻又害怕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光顧 著在那兒胡亂猜測,沒想到其實亞蒂也是一樣;她也同樣正背靠著牆,心裡暗自揣測 著他是否懂得懂她話中的含意。

  隔著一道薄牆,兩個人都有著相同的心事。

  趙龍用力甩甩頭,想把剛剛自己妄想的念頭趕出腦袋,禮貌上喚了亞蒂一聲,原意是想跟亞蒂隔著牆討論心中的疑問,但離房門如此靠 近也著實讓亞蒂心裡緊張了一下,過了許久才輕聲應答。

  「妳能告訴我,小安的爸爸王偉銘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嗎?」

  提起正事好讓他恢復理智,趙龍不想當面問她,或許這樣隔著一到牆比較能鼓起勇氣繼續說道:「我明明昨天中午有看到他車禍身亡的新聞,為什麼後來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過了許久才聽到亞蒂乾澀的聲音,彷彿像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你還知道些什麼?」

  趙龍不發一語直到亞蒂納悶地推開房門,向前探出身找尋對方的蹤跡時,整個人 被就站在房門邊的趙龍驚嚇的震了一下。

  「阿健,你幹嘛這樣嚇我。」

  亞蒂輕撫著自己起伏不定的胸口,兩頰泛紅的輕聲 斥責,他默默自口袋裡拿出隨身碟,拉住亞蒂的手放在她掌心中。

  「這是什麼?」

  亞蒂望著手中的隨身碟抬起頭問,趙龍盯著她的眼睛,緩緩的說, 「這是王偉銘的日記,我在無意中發現的。」

  亞蒂的臉色『刷』一聲瞬間慘白,她雙手微微顫抖,彷彿這隻隨身碟有千萬斤難以承擔的重量,過一會兒她才清清喉嚨用眼神徵求意見。

  「你想聽就拿去聽吧,我都已經交給妳了。」

  趙龍嘴裡雖然這樣說,其實心裡下了極大的賭注,萬一亞蒂並不如自己所想像的 善良,那等於把唯一的證據給毀了,他面色緊張的看著對方。

  只見亞蒂輕輕點著頭,齒貝輕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轉過身走到電腦旁邊,默默將隨身碟插進電腦裡面。

  「我又夢見我親手殺死了自己。」

  「當幾個月前第一次做到這個夢時,原本只是當作單純的噩夢不予理會,沒想

到,從一開始的偶爾幾次,到最近這幾個星期幾乎是每天都做相同的夢境。」

  「每次所作的內容都一模一樣。我夢見我喝醉酒跟人起衝突,最後竟然將對方殺

死,我蹲下來查看那個人的狀況,沒想到那個被我殺死的人居然就是我自己。」

  「在夢中我十分確定,死者不是別人也不是長的像我,我知道那就是我。」

  「這幾天情況更是惡化,我不但每天做噩夢,而且還開始出現幻覺,常常思緒在 瞬間變得一片空白;我是誰?這裡又是哪裡?這個小女孩為何叫我爸爸?這一切到底 跟我有甚麼關係?」

  「常常喪失記憶後又瞬間想起,我是王偉銘,眼前這個小女孩是我的女兒王小安, 我們父女倆相依為命的住在新興城中,但在恢復記憶的下一刻鐘又混淆不清。每天在 記憶與遺忘之中重複變化。」

  「每到深夜就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完全不敢闔眼,深怕再做同樣的夢。」

  「我痛苦得快要崩潰了,我懷疑自己是生病了,求助於樓下的陳醫師,她總是安 撫我一切都沒有問題,但明明我問題越來越嚴重,到底有誰能幫我?」

  聽到這裡,亞蒂尷尬的抬起頭望著趙龍,兩個人就這麼對望著。事情發展至此, 亞蒂擺明已經脫不了關係。彼此沉默許久,他輕輕的再問一次亞蒂,想知道小安她爸爸的真實情況。

  「出車禍死了。」

  亞蒂心知再也無法隱瞞下去,冷靜的坦白,「就是你在新聞看到的那樣,在往T 的高速公路發生車禍身亡。」

  「妳知道他做惡夢的事?」

  問完趙龍看亞蒂沉默不語的表情,心裡便知道答案 了,頓了一下,決定將他自己的秘密也全盤托出。

  「如果王先生做噩夢跟這些事情有所關連的話,妳一定要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 情,因為我現在也正在做著同樣的惡夢。」

  最後趙龍再加重語氣補充一句:「就是夢到自己殺死自己的噩夢。」

  亞蒂聽完心裡一凜,緊蹙雙眉苦惱許久,時鐘滴答聲響益發清晰緩慢,最後與彼 此心跳同頻敲打著。

  趙龍不了解亞蒂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只能期待她能整件事解說清楚,她神色緊 張的瞄一眼牆上的鐘,拉著他的手往外走,沉聲說道:「我會告訴你整件事情的始末, 但是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找到莊浩。」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是看亞蒂的臉色讓趙龍猜測到問題的嚴重性,跟著 連走帶跑的通過長廊趕到莊浩家門口,亞蒂急切的拼命按著電鈴,最後連隔壁鄰居的太太都被吵到好奇的伸出頭探望,他們眼看並無人在室內的跡象,轉身詢問隔壁那位太太。

  「莊警官剛剛才出門。」

  鄰居的太太很顯然對周遭一切都瞭若指掌,她說莊浩約十分鐘前才神色匆忙的趕著出門。

  聽完後趙龍加快腳步往樓下衝去,亞蒂在身後拼命追趕,希望來的及攔下莊浩。

  兩人的腳步聲激昂震耳,在樓梯間充斥回盪。出了大門,橫在中庭前面的人行道, 左邊通往大街,右邊則是社區停車場,趙龍和亞蒂相顧不語,「你往左邊,我往右邊。」趙龍說完後立刻往右邊方向奔去。

  右邊是屬於社區私有的停車場,趙龍不記得莊浩是哪輛車,只好一台、一台透過車窗玻璃往裡面搜尋,幸好現在還沒到下班時間,大部分住戶尚未回來,因此停場內的車輛並不算多。

  趙龍找過前排幾輛之後,順著方向往後頭走去,發現角落有一輛引擎未熄火的藍色小轎車,他心裡正覺得有異,正準備往前靠近探查,一道強光盈眼刺來。

  『碰!』一聲,小轎車瞬間加速,猛力衝撞。

  霎那趙龍只有一個念頭閃過胸口,絕對要死命緊抓著引擎蓋,不能讓莊浩逃走,因為這對亞蒂很重要……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