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七章

《雙生殘影》第七章

往蕭艾的二伯家路上,兩個人盡聊著八年前的九個月又三天,彷彿那段時間就是人生的全部,彼此有默契地絕口不提之後的日子,這八年彷彿就只在彈指之間,一眨眼就過去,沒留下任何的塵埃。

 

林浩的車離開小鎮後駛進不見邊際的農地,蕭艾打開窗讓風灌進車內,她抓緊衣襟瞇上眼挑望遠方,深棕的髮色在風中像波浪一陣一陣飛舞,她手臂枕著窗沿,看著窗外田裡才剛冒出新芽,越發覺得就像男友清晨剛萌發的鬍渣便忍不住撇嘴一笑。

 

想到這裡她趕忙坐挺身子,居然坐在林浩的身邊想起鍾彥良,蕭艾滿滿的愧疚感由然而生,只是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對不起那一方。

 

「轉過那座橋就到我二伯家了,不過車子可能要停在這邊。」

 

林浩的車遠離鎮區,蕭艾望著鄉野一望無盡的景致,她指著前方溝圳,其實不過就是一條灌溉水道。流動的水在陽光照射下映出粼粼波光,而那座橋就是一片水泥蓋板橫在溝渠上頭,機車勉強可以過去但轎車應該就沒辦法了,她從小就不瞭解二伯明明在鎮上有好幾間店舖在收租,怎會獨居在如此偏僻的地方。

 

林浩把車開到路旁,關掉引擎,下車後兩人約莫走了幾分鐘,這條小路很明顯平常沒什麼人走,路況頗糟,還有幾處爛泥凹地也沒人處理,林浩看蕭艾走的辛苦便伸出手攙扶,剛開始幾次她謝絕林浩的好意,不過越走到深處那路越是崎嶇,對於林浩的好意便沒再拒絕。

 

直到眼前出現一條上坡路時,這時耳邊斷斷續續傳來大狗的吠叫聲,層層疊疊、此起彼落,看來不只一隻,蕭艾露出微笑,她側過頭說:「二伯家就在前面。」

 

不知道是否是相同血脈所散發的氣息,原本隨著兩人的靠近越發瘋狂的吼叫聲,中間還夾雜斥喝狗的叫罵聲,在蕭艾一手搭在半個人高的女兒牆時乍然而止,他們瞧見三隻黑到發亮的大狗正低頭夾著尾巴往主屋後頭走去,這現象連出來應門的蕭冠泰都嘖嘖稱奇。

 

「好久不見了,二伯。」

 

蕭艾一眼就認出對方,反倒是蕭冠泰遲疑了一下後才露出笑容,「小艾是妳?」

 

她躬身行禮,林浩也跟著點頭致意,「我姓林,是蕭艾的朋友。」

 

這個城鎮說大不小,剛好足夠讓人可以探知鄰里間的八卦,卻又沒辦法真正去認識到誰,林浩早耳聞這附近住了一個行事風格易於常人的怪老頭,是當年轟動一時的蕭家命案的親屬,卻萬萬沒想到就是蕭艾的二伯,更沒想到這事件的遺孤就是蕭艾,他終於把這一切連結了起來,難怪她會在命案發生後不久突然失蹤。

 

「小艾這次回來是為了媽媽?」蕭冠泰問道。

 

蕭艾點點頭,蕭冠泰長吁了口氣,這八年之中他也曾去探了幾次監,之前就知道這弟妹身體出了狀況,現在連女兒都趕回來,那肯定情況不甚樂觀。

 

只是這苦命的弟妹,當初堅稱自己手刃親夫,雖然他個人是不信,但證據確鑿加上邱玉霞又坦承不諱,驚悚的案情讓殺夫案這條新聞在那時鬧騰好一陣子,趨於平靜之後變成禁忌的話題,現在還記得這名字的恐怕沒幾人了。

 

「大家還柠在外頭做什麼?聊了半天都忘記叫你們進屋子裡。」

 

還是蕭冠泰先從記憶中回到現實,趕忙招呼人進客廳,蕭艾一跨過門檻抬眼所見,竟和她印象中並無二致,環顧四週,這麼多年過去了,二伯家不但桌椅毫無更換變動,甚至連牆上掛著那幅畫她都還記得,這讓蕭艾頗感意外。

 

「一個女孩子家隻身在外肯定很不容易。」

蕭冠泰為兩人倒了杯水後,對著坐在他對面木椅上的蕭艾說道,口氣中略帶著抱怨,「也不和長輩親戚聯絡,妳這孩子怎麼如此倔強。」

 

「我現在住在新城。」

 

蕭艾看了林浩一眼後繼續說下去,「我的未婚夫在一家外商公司上班,明年我們就要結婚了…」

 

「哇,我們家小艾也到了要當新娘的時候,如果妳爸爸還在的話,一定會非常開心。」蕭冠泰露出難得的笑容。

 

想起弟弟在世時終日將女兒捧在掌心,仿如稀世珍品般細心呵護,寵愛之情連妻子都常笑嗔這對父女果然是前世的情人,當時也讓這個抱著獨身主義的二哥羨慕不已,甚至興起過幾次收養小孩的念頭。

 

誰知道一夕之間天崩地裂,毀滅得徹徹底底,弟弟被刺死、弟妹被判刑進了牢,消失的女兒現在突然出現在面前,就坐在她從小鍾愛的鑲貝木椅上,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實,讓他不自覺得舉起手揉幾下眼睛。

 

林浩則坐在蕭艾身旁,說也奇怪,他的存在讓蕭艾覺得就像是一顆定心丸,整個空間氛圍瞬間沉穩靜默,撫平了她原本的不安與莫名的恐懼,她緊緊看著蕭冠泰的雙眼,迫不及待地開了口,想從他那兒知道父親究竟是不自己心目中那個父親。

 

「二伯,您能告訴我有關父親的事嗎?」

 

蕭冠泰一怔,乾笑幾聲,「你爸爸就是你爸爸,還有什麼是妳不知道的?」

 

蕭艾頓了一下,二伯說的沒錯,自己怎麼會不清楚從小撫育自己的父親,可是蕭梅那番話又讓她一直掛礙著,沉聲低吟了一聲,「因為最近聽到的與我印象中的父親有些出入,我只是想弄清楚…」

 

蕭冠泰怔了一下後嘆口氣,他原本想開口勸這個小姪女就別再這事上尋根究底了,只是一看到蕭艾滿眼期盼的目光正眼巴巴地看著自己,不禁抿緊嘴長嘆了口氣。

 

「二伯,我真的很想要多了解自己的爸爸,您就告訴我吧…」

 

蕭冠泰的態度讓蕭艾更加懷疑,她不住哀求對方,最後蕭冠泰搖搖頭,一付豁出去的樣勢,不過他並沒有正面回答這件事,而是突然岔開話題:「妳家失火之前有些東西擱在我這裡,一直都收在倉庫沒去動它,妳們兩個在這裡稍等一會兒吧。」

 

蕭冠泰說完往屋子後面走去,蕭艾本來打算在客廳等著,但實在坐不住,沒一會兒便拉著林浩往蕭冠泰的方向走過去,看見二伯正拿出鑰匙要進入房間,他知道姪女迫不及待的心情,側過身指了指角落一個木箱。

 

「就是那個。」他領著蕭艾和林浩來到木箱前,那是一個不算小的置物一箱,他悵然地說:「原本是上著鎖,但前幾年鎖銹壞我便取下扔了,或許這裡面就是妳想要找的答案。」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