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二十三章

《雙生殘影》第二十三章

蕭艾坐在病床邊,久久不見邱玉霞回應,蕭艾抬起頭發現母親早已潸然落淚,「從妳很小的時候,就常看到妳會抱著洋娃娃自言自語,原本毫不放在心上,畢竟哪個小女孩不是這樣。」

    邱玉霞喘口氣後才繼續,「可是等到妳上高中還是如此那就不對勁了,奉陽又是個小地方,一點事就會鬧得滿城風雨,所以我也不敢讓任何人知道,時時刻刻叮囑妳千萬不可以讓別人知道這個秘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母親最後一句讓蕭艾身體震了一下,邱玉霞沒注意到女兒的反應,接下去說:「只是這時再也瞞不過妳父親,妳也知道他是個多麼高傲的人,怎麼可能會接受他最疼愛的小公主竟然會是這樣。」

    說完又停了下來,沉痛地凝視自己的女兒,顫著聲說:「那天夜裡,我半夜起來,見妳手裡握著一把刀在屋子裡四處走動,嘴裡喃喃念著『知道秘密就是該死』,刀間還滴著血,我心知不妙趕緊跑進書房,結果見到妳父親倒臥在血泊之中早已斷氣。」

    說到這裡,想到當時的情景又淚流滿面,令人崩潰的一幕即使過了八年仍讓人心驚,邱玉霞想整理一下情緒,卻猛咳不止,只好長話短說。

    「我是妳的媽媽,怎麼可能讓妳背負殺父的罪名,所以當下馬上叫妳逃,逃得越遠越好、永遠不要再回來

    蕭艾聽到這裡終於忍不住緊緊抱著母親痛哭,「媽媽!媽媽!我對不起妳!」

    邱玉霞輕輕順了順蕭艾的背,哭著笑說:「傻孩子,媽媽還是那句話,妳快離開這裡吧,那天我已經將整個情況告訴妳二伯,他會幫妳的。」

    很顯然邱玉霞還不知道蕭冠泰的死訊,蕭艾也不敢在這時候提起,現在她也弄清楚二伯的死因,只因為他知道了這個秘密。

    她用手背拭去淚痕,對著母親發誓:「您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蕭梅趕出自己的腦袋,永遠不再出現。」

    說完兩個人又相擁而泣。

    回到林浩家時她發現他正站在門口,一見到蕭艾像了氣的皮球,整個人鬆懈下來,「妳到底去那兒,我下班回家看不到妳,深怕出了什麼意外,已經在外面找了一圈。」他急著問。

    蕭艾搖搖頭,平靜地:「我先去探望嬤嬤然後回旅館把房間退掉。」

    她趁林浩發怔之際,丟下行李快步衝過去摟住他,「我知道錯了,你帶我去看醫生吧,或是帶我去催眠,甚至也可以帶我求神驅邪,不管做什麼都好,只要能讓蕭梅再也不要再出現就行!」蕭艾哽咽著。

    林浩不知道蕭艾她媽媽說了些什麼,但能讓她徹底覺醒對治療絕對有幫助,他也緊緊摟著她,低聲安慰:「不要擔心,我一定會在妳的身邊陪著妳度過難關。」 

    蕭艾倚偎在林浩的懷裡,那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讓她仰起臉觸碰對方的唇,林浩也加深手臂的力度將蕭艾抱得更緊,她什麼也不奢求,只想靜靜地過生活,只想重新再愛這男人。

    蕭艾聽到一種有著奇特韻律,不間斷的雷鳴聲,觸動她最敏感的神經,她睜開眼,看到陌生的天花板,陽光透過窗簾在上面投出光暈,這裡不是林浩家客房,蕭艾轉動眼珠子,瞥見身邊躺了一個男人。

    赤著腳下床,她試著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些,穿上衣服後輕聲打開房門走進廚房。

    「我就知道妳最後終究還是會跟林浩在一起。」

    蕭梅的聲音突然響起嚇了她好大一跳,蕭艾撫著胸口堅定地說,「妳不是真的,林浩說妳根本不存在。」

    蕭梅用鼻音表示抗議,一把抓住姐姐的手擱放在她胸口上,「我不存在?如果我不存在那是如何感受到心跳?到底是妳傻了還是他有病?他在給妳洗腦難道還不懂嗎!」

    蕭艾猛搖頭不願意再聽下去,蕭梅大嘆一口,「不過也無所謂啦,反正他的問題比妳嚴重,光是要如何對未婚妻解釋恐怕就夠他傷透腦筋了。」

    蕭艾這時才想起這號人物,不過好像為時已晚,不禁也跟著長嘆了口氣,如果那時早點回新城就不會發生後頭這麼多事。可是,捫心自問,難道心裡沒有期待這件事情的發生嗎?若真不願意就不會任由自己放縱情感了。

    蕭梅看姊姊一臉茫然忍不住搖搖頭,「為什麼我勸妳的話老是聽不進去呢?」

    這人勸過什麼?只有不停地找她麻煩罷了,蕭艾賭氣不理,蕭梅翻著大白眼,「我早說過妳的壞毛病就是視人不清,老愛過度美化自己所愛之人。」

    這話讓蕭艾忍不住嘆了口氣,「我承認當初的確把彥良想像的太過於理想化。」

    蕭梅誇張的大笑幾聲:「老天爺啊,我說的不是鍾彥良而是林浩啦。」

    ……

    蕭梅蹬上流理台檯面坐上去,兩條腿懸著晃呀晃,側過臉看著自己的姊姊:「這世界上根本沒有毫無缺點的人存在,林浩當然也不例外,但他的缺點妳有看的真切嗎?」

    蕭梅一步步逼近,絲毫不肯放鬆,她臉貼近蕭艾,冷笑說:「我相信妳心裡非常明白,現在看這人好似全然毫無缺點,但妳又怎知道將來他會不會是另一個鍾彥良呢?」

    「我不想跟妳討論這個問題。」

    「是不想還是無法面對現實?」

    蕭梅睜大眼珠子:「是你不敢面對答案吧,其實林浩根本就是一個懦弱的人,既沒膽量離開他女朋友,可是又跟妳搞在一起,妳覺得最後會怎樣?到那時被犧牲的一定又是妳!」

    蕭艾咬著牙不願搭理,但心裡怎麼可能沒想過這個問題,那答案蕭梅已經替她說出來。

    只見蕭梅眼閃出異樣的光彩,貼近蕭艾耳邊,咬著牙說:「還有,別忘了只要發現了我們秘密的人就是該死,無論是爸爸還是倒楣的二伯甚至是見到我像見到鬼一樣的鍾彥良,嚇到自己跌下軌真的只能怪他自己。」

    蕭艾抿緊嘴,夢囈般念著:「知道秘密的毫無例外

    「什麼秘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