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二十章

《雙生殘影》第二十章

蕭梅說完『碰』的一聲,用力甩門跑出去,徒留這番話在房間裡迴盪,蕭艾跌坐在床沿,她眼前一片黑,無止盡的墜落感讓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麼,卻什麼也抓不住、搆不到,只露出茫然的表情,夢囈一般喃喃念著,蕭梅妳在哪裡?蕭梅妳不要不理我,蕭梅……

    突然手機發出震天的音浪,將她自深淵中硬扯回地面,她抖著手接起電話,聽到對方的聲音忍不住哽咽起來:「蕭梅蕭梅她不理我了,怎麼辦?蕭梅她走了

    林浩聽得一團霧水,「蕭梅?妳妹妹來找妳?她又走了嗎?」

    蕭艾在這一頭啜泣,啞著嗓子:「你找不到她的,只有她想找我時才會出現

    「不要哭,我會幫你找到她。」

    壓抑的哭聲讓林浩更心疼不已,只是除了盡力安慰也無法做更多,他一面安撫蕭艾一面傳簡訊給黃吉達,拜託他利用記者的關係網幫忙找到蕭梅。

    「我今天值晚班,明天才能去找妳,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好嗎?」

    他輕聲安慰後蕭艾心情才稍微平靜下來,不過仍止不住絕望,把被子蒙住頭,曲著身體顫抖著,她從來沒有如此恐慌過。

    「小梅……

    小時候父親是她的天,總以為這片天永遠為自己遮風避雨,天塌了之後母親要她逃到陌生的城市,淒涼又寂寞的活著;後來遇上鍾彥良,本以為又找回她的天,結果只是讓她的人生顯得更加無奈,可是至少是一個可以陪伴她的人,然而,如今這個伴也沒了

    心裡驀然出現另一個人影,讓她更感哀戚,林浩像是意外闖進她的人生,她知道這個人終究不是屬於自己,總有一天會回到別人的身邊,自己只會變得更加倍的孤寂與可笑。

    媽媽蕭艾好想現在就去醫院找媽媽,只不過已經過了探訪時間,病房門口的警察一定不會讓她進去。自己到底該怎麼辦?蕭艾把被子緊抓著,蜷縮著身軀,像母親腹中的胎兒一般,那近乎窒息的痛苦讓她哭不出聲音,也流不下眼淚,她真的好想媽媽,好想蕭梅。

    「蕭梅……妳到底去哪裡了」她低聲抽噎著。

    突然感覺有隻手正輕輕撫摸她的頭髮,蕭艾趕忙掀開被子,發現站在床前的不正是蕭梅嗎?她怔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還是妹妹先開了口:「怎麼樣!有想我嗎?現在有覺得我很重要嗎?」

    蕭艾點頭如搗蒜,蕭梅張開雙臂,兩姊妹深深相擁在一起,蕭艾的淚又潸潸落下。不知過了多久,蕭梅拍拍她的肩頭,柔聲說道:「先聽我說,這次不要再自作主張、也不要再聽從林浩的指揮。」

    蕭梅見姐姐再次點了頭才繼續說下去:「記得明天先跟林浩把血衣要回來,接著放回行李袋後帶去警察局,然後說這是鍾彥良落在妳房間角落的袋子,今天一發現馬上送過來,聽懂了嗎?」

    她要蕭艾跟著複誦一遍後才露出微笑,將雙手搭在姐姐的肩膀上:「要永遠記得,妳就是我、我就是妳,這世上只有我才是真正為妳好。」

    「我知道。」

    雖然仍舊弄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有妹妹在一切都不需要擔心,蕭艾倚靠在蕭梅的肩上,緩緩地閉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林浩就如約來到旅館,一想到昨晚蕭艾在電話中悲泣的模樣,讓他本以為今早會看到一張憔悴的臉龐,沒想到竟然笑妍更勝花開。

    「妳沒事了?」他感到頗為訝異。

    蕭艾含笑點頭,想起蕭梅昨晚所交代的事,她開口問了那件血衣的下落,林浩回答:「在我車上,準備待會兒開車去梧桐市一趟,我同學在那裏的醫院工作,院內設備比較齊全。」

    她聽了便伸出手,「不用這麼麻煩了,還是還給我吧。」

    「咦?」林浩略感吃驚地看著她。

    「我決定把那件衣服連同旅行袋一起拿去警局。」

    林浩怔了一下,不明白怎麼才過了一天的時間就態度丕變,肯定昨晚一定發生了其他的事情,於是就開口探問。

    「昨晚蕭梅回來了。」

    蕭艾說道,她眼睛映出光采,「她說我應該要拿去警察局才對。」

    他聽完不覺莞爾,想到在這件事上自己無論怎麼勸說都沒有用,蕭梅一句話就讓她姊姊言聽計從,可見姊妹倆感情深厚,不過幸好還有個理性的人勸得動蕭艾,不然這事不好收拾。

    「衣服在我車上,不如我就順路載妳去警局吧。」他說。

    受到蕭梅回來這件事的影響,蕭艾神情愉悅地點頭答應,林浩也對她還以笑容,兩人到了警局,站在大廳外的門廊前往內探看,起初蕭艾想找之前負責二伯命案的警察,感覺態度上較為和藹,不過可惜這些人外出不在局裡,林浩不知道蕭艾昨天受到不友善的對待,好巧不巧服務台又是通知同一個警官下來。

    「怎麼又是妳?」林弘毅揚了揚眉。

    蕭艾不理會她的態度,直接將旅行袋放在這位女警官的桌上,「早上才發現鍾彥良落在我那裏的袋子。」她冷冷地說。

    「為什麼會現在才拿來

    林弘毅站起身,一面拉開拉鍊一面唸著,林浩往前一步擋在蕭艾的前頭替回答:「那天她們起爭執鬧分手時,這袋子被鍾彥良甩到牆邊角落所以才沒發現。」

    「呦!」

    林弘毅停下手邊的動作,側過臉饒富趣味地看這眼前這兩人,先盯著蕭艾一會兒,再用詭異的眼光瞧了林浩一眼,「你是林醫師對吧……這下子可好玩了。」她說完又發出『嘖嘖』聲響,刺耳不屑。

    蕭艾低下頭,從對方悻悻然的態度之中她明白這人知道林浩有未婚妻,也猜測出自己和林浩之間的關係,她有種強烈的預感,這事情很快就會被散布出去。

    她不知道林浩要如何跟女朋友解釋自己的事,只是潛意識的想往外逃,反倒是林浩一把拉住她,挺起背脊。

    「林警官還有什麼問題嗎!」

    他沉聲問道,反倒林弘毅被這麼一問,頓時氣勢減弱了不少,尷尬地轉過身繼續剛剛的動作。

    「啊!」

    即使自詡經驗豐富的警察,面對這狀況還是大吃一驚,林弘毅用筆挑出那件血衣。

    「這」她抬起頭問。

    「就是發現這件衣服覺得事態嚴重,所以趕緊送過來。」林浩回答。

    現在蕭艾看清楚了,這件血衣是鍾彥良最愛的T恤,即使領口脫線變形仍捨不得丟掉,於是被蕭艾拿來當『男友睡衣』穿……

    她下意識緊握住林浩的手,林浩以為她又想起鍾彥良的慘狀,於是也緊緊握住她。

    林弘毅瞬間變得極為嚴肅、不再多話,匆匆將筆錄製作完成後乾咳兩聲,「你們可以先行離開了,不過蕭小姐還是在這裡多待幾天比較好。」

    想起之前才要她快點離開,現在又要自己多待幾天,蕭艾很想開口詢問對方到底該遵守哪一次的指令,但話到喉嚨間又硬是吞下去,心裡暗自責怪如此挑釁的行徑未免太像妹妹。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