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八章

《雙生殘影》第八章

蕭艾趕忙彎下腰打開木箱,裡面竟然滿滿全是泛黃的紙張,堆疊得扎扎實實。她愣了一下後撿起最上頭的幾張放到眼前,毫不遲疑地一眼就認出父親端正俊秀的字體,這是她從不曾忘記的懷念,再翻了翻,這箱子裡竟全是父親遺留下來的稿紙與信件。

 

她沉吟一聲,隨手拿起一封牛皮紙袋,隨手抽出裡面厚厚一疊只張,她發現除了稿紙外,最上面附著一張印刷回函,上面寫著:

 

『敬啟者

您好,編輯小組已經看過您的作品,我們非常感謝您的來稿,但經過審稿商討後,認為您所構思的題材及情節內容,不符合本公司的出版走向,故先將稿件退回。

 

本公司非常願意給予您更多機會,也希望您能繼續支援我們,將更多作品投寄過來,謝謝。』

 

除了這封,箱裡其它紙袋裡全都有這張出版社的回函,婉轉拒絕這份稿件,而這樣內含兩三百張稿紙的信袋在木箱中起碼還有十幾封,這還不包括石沉大海、沒有被退回的稿件。

 

蕭艾的父親並不是一位盛名的作家,不過就是落拓的才人,靠著祖產支撐興趣,終日沉溺在自己的世界,所謂的著作等身竟然是退稿等身,這實在不能不說諷刺至極點。

 

「可是…可是……」蕭艾顫著音說不出一句話,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完全無法接受這件事。

 

明明記得父親是她從小便崇拜的偶像,那些的不凡經歷,舉手投足的爽颯自信。

 

印象中每個星期父親總有個幾天要乘火車去首都的大學教授中文,寧願如此奔波也要把家安置在偏遠的故鄉小鎮上,目的就是為了讓女兒可以在看得到天空、摸得到土壤的健康環境下無慮的成長;知名出版社更是競相求稿,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出國宣傳新書,回國時總會帶些異國的糖果餅乾給她,讓蕭艾可以邊聽著父親旅途上的新鮮事邊嚐這異國的風味。

 

父親重視每一封讀者來信,每回收到信總會把女兒抱到椅子上,聽他念完後慎重地將信遞給蕭艾,她再煞有其事地將信紙摺好放回信封套裡,最後兩人再一起將信收進抽屜裡,鎖上。

 

蕭冠泰不忍心看蕭艾的神情,但又覺得這件事還是早點說破比較好,他低頭撿拾出幾封信函,喃喃地念著,「這些所謂讀者來信都是妳爸爸自己寫的,趁著每次去外地時寄回家裡。」

 

那有如進行宗教儀式般的神聖在她小時候不斷進行著,怎麼現在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記憶完全崩潰,一時間蕭艾感到自己快窒息了,腳下的地板瞬間裂開,不由得往後頭退了一步,正好跌進林浩的懷裡。

 

「妳沒事吧?」

 

林浩低著聲音問,蕭艾比他想像中更纖細,彷彿手稍出力便會折損的嬴弱,這讓他更小心翼翼地護著。

 

這天氣依然異常悶熱,蕭艾額頭上的冷汗沿著頸線涔涔滑落,她虛弱的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蕭冠泰也過來幫忙攙扶,三個人回到客廳,蕭冠泰幫她把杯子斟滿水之後重重地嘆了口氣。

 

「只能說妳的爸爸實在是太愛妳了。」

 

蕭冠泰說完又長嘆一聲,那是一段尚未塵封的往事,自己的弟弟為了讓女兒引以為榮,編織了許多善意的絢麗謊言。剛開始自己也頗為樂在其中,但那就像是包藏毒藥的糖衣,一旦服下就再也無法戒斷,一個謊話衍生三個謊言,最後有如洪水漫延般的無法收拾,等到邱玉霞通知他時,弟弟已經瀕臨崩潰的狀態。

 

「我答應小艾要帶她去大學看我授課,因為她立志將來也要像我一樣當個受人景仰的名教授作家,我必須讓她充滿正面的力量來對抗人性黑暗面。」

 

蕭艾的父親緊緊揪著蕭冠泰的衣襟,「二哥怎麼辦?我已經答應了小艾,你說我到底該怎麼辦!」

 

除了斥責自己的弟弟任性妄為,蕭冠泰還能說什麼?別人笑他孤老無依,他卻笑眾人想不開,有妻有子真的是好事嗎?看看弟弟現在的模樣,還不如他養一群狗兒子來的清心。

 

沒想到過沒多久弟弟家就發生憾事,而兄弟最後不歡而散的這道傷痕也永遠癒合不了。

 

「唉…」

 

如今他不想重蹈覆轍,決心將真實狀況解釋給姪女聽,或許弟弟的形象就此崩塌,但謊言所付出的代價的傷害更是深遠而毫無意義啊。

 

這番話他盡量說得貼近事實,但還是修飾掉不少以降低殺傷力道,只是蕭艾面無表情讓他看不出這女孩的真正感受,最後也只能拍拍姪女的肩膀勸她放開這些往事。

 

「不管怎麼樣,日子總還是要過下去。」他說。

 

蕭艾低下頭啜了一口林浩遞來的水,許久不發出一聲,林浩和蕭冠泰對望一眼後站起身,「二伯,我先送蕭艾回旅館休息好了。」

 

他覺得蕭艾的狀況不適合再待下去,蕭冠泰也點點頭,於是林浩攙扶起蕭艾,告辭時蕭艾才想起另一個問題,這木箱究竟是誰寄放在二伯這裡?

 

蕭冠泰帶著訝異的表情,小艾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木箱是誰搬來的,不過蕭艾並沒有把心思放在這上頭,看著她沉重的步伐,蕭冠泰也只能把這答案含在嘴裡沒有說出口,面帶愁容地看著這兩個年輕人離去的背影。

 

 

回到車上林浩並不急著轉動鑰匙,雖然不知道這段往事,但他知道對蕭艾打擊至深,他定定的凝視身旁的人,沒想到發生在蕭艾身上的故事竟會是如此曲折,從來沒有如此強烈的願望,希望能夠分擔他人的痛苦。

 

「雖然我不清楚之前妳所發生的事,但我願意當可以支持妳的朋友。」他說。

 

蕭艾低下眼廉,心中湧起一股暖流,這是久未感受到的溫暖,她想到了鍾彥良,多麼希望此刻是他在這裡支撐她,可是眼前卻是她的初戀情人,她迷惘了,晶瑩的淚珠滴落在手背上,她抿緊雙唇不發一語,林浩竟被她好強的舉動所吸引,忍不住將自己的唇貼印上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