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残影》第八章

《双生残影》第八章

萧艾赶忙弯下腰打开木箱,里面竟然满满全是泛黄的纸张,堆叠得扎扎实实。她愣了一下后捡起最上头的几张放到眼前,毫不迟疑地一眼就认出父亲端正俊秀的字体,这是她从不曾忘记的怀念,再翻了翻,这箱子里竟全是父亲遗留下来的稿纸与信件。

 

她沉吟一声,随手拿起一封牛皮纸袋,随手抽出里面厚厚一叠只张,她发现除了稿纸外,最上面附着一张印刷回函,上面写着:

 

『敬启者

您好,编辑小组已经看过您的作品,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来稿,但经过审稿商讨后,认为您所构思的题材及情节内容,不符合本公司的出版走向,故先将稿件退回。

 

本公司非常愿意给予您更多机会,也希望您能继续支援我们,将更多作品投寄过来,谢谢。』

 

除了这封,箱里其它纸袋里全都有这张出版社的回函,婉转拒绝这份稿件,而这样内含两三百张稿纸的信袋在木箱中起码还有十几封,这还不包括石沉大海、没有被退回的稿件。

 

萧艾的父亲并不是一位盛名的作家,不过就是落拓的才人,靠着祖产支撑兴趣,终日沉溺在自己的世界,所谓的著作等身竟然是退稿等身,这实在不能不说讽刺至极点。

 

「可是…可是……」萧艾颤著音说不出一句话,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无法接受这件事。

 

明明记得父亲是她从小便崇拜的偶像,那些的不凡经历,举手投足的爽飒自信。

 

印象中每个星期父亲总有个几天要乘火车去首都的大学教授中文,宁愿如此奔波也要把家安置在偏远的故乡小镇上,目的就是为了让女儿可以在看得到天空、摸得到土壤的健康环境下无虑的成长;知名出版社更是竞相求稿,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出国宣传新书,回国时总会带些异国的糖果饼干给她,让萧艾可以边听着父亲旅途上的新鲜事边尝这异国的风味。

 

父亲重视每一封读者来信,每回收到信总会把女儿抱到椅子上,听他念完后慎重地将信递给萧艾,她再煞有其事地将信纸折好放回信封套里,最后两人再一起将信收进抽屉里,锁上。

 

萧冠泰不忍心看萧艾的神情,但又觉得这件事还是早点说破比较好,他低头捡拾出几封信函,喃喃地念著,「这些所谓读者来信都是妳爸爸自己写的,趁著每次去外地时寄回家里。」

 

那有如进行宗教仪式般的神圣在她小时候不断进行着,怎么现在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记忆完全崩溃,一时间萧艾感到自己快窒息了,脚下的地板瞬间裂开,不由得往后头退了一步,正好跌进林浩的怀里。

 

「妳没事吧?」

 

林浩低着声音问,萧艾比他想像中更纤细,仿佛手稍出力便会折损的嬴弱,这让他更小心翼翼地护着。

 

这天气依然异常闷热,萧艾额头上的冷汗沿着颈线涔涔滑落,她虚弱的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萧冠泰也过来帮忙搀扶,三个人回到客厅,萧冠泰帮她把杯子斟满水之后重重地叹了口气。

 

「只能说妳的爸爸实在是太爱妳了。」

 

萧冠泰说完又长叹一声,那是一段尚未尘封的往事,自己的弟弟为了让女儿引以为荣,编织了许多善意的绚丽谎言。刚开始自己也颇为乐在其中,但那就像是包藏毒药的糖衣,一旦服下就再也无法戒断,一个谎话衍生三个谎言,最后有如洪水漫延般的无法收拾,等到邱玉霞通知他时,弟弟已经濒临崩溃的状态。

 

「我答应小艾要带她去大学看我授课,因为她立志将来也要像我一样当个受人景仰的名教授作家,我必须让她充满正面的力量来对抗人性黑暗面。」

 

萧艾的父亲紧紧揪著萧冠泰的衣襟,「二哥怎么办?我已经答应了小艾,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除了斥责自己的弟弟任性妄为,萧冠泰还能说什么?别人笑他孤老无依,他却笑众人想不开,有妻有子真的是好事吗?看看弟弟现在的模样,还不如他养一群狗儿子来的清心。

 

没想到过没多久弟弟家就发生憾事,而兄弟最后不欢而散的这道伤痕也永远愈合不了。

 

「唉…」

 

如今他不想重蹈覆辙,决心将真实状况解释给姪女听,或许弟弟的形象就此崩塌,但谎言所付出的代价的伤害更是深远而毫无意义啊。

 

这番话他尽量说得贴近事实,但还是修饰掉不少以降低杀伤力道,只是萧艾面无表情让他看不出这女孩的真正感受,最后也只能拍拍姪女的肩膀劝她放开这些往事。

 

「不管怎么样,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他说。

 

萧艾低下头啜了一口林浩递来的水,许久不发出一声,林浩和萧冠泰对望一眼后站起身,「二伯,我先送萧艾回旅馆休息好了。」

 

他觉得萧艾的状况不适合再待下去,萧冠泰也点点头,于是林浩搀扶起萧艾,告辞时萧艾才想起另一个问题,这木箱究竟是谁寄放在二伯这里?

 

萧冠泰带着讶异的表情,小艾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木箱是谁搬来的,不过萧艾并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头,看着她沉重的步伐,萧冠泰也只能把这答案含在嘴里没有说出口,面带愁容地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离去的背影。

 

 

回到车上林浩并不急着转动钥匙,虽然不知道这段往事,但他知道对萧艾打击至深,他定定的凝视身旁的人,没想到发生在萧艾身上的故事竟会是如此曲折,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希望能够分担他人的痛苦。

 

「虽然我不清楚之前妳所发生的事,但我愿意当可以支持妳的朋友。」他说。

 

萧艾低下眼廉,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这是久未感受到的温暖,她想到了钟彦良,多么希望此刻是他在这里支撑她,可是眼前却是她的初恋情人,她迷惘了,晶莹的泪珠滴落在手背上,她抿紧双唇不发一语,林浩竟被她好强的举动所吸引,忍不住将自己的唇贴印上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发布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