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六章

《雙生殘影》第六章

蕭艾睜大杏眼,手指在螢幕上不斷滑動,父親名字下方並不是完全空白,然而除了那件兇殺案之外便再也沒有任何有關於父親的隻字片語。

 

蕭艾不解,父親那些等身的作品呢?半個字都沒提到!還有父親在知名大學教授中文的資歷更是遍尋不著,她不停的重新打上父親的名字,一個字一個字慎重打上螢幕,但無論多少次結果仍是相同。

 

她摒住氣息不可置信地看著螢幕,明明父親終日在書房伏案寫稿的身影深深刻印在她心底,那既不是幻覺又怎麼可能抹煞不見。

 

她知道妹妹一定知道很多秘密,否則不會特地跑來提這事,於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用力喘了幾口氣後隨即起身,結帳時她想到還有一個人也肯定清楚這一切。

 

迫切的想上樓尋找答案,這時手機在口袋裡乍然震動讓心臟突了一下,總是會有不識相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出現,蕭艾略帶不耐的接了這通電話。

 

「小艾妳什麼時候會到家?我已經跟房東約好中午碰面了。」

 

沒由來的一把火在蕭艾心頭裡竄燒,她按耐住欲發作的情緒,緩緩說著,「我有點事需要處理,暫時還離不開這裡。」

 

即使將手機拿得老遠,仍然聽得見男友在另一頭的責備與抱怨,昔日她還會好聲敷衍幾句,但眼下這一連串的事件讓蕭艾既無力也無心迎合男友,腦海裡冒出蕭梅那句『總是習慣性美化喜歡的男人』,自己與鍾彥良之間的矛盾不正被妹妹說中了…。

 

他的懷才不遇,他的孤芳自賞,他對原則的不妥協,還有不願為五斗米而折腰的堅持,甚至略帶神經質的傲慢,蕭艾總是不斷替男友的狀況找理由尋藉口,最終全都以愛情作為答案而畫下句號。

 

可是就算閉上眼,男友個性上的問題依然存在並不會無故消失,或許鍾彥良本質並不是太差,嚴格講起來也有中等以上的水平,但卻被她過度形塑到難以攀爬的高度。

 

這難堪的事實讓兩人中間出現短暫的沉默,男友的語氣意外地軟化下來,到後來竟略帶哀求的口吻徵求女友的意見,蕭艾並不願故意刁難,她想了想眼下也只剩先將房租轉帳給男友這條路可走。

 

最後,男友對於這幾千元的問題獲得妥善解決而滿意,原來一文錢真能逼死一個好漢,讓人失去動力的不是疲憊,而是掙脫不開的命運,蕭艾驀然感到一絲悲涼。

 

這令人胸口發疼的鬱悶直到她按下母親那樓層的按鈕才稍事舒緩,不過另一股煩悶接踵而來,蕭梅特意製造的謎團正等待母親替她解開,在電梯門打開之際,蕭艾深深吸了口氣。

 

 

今天病房門外輪到另一位較為年輕的警察值勤,這人不似老警察一付看穿世情的不耐,這人表情冷峻地緊抿嘴,那舉動讓臉上的線條更深刻,一張撲克臉上的豆大雙眼正專注在蕭艾遞過去的證件,非要再三確認再確認後才肯打開房門。

 

見到母親她反而不知該如何啟齒,一大堆疑問全梗在喉間發不出聲來,蕭艾拉了張椅子靜靜地坐在一旁,身上有一半的血液正告訴她床上躺的是殺父仇人,但同樣的另外一半也提醒著,這女人是她的生身母親,蕭艾早已不想再去探索誰是誰非的過往,她只想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所有的『為什麼』簡直在壓榨耗損她的精神,全世界好像只有她一個人不知道答案。

 

作為一個母親,邱玉霞感應到女兒的氣息,過了一會兒她緩緩掀起眼簾,張著一雙絕望、祈求的眼睛定定地望著蕭艾。

 

蕭艾顫抖了,她感覺那目光參雜著難以理解的情緒直透心裡最深層。

 

「媽…」

 

蕭艾見她不似昨天那般歇斯底里,輕輕地對母親說:「我待會就要回去了。」

 

邱玉霞把臉轉向天花板不發一語,蕭艾清了清喉嚨,啞著嗓子:「回去前我想問您一件事,昨晚蕭梅來找我……」

 

蕭艾的話還沒落下,邱玉霞就像觸電般震了一下,直瞪著女兒大力喘息:「蕭梅又出現了?」

 

蕭艾心裡直喊聲糟,妹妹是母親最鍾愛的孩子,回到家鄉卻沒過來探望,這豈不是傷透母親的心?連忙出聲安慰:「她昨半夜才回到這裡,這兩天應該就會來看妳。」

 

邱玉霞摀著嘴用力猛咳一震後,情緒很快就恢復平靜,帶著疲憊的無力感,「她對妳說了些什麼?」

 

「她只問我是否真正了解父親。」

 

「那妳了解嗎?」邱玉霞緩緩地用氣音反問。

 

蕭艾點了頭之後又迅速搖了幾下,「印象中父親是一位被褐懷玉,卓而不凡之人。」她說著,

 

邱玉霞聽了後先是輕嘆了口氣,然後露出淺淺的微笑,似乎也進入時空的隧道,那溫潤的神情出乎蕭艾意料之外,簡直像是擁有兩個平行世界的記憶,幸福恩愛的雙親與終日爭吵的父母同時存在於她腦袋裡糾結交纏。

 

最後,她只聽見母親無聲的嘆息,「妳快走吧,快點離開這裡,最好忘記我這個媽媽,永遠不要再來看我!」

 

說完緊閉上雙眼拒絕再交談,蕭艾的心被這番話扎得好痛,她很想再追問下去但邱玉霞完全不願再搭理,無奈之餘也只能離開。

 

她邊走邊拿出口袋裡的手機,上面顯示的時間正在無聲警告她,若再不去搭車,今晚便會趕不回新城,到時明天若無法銷假上班,主管肯定會利用這機會整治她,家裏經不起兩個失業人口。

 

只是腦袋想得透徹但無形中又有另一股力量催使她,甚至好像深怕失掉這個機會似的逼迫她加快腳步,結果在穿過大廳時遇上此時最不想遇見的人。

 

「真巧又見到妳了。」林浩臉上漾著笑容。

 

蕭艾心裡想,我母親在這裡住院而你在這裡上班,兩人會遇上的機率比錯過的機率還高,不過不想點破只好也跟著一笑。

 

他陪著她走出醫院,蕭艾正準備伸手招計程車卻被林浩一手擋下,「想去那兒我送妳過去。」

 

蕭艾看了他一眼,「你不用上班嗎?」

 

「剛下班所以時間多的很。」

 

依然是那張令人炫目的笑臉,蕭艾故意別過頭去,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看了只是徒增傷感,只是心裡雖然這麼想,身體卻是老實地隨著他走到停車場坐上車。

 

「妳想去哪?我一整天都屬於妳的。」

 

八年前的戀情讓他們之間有種怪異的親密感,蕭艾聽這露骨的話不但不以為意甚至還帶點悸動,她微微笑後念了一個地址。

 

「想去我二伯家。」既然從母親那兒尋不出答案,那她只好去找父親那邊的親戚問個清楚。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