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一章

《雙生殘影》第十一章

只是蕭梅這人就是不懂得給人留餘地,看她默不作聲便繼續帶著調侃的口氣說著:「不過倒是意外發現妳真的是很懂得男人的心理耶…」

 

「什麼意思?」

 

蕭梅點燃一支菸,那打火機的火焰在夜空中搖曳,「妳剛剛那種講法,一定會刺激到林浩他們特有的男性間競爭天性,我敢保證他很快就會對妳採取進一步的行動,讓我不得不佩服這真的是高招。」

 

蕭艾心裡猛竄了一下,訕訕地解釋她並不是故意如此,更不想陷入如此混亂複雜的關係之中,但蕭梅哪裡聽得進去,一路上手舞足蹈的在人行道與馬路之間上下跳躍著,蕭艾看著她不管他人的眼光,勇於表達自我,任性中帶有天真的氣息,但媽媽卻又把她說得如此不堪。

 

「究竟妳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她走在蕭梅的後頭望著妹妹的背影喃喃自語,她感覺到蕭梅的肩膀倏然間震了一下,但隨即又恢復自若,繼續哼著歌往前走。

 

回到旅館半點胃口也沒,她將蕭梅的那一碗麫遞過去,「我有點累了,妳還是先回去吧。」

 

說完才想到,她抬起頭問妹妹這幾天住哪裡?蕭梅聳聳肩:「隨便找個朋友家住啊,我又不像妳沒啥朋友。」

 

蕭艾聳了一下肩,將自己那一碗也放回袋子裡一同遞給蕭梅,「那我的這碗妳帶回去給朋友吃吧,打擾對方這麼多天,總是要帶個什麼東西過去比較不失禮。」

 

「吼!妳自己一大堆問題都沒處理,還管到我這裡幹嘛呢!我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不勞妳操心。」蕭梅嘟著嘴推蕭艾到床邊,「快點先睡一下吧,看妳滿臉倦容。」

 

身心的疲憊感讓蕭艾順著她的意思,躺下後蕭梅坐在床沿居然開始哼起了歌,雖然唱得有點荒腔走板,仔細聽發現是小時候母親哄她睡時常唱的兒歌,小寶貝快快睡,窗外天已黑,小鳥回巢去,太陽也休息……

 

她感到眼皮漸漸沉重,這幾天發生了太多她無以為力的事,早已超過她身心可以承受的範圍,她只記得睡著前還是又問了妹妹那句,究竟妳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醒來時蕭梅早已不見蹤影,蕭艾瞧見那兩碗麵還擱在檯子上,顯然蕭梅並沒有聽從她的建議,並且不出她所料,這傢伙離開時也沒幫她關上門,她只能搖頭苦笑地往門口走去。

 

正闔上門之際突然而來的一隻手掌從門縫裡卡進來,嚇得蕭艾用盡氣力使勁地推門,外頭那人大叫一聲,蕭艾愣了一下後默默將門打開。

 

「妳的男朋友呢?」林浩邊問邊伸頭往房間內左右探望。

 

「你的未婚妻呢?」

 

這句話說出口,兩個人都沉默了,林浩帶著愧疚的表情緊抓著蕭艾手臂不放:「我並沒有存心要欺騙妳,否則一開始時就不會讓你知道吳湘玲的存在,只是……」

 

「只是什麼?」

 

蕭艾不知道打哪來的勇氣,抬起眼迎上去,這倒讓林浩一時間回應不了,用力吞了口口水才說:「只是我從來沒想到妳還會回來這裡,心裡早認定你或許到了花花大城市裡早就忘記我,但對我而言那卻是非常珍惜的一段感情。」

 

有些話不說還好,說了反而讓人語塞,蕭梅說的沒錯,她的謊言果然刺激到這個男人,可是她無法瞧不起面前這人,只因為自己也陷入男友與林浩之間的矛盾中。

 

只是到底自己是因為對鍾彥良失望,將那種對感情的期待投射到林浩身上,還是心中仍存有舊情?她自己也分不清楚,驀然想到那個吻,蕭艾整個心糾結在一塊,但吳湘玲那眼神讓她十分肯定這人絕對知道些什麼事,這時腦海裡出現另一個人身影,她輕輕嘆了口氣,「你快走吧,我男朋出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

 

「什麼男朋友!他真的有來嗎?」

 

林浩大步走到窗台邊,端起哪兩碗麵踮了踮重量,其他多餘的解釋都不需要了。

 

「其實根本就沒這個人的存在,你只是想要找個理由拒絕我,對不對!」林浩啞著嗓子低吼著。

 

「少自以為是了,難道你以為我對你還有感情嗎?」

 

蕭艾用手掌頂住林浩的胸膛,奮力將他推出房門外,鎖上門後背緊緊抵著門板,不斷告訴自己,這天底下沒有過不了的關、熬不過的苦,更沒有割捨不掉的感情,完全看自己夠不夠狠下心。

 

直到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之後,她拭去臉上的淚痕,走到檯前端起碗,打開蓋子盯著那早已糊成一團的半凝結湯麵好一會兒後,抽出筷子一口一口和著淚水吞下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