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七章

《雙生殘影》第十七章

林浩的話讓蕭艾把頭低的更低了,林浩連如此不合理的要求都應允了,等於把自己也捲進這些事當中,她深深對面前這人感到愧疚,「真的很對不起你

    林浩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沒事,我會盡快拿去化驗。」

    說完順手拿起電視遙控器,作出如此違背自己原則的是,他極需要轉移一下注意力,才能緩和自己的情緒,按下開關後迅速轉到新聞台,便坐在床沿邊不發一語。

    「林浩」蕭艾想跟他說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不是非要幫她這個忙不可,但林浩卻突然伸出手。

    「等一下!」

    他阻止蕭艾再開口,她順著林浩的視線看過去,新聞兩側出現跑馬燈,上頭寫著「一輛高速火車在行經奉陽車站時,意外撞上一名落軌男子

    蕭艾雙手摀著嘴不可置信地看著電視,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回過頭望著坐在窗邊的蕭梅,從林浩一踏進門她就沒出過半點聲音,滿臉不在乎地看著電視,彷彿早就知道會有這件事一般。

    過沒多久新聞快訊出現最新畫面,只見一群人團團圍成一個圈,圈內的地上蓋了一塊白布,雖然絕大部分被打上馬賽克,但蕭艾一眼就認出來,那人身上穿的正是鍾彥良今天所穿的衣物。

    「小心!」

    林浩一個快步趕緊扶住幾乎要癱軟的蕭艾,她不知所措地顫著身軀,蕭梅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打從她身邊走過,接近時附耳對姊姊輕聲說:「我相信妳不會把這件事說出來,因為妳就只剩下我了。」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

    她不懂蕭梅這句話的含意?難不成是她闖的禍?可是之前明明說是給錢走人,怎麼會變成車禍身亡?蕭艾腦袋裡簡直一團糊塗,林浩看懂她的心思,「要我帶妳去火車站嗎?說不定出事的並不是妳男友。」他問。

    蕭艾連忙點著頭,抓著皮包就往外走,林浩在身後追上來,他邊走邊說:「剛剛過來的路上遇上塞車,見到警車與救護車往火車站疾駛而去,那時心裡就知道車站肯定出了事,只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是……。」

    他低頭看了身旁女人一眼後就再也說不下去,蕭艾緊閉上雙眼,鍾彥良慘狀瞬間出現在面前,只好用手蒙住臉不敢再往下想。

    「火車站那邊交通管制,你有辦法過去嗎?」

    蕭艾問林浩,他搖搖頭,「我看現場有沒有認識的人帶我們進去。」

    看她仍然失著神,但那眼神的背後似乎含有什麼東西是他所無法理解的,或許是周遭接二連三的憾事造成不小的震撼,只是……現在又多一件與蕭艾有關的命案,恐怕又要讓多事的人嚼一番舌根了。

    到了車站她們只能站在封鎖線外,跟著一群多事的群眾向內張望,每個人都有內幕消息,在眾說紛紜的情況下,沒有一個人知道事情的真相,林浩緊緊抓著蕭艾的手往人群裡面擠進去,遠遠瞧見熟識的人,林浩高舉手揮舞,那個朋友眼尖瞧見便快步走來,「你來幫忙的嗎?」

    林浩搖搖頭,將蕭艾推到朋友跟前,「他就是我提過的那個當記者的朋友,黃吉達。」然後也為黃吉達介紹了彼此,蕭艾無視黃吉達詭異的眼神,她踮起腳跟不停張望,「目前的情況如何?」這句話她是問黃吉達。

    不過,黃吉達並沒有回應她,反而轉頭對著林浩發出幾次「嘖嘖」聲,林浩瞪了他一眼後重複那問題,但黃吉達仍然沒空回應,他拉開黃色塑膠帶圍起的封鎖線,從下面鑽出來後才開口說話,「晚點再聊,我要趕回報社發稿啦。」

    為了留住人,林浩在他身後說了一句,「告訴我們詳細的消息,我們就給你受害者名字。」

    聽到這個獨家消息果然讓黃吉達停下腳步,他眼睛閃著晶光面帶狂喜:「你們認識被害人?」

    「是我們『可能』知道是誰。」

    林浩糾正對方,黃吉達哪管這些,衝著面前這兩人直笑:「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機率也是一條獨家,我們快到一旁好好地聊一聊,這邊人多嘴雜。」

    三個人穿過圍觀群眾後迅速離開車站,黃吉達拉著他們走到旁邊一座小公園裡,隨便找了張長椅坐下,他不及待問起死者姓名,林浩反問目前警方查到些什麼?

    黃吉達拿出筆記本開始翻頁,嘴裡喃喃念著:「還不就是因為這輛火車沒有停靠奉陽站,所以當高速行駛通過時,司機看到這人突然從月台掉下來

    說完又翻了幾頁再繼續,「還有警方目前還沒查出其身分,因為身上除了一疊鈔票之外,連個身分證或是駕照都沒有,甚至也沒找到他的手機都,不過就算找到了,也極有可能在撞擊時就摔個稀巴爛了,反正警方的意思就是目前還在尋找跟案情有關的事證,但什麼線索都還沒找到。」

    說完放下筆記大聲嘆了口氣,「還是你們好,看到的電視畫面都已經打上馬賽克,我們可是看到真實狀況,真的是他媽的有夠慘,整個軀體撞得稀巴爛、一片血肉模糊。」

    黃吉達說完將相機裡的照片給他們兩個看,蕭艾再也忍不住就彎下腰嘔吐,林浩輕柔地拍著她後背,黃吉達看了一眼手錶,催促他們交換訊息。

    「如果沒錯的話,這人是住在新城的鍾彥良。」黃吉達埋頭抄寫完後抬起眼問:「你們怎麼會知道?」

    「因為這位鍾先生是蕭小姐的

    林浩知道現在不講到時也是會被查出來,與其被胡亂描述還不如給這人正確的素材,於是停頓了一下後才再接著說,「前男友。」

    黃吉達發出『哇』的一聲,兩隻眼睛不斷打量蕭艾,她被這人看得極不自在便轉過身去,林浩趕緊攔著這個朋友,免得記者的職業病上身,「我們已經把知道的告訴你了,趕緊回去交差吧。」

    於是黃吉達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對著林浩說:「反正這件事如果有後續要追,我就去找你囉,你也知道這種地方新聞在奉陽就算是件大事。」

    說完想了一下才在開口,「還有蕭家命案也是,你沒看見蕭冠泰的死狀有夠悽慘,甚至還把他眼球挖出來,到底是虐殺還是怕蕭冠泰死後去索命?真的是太變態了,這一個星期出兩件大事也真夠精彩又血腥了。」他興奮地說著。

    想起那一幕,蕭艾幾乎又要昏厥過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