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三章

《雙生殘影》第十三章

蕭艾走進醫院大廳時,聽到有人喚著她的名字,但她加快腳下的步伐,打定主意決心不理會出聲的這人,直到林浩拉住她時仍不願將頭抬起。

    「妳幹嘛躲我?」

    「是你多心了吧。」蕭艾低下頭回應。

    林浩將蕭艾硬是拉到柱子後面,滿臉嚴肅地看著她,「我知道妳很難接受我昨天所講的話,但我更不想說些花言巧語來哄騙欺瞞妳。」

    蕭艾將臉撇向另一邊不願意正視他,林浩嘆了口氣後將手放下來,「對不起,其實我並不是要跟你講這些。」

    ……」蕭艾眉毛微微揚起,好奇對方要講什麼。

    「我是要跟妳講,早上見到妳二伯來醫院,應該是來探視妳母親。」

    「我二伯?」

    蕭艾對這事感到不解,二伯幾乎是足不出戶的人,甚至以前父親還說這個哥哥有點亞斯伯格症,總是無法融入社會與人相處,怎麼會突然跑來醫院?

    林浩點點頭,「那時我見到他正要離去,叫了幾聲都沒反應,我追到他面前發現他神色恍惚,還差點撞上前廊排班的計程車,自顧自地不停唸著妳和妳妹妹的名字。」

    「我跟蕭梅?」蕭艾不禁感到訝異。

     林浩再次點了頭,「他的樣子很不對勁,妳有時間要去探望他一下才好。」

    「可是……

    二伯肯定從母親那裏聽到了什麼才會如此失常,或許她真的應該再去探望他老人家一趟才行,順便探聽母親鎖在心中的祕密,不過如此一來,明天就無法銷假上班,蕭艾在兩難之間掙扎了許久後才開了口,「可是我今天就要搭車回新城了。」

    「啊!」

    林浩帶著驚訝與更多的遺憾與不捨,「妳要走了……

    「我要上樓去看我媽了。」

    蕭艾顧左右而言他,她不是感應不出林浩對她的感情,但那又有甚麼意義,她既不願莫名背上第三者的名號更不願意牽扯進這危險的三角風波不!錯了,蕭艾忍不住自我嘲解,是四角戀情,她差點忘記鍾彥良了,這根本是一道完全無解而又混亂的課題。

    她緩緩走到病房門口,正巧碰上從病房內推藥櫃車出來的護士,「妳母親剛睡著了。」對方面無表情地說著。

    蕭艾側著脖子向裡面望去,邱玉霞正發出平穩的鼾聲,她遺憾地想著,難道這睡臉就是對母親最後的記憶嗎!

    門口老警察看她失望的模樣還出聲安慰她,「有一位蕭冠泰先生,應該是妳的親戚吧,中午有來看過妳母親,兩個人聊了一會兒,期間她還曾激動了一陣子,所以護士幫她打了鎮定劑。」

    蕭艾點個頭表示感謝,靜靜地佇在房門口凝視了好一會兒。她覺得短短不到一個星期卻發生如此多的變化,母親的病懸在一線,遇上初戀情人林浩的驚喜,到後來知道他已經訂婚後的失落,接著從二伯那兒發現父親真實狀況,一件件接踵而來,還有父母對蕭梅詭異的態度,最讓她糾結的是母親那兒,很明顯心裡藏了許多的秘密卻一個字也不願意對她吐露出來。

    至此更加深再去找二伯的意念,照林浩和老警察的說法,說不定母親有把秘密告訴了二伯,所以才導致他如此失常的舉動。

    回到旅館她遇到蕭梅在一樓門廳等著她,「上樓吧,我有事要跟你講。」她拉蕭梅進電梯時說著。

    到了樓上姊妹倆直接進了房間,蕭梅走到窗邊的椅子坐下後,看著蕭艾問:「什麼事情要這麼神秘兮兮的?」

    蕭艾遂把之前林浩遇上二伯的事一五一十地跟妹妹說出,聽得蕭梅皺起眉頭,「看這樣子咱們是該去看一下二伯,順便問他今天媽媽對他到底講了什麼?」蕭梅說著。

    「我一個人去就好了,妳在這裡等我消息。」

    蕭艾連忙說,她從父母厭惡蕭梅的程度看來,沒把握二伯會如何對待,尤其二伯的個性與常人不同,若是惹他不快搞不好什麼事也問不出來。對這蕭梅到事沒什麼意見,對著蕭艾點了點頭。

    蕭艾順口提及裝滿父親文章的木箱,到時想一併搬回來,「終歸那是爸爸唯一留給我們的遺物。」她嘆了口氣,滿臉唏噓。

    「那堆廢紙我是沒啥興趣啦,妳要的話我全給妳都行。」

    蕭梅攤了攤手滿臉無所謂,蕭艾想起父親對她的作為,若一切皆屬實,也難怪她這種態度,待會兒遇上二伯時一定要把這件事問個清楚才行。

    「不過,小艾啊

    蕭梅伸手將窗簾扯開,揚起的灰塵在陽光照射下,懸浮在地面上閃著細小的亮光,太陽在正上方發射出刺眼的強光,蕭艾下意識地舉起手遮著眼。

    「現在正中午耶,妳剛從外面回來難道不覺得快熱死人嗎?二伯家又是在田中間,那鐵定會像在烤箱裡面的地瓜一樣,不如先休息一下再出門吧。」

    蕭艾想想也有些道理便點了個頭,蕭梅站起身走到窗邊椅子上打開包包,從裡面拿出一副撲克牌。

    「幹嘛?要玩牌打發時間嗎?我不會玩撲克牌的遊戲。」蕭艾挑著眉說,蕭梅聽了大笑,將牌盒推到蕭艾面前,這時才看清楚並不是尋常的撲克牌。

    「這是什麼?」她不解地問道。

    「這是塔羅牌,趁現在沒其他的事,我來幫妳算一下運勢好了。」

    蕭梅說完拉著姐姐對坐在床沿,將塔羅牌牌抽出開始洗牌,蕭艾看她熟練的動作,不禁好奇:「妳也懂這個?」

    蕭梅微微一笑,「我懂的事情還多著呢,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說完,在床上派了四張牌,她抬眼看了蕭艾又迅速低下頭,「我們來看看第一張是什麼……

    翻開第一張,蕭艾看到上面是一個小丑被倒掉,心裡一驚,蕭梅停了一會兒後說:「倒吊者

    她開始解釋:「倒吊者說明妳現在正處於一個非常矛盾混亂的階段。」

    蕭艾聽了好沒氣地想著,她的情況就算小梅不算牌也知道吧,何必在這裡故弄玄虛,蕭梅彷彿讀透她的心,不帶情緒地翻開下一張。

    「魔術師,逆位。」她淡淡地說道。

    「這又是什麼意思?」

    「代表有人想要利用妳,操控整個局面

    「哈!」

    蕭艾壓根不信,催促蕭梅翻開第三張,蕭梅不疾不徐地翻開這牌。

    「寶劍5」她說,「這是希望的象徵,但也有可能是災難的預兆。」

    蕭艾聽完終於忍不住笑出來,弄了半天這些話說了也等於沒說,蕭梅聳聳肩,「妳不能單純從字面上去解釋。」

    「不然該怎麼解釋?」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完全要看妳自己如何解決。」

    蕭艾輕哼一聲,,虧她這麼專心,結果根本是一堆廢話,和衣往枕頭倒去,閉上眼睛不對這話題再感興趣。

    「還有最後一張牌呢,難道妳不想知道答案嗎?」

    「隨便了。」

    蕭艾把臉埋進枕頭中,懶懶地擺動兩下手,蕭梅翻開最後一張,「高塔,逆位。」

    「表示前途會比現在更加艱困,甚至會整個生活崩壞

    「妳是看我沒興趣了就故意嚇我嗎?」蕭艾猛然抬起頭,瞪著自己的妹妹。

    「妳想太多了,我只是照牌面解釋而已,反正就是好壞皆在一念之差,全看妳怎麼做。」

    「無聊

    蕭艾順手拿起另一個枕頭將自己的臉掩住,也不知道是蕭梅否是因為剛剛的她羅牌的關係,坐在床沿邊開始細細哼唱起那首兒歌,那歌彷彿有著魔力,沒一會兒蕭艾便覺得睏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