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残影》第十三章

《双生残影》第十三章

萧艾走进医院大厅时,听到有人唤着她的名字,但她加快脚下的步伐,打定主意决心不理会出声的这人,直到林浩拉住她时仍不愿将头抬起。

    「妳干嘛躲我?」

    「是你多心了吧。」萧艾低下头回应。

    林浩将萧艾硬是拉到柱子后面,满脸严肃地看着她,「我知道妳很难接受我昨天所讲的话,但我更不想说些花言巧语来哄骗欺瞒妳。」

    萧艾将脸撇向另一边不愿意正视他,林浩叹了口气后将手放下来,「对不起,其实我并不是要跟你讲这些。」

    ……」萧艾眉毛微微扬起,好奇对方要讲什么。

    「我是要跟妳讲,早上见到妳二伯来医院,应该是来探视妳母亲。」

    「我二伯?」

    萧艾对这事感到不解,二伯几乎是足不出户的人,甚至以前父亲还说这个哥哥有点亚斯伯格症,总是无法融入社会与人相处,怎么会突然跑来医院?

    林浩点点头,「那时我见到他正要离去,叫了几声都没反应,我追到他面前发现他神色恍惚,还差点撞上前廊排班的计程车,自顾自地不停唸着妳和妳妹妹的名字。」

    「我跟萧梅?」萧艾不禁感到讶异。

     林浩再次点了头,「他的样子很不对劲,妳有时间要去探望他一下才好。」

    「可是……

    二伯肯定从母亲那里听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失常,或许她真的应该再去探望他老人家一趟才行,顺便探听母亲锁在心中的祕密,不过如此一来,明天就无法销假上班,萧艾在两难之间挣扎了许久后才开了口,「可是我今天就要搭车回新城了。」

    「啊!」

    林浩带着惊讶与更多的遗憾与不舍,「妳要走了……

    「我要上楼去看我妈了。」

    萧艾顾左右而言他,她不是感应不出林浩对她的感情,但那又有甚么意义,她既不愿莫名背上第三者的名号更不愿意牵扯进这危险的三角风波不!错了,萧艾忍不住自我嘲解,是四角恋情,她差点忘记钟彦良了,这根本是一道完全无解而又混乱的课题。

    她缓缓走到病房门口,正巧碰上从病房内推药柜车出来的护士,「妳母亲刚睡着了。」对方面无表情地说著。

    萧艾侧着脖子向里面望去,邱玉霞正发出平稳的鼾声,她遗憾地想着,难道这睡脸就是对母亲最后的记忆吗!

    门口老警察看她失望的模样还出声安慰她,「有一位萧冠泰先生,应该是妳的亲戚吧,中午有来看过妳母亲,两个人聊了一会儿,期间她还曾激动了一阵子,所以护士帮她打了镇定剂。」

    萧艾点个头表示感谢,静静地伫在房门口凝视了好一会儿。她觉得短短不到一个星期却发生如此多的变化,母亲的病悬在一线,遇上初恋情人林浩的惊喜,到后来知道他已经订婚后的失落,接着从二伯那儿发现父亲真实状况,一件件接踵而来,还有父母对萧梅诡异的态度,最让她纠结的是母亲那儿,很明显心里藏了许多的秘密却一个字也不愿意对她吐露出来。

    至此更加深再去找二伯的意念,照林浩和老警察的说法,说不定母亲有把秘密告诉了二伯,所以才导致他如此失常的举动。

    回到旅馆她遇到萧梅在一楼门厅等着她,「上楼吧,我有事要跟你讲。」她拉萧梅进电梯时说著。

    到了楼上姊妹俩直接进了房间,萧梅走到窗边的椅子坐下后,看着萧艾问:「什么事情要这么神秘兮兮的?」

    萧艾遂把之前林浩遇上二伯的事一五一十地跟妹妹说出,听得萧梅皱起眉头,「看这样子咱们是该去看一下二伯,顺便问他今天妈妈对他到底讲了什么?」萧梅说著。

    「我一个人去就好了,妳在这里等我消息。」

    萧艾连忙说,她从父母厌恶萧梅的程度看来,没把握二伯会如何对待,尤其二伯的个性与常人不同,若是惹他不快搞不好什么事也问不出来。对这萧梅到事没什么意见,对着萧艾点了点头。

    萧艾顺口提及装满父亲文章的木箱,到时想一并搬回来,「终归那是爸爸唯一留给我们的遗物。」她叹了口气,满脸唏嘘。

    「那堆废纸我是没啥兴趣啦,妳要的话我全给妳都行。」

    萧梅摊了摊手满脸无所谓,萧艾想起父亲对她的作为,若一切皆属实,也难怪她这种态度,待会儿遇上二伯时一定要把这件事问个清楚才行。

    「不过,小艾啊

    萧梅伸手将窗帘扯开,扬起的灰尘在阳光照射下,悬浮在地面上闪著细小的亮光,太阳在正上方发射出刺眼的强光,萧艾下意识地举起手遮着眼。

    「现在正中午耶,妳刚从外面回来难道不觉得快热死人吗?二伯家又是在田中间,那铁定会像在烤箱里面的地瓜一样,不如先休息一下再出门吧。」

    萧艾想想也有些道理便点了个头,萧梅站起身走到窗边椅子上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副扑克牌。

    「干嘛?要玩牌打发时间吗?我不会玩扑克牌的游戏。」萧艾挑着眉说,萧梅听了大笑,将牌盒推到萧艾面前,这时才看清楚并不是寻常的扑克牌。

    「这是什么?」她不解地问道。

    「这是塔罗牌,趁现在没其他的事,我来帮妳算一下运势好了。」

    萧梅说完拉着姐姐对坐在床沿,将塔罗牌牌抽出开始洗牌,萧艾看她熟练的动作,不禁好奇:「妳也懂这个?」

    萧梅微微一笑,「我懂的事情还多着呢,只是妳不知道而已。」

    说完,在床上派了四张牌,她抬眼看了萧艾又迅速低下头,「我们来看看第一张是什么……

    翻开第一张,萧艾看到上面是一个小丑被倒掉,心里一惊,萧梅停了一会儿后说:「倒吊者

    她开始解释:「倒吊者说明妳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矛盾混乱的阶段。」

    萧艾听了好没气地想着,她的情况就算小梅不算牌也知道吧,何必在这里故弄玄虚,萧梅仿佛读透她的心,不带情绪地翻开下一张。

    「魔术师,逆位。」她淡淡地说道。

    「这又是什么意思?」

    「代表有人想要利用妳,操控整个局面

    「哈!」

    萧艾压根不信,催促萧梅翻开第三张,萧梅不疾不徐地翻开这牌。

    「宝剑5」她说,「这是希望的象征,但也有可能是灾难的预兆。」

    萧艾听完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弄了半天这些话说了也等于没说,萧梅耸耸肩,「妳不能单纯从字面上去解释。」

    「不然该怎么解释?」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完全要看妳自己如何解决。」

    萧艾轻哼一声,,亏她这么专心,结果根本是一堆废话,和衣往枕头倒去,闭上眼睛不对这话题再感兴趣。

    「还有最后一张牌呢,难道妳不想知道答案吗?」

    「随便了。」

    萧艾把脸埋进枕头中,懒懒地摆动两下手,萧梅翻开最后一张,「高塔,逆位。」

    「表示前途会比现在更加艰困,甚至会整个生活崩坏

    「妳是看我没兴趣了就故意吓我吗?」萧艾猛然抬起头,瞪着自己的妹妹。

    「妳想太多了,我只是照牌面解释而已,反正就是好坏皆在一念之差,全看妳怎么做。」

    「无聊

    萧艾顺手拿起另一个枕头将自己的脸掩住,也不知道是萧梅否是因为刚刚的她罗牌的关系,坐在床沿边开始细细哼唱起那首儿歌,那歌仿佛有着魔力,没一会儿萧艾便觉得困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发布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