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九章

《雙生殘影》第十九章

回到旅館時已經過了中午,櫃台小姐起身遞給她一張紙條,打開來是一個人名與電話,下面是警察局地址,櫃台小姐說約莫二十分鐘前有兩位警察來訪未果。

     蕭艾憂慮地轉過頭看著身邊的林浩,他出聲安慰:「沒事,應該就是查到鍾彥良與妳的關係,所以想找妳釐清一些事情,若是二伯的事那應該會更正式一點的通知妳。」

    她聽了仍然難掩不安,林浩看她這模樣,不禁開口問:「需要我陪妳去嗎?」,不過被蕭艾拒絕。

    「你不是要去上班嗎?我自己去就行了。」她說道。

    蕭艾勉強牽動嘴角回應,拗不過她的堅持,林浩只好載她到警局門口後離去。她站在大門前,抬起頭望著這棟連接市政府辦公室的巍峨建築,是這裡少有的巴洛克風格,在奉陽這個純樸地方顯得特別突兀。

    她仰望一會兒之後正準備爬上階梯,冷不防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肩膀。

    「蕭梅!」蕭艾回過身後忍不住一陣驚呼。

    「妳是要嚇死我嗎?怎麼會跑來這裡。」

    「我不放心妳一個人應訊,所以過來陪妳。」蕭梅笑著說。

    蕭艾看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緊身皮外套,上面裝飾大大小小鉚釘,更顯出她的任性不羈,瞥了她一眼後拾階而上:「妳放心,林浩說應該只是詢問而不是訊問。」

    「林浩!林浩!林浩!」

    蕭梅往地上用力啐了一口,「妳現在這麼聽林浩的話嗎?別忘了他可是有老婆的人。」

    「只是未婚妻……

    蕭艾囁嚅地糾正妹妹,那聲音心虛而毫無自信,果然被蕭梅揮手打斷,斥責自己的姊姊:「有什麼差別?妳以為他會為了妳解除婚約嗎?在這小城市裡誰敢做出背離眾人眼光和輿論的事?除非他不想再待下去!」

    雖然知道妹妹說的全是事實,可是她寧可選擇忽略問題也不願面對,於是頭也不回地爬上階梯,蕭梅在後面追上來,忍不住抱怨:「才說妳兩句就生氣,我可是為了妳好。」

    「我自己的事自己會處理。」

    蕭艾賭氣,她被妹妹惹得有些惱怒,蕭梅見狀冷哼一聲:「現在有林浩了就這種態度,也不想想從小到大我幫你收拾多少爛攤子。」

    蕭艾停下腳步不解地看著妹妹:「我做了什麼需要妳收拾的事?」

    蕭梅攤開手,聳著肩無所謂地回答,「就等有天妳想起來,看妳敢不敢跟林浩全盤托出,就看他知道後還會不會繼續愛妳囉。」

    蕭艾正要繼續再追問,一位盤著髮的年輕女警發現她。

    「請問有什麼事!」客氣而不帶感情地問,蕭艾趕緊自口袋裡拿出字條,「我找一位林弘毅警官。」她說。

    「我就是。」像是早就知道蕭艾會有的反應,女警對她露出微微一笑。

    「蛤?」

    蕭艾完全沒想到擁有如此陽剛的名字竟然會是一位女性,而且還長得如此清秀,她愣在那兒好一會兒不知如何繼續,還是林弘毅主動問道:「妳是蕭艾小姐嗎?」

    於是趕緊點頭隨著林警官到她的辦公室,裡面另外還有幾位警察在辦公,她為蕭艾拉開椅子,「不要拘束,請坐。」

    即使林浩認為是警方是為了鍾彥良的事才會找她,但坐在這裡仍讓人感到莫名緊張,她回過頭發現蕭梅正站在她身後,心裡頓時安定了不少。

    結果真如林浩所料,林弘一先簡略告知鍾彥良落足身亡之事,接下來僅僅只問了些鍾彥良的生活狀況還有人際關係以及為了何事來到奉陽,最後何時離開。

    「所以你們鬧分手之後他就離開旅館,直接去車站搭車準備回新城嗎?」

    林警官問道,她銳利的眼光讓蕭艾遲疑了一下後才點頭,蕭梅就站在身後兩手搭在她肩膀上,她完全沒有想要撒謊,既然鍾彥良是自己落軌,就沒必要多提妹妹追到車站給錢一事,以免橫生枝節。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林警官將卷宗攏好後說道,她看著面前這個柔弱女函,心想目前調查進度是從車站調閱的錄影帶以及在場目擊者的供詞都顯示當時死者是自己衝下月台,或許真的只是因為一時情緒失控。

    「對了!」想了想她又喚住蕭艾,「妳二伯蕭冠泰的案子目前仍在偵辦中,請家屬放心,不過

    林弘毅這句話講到最後讓蕭艾心臟竄了一下,腦袋裡浮現出那件血衣,不禁緊盯著對方,不過林弘毅並不是要提這事,她面帶笑容但眼神流露出冰冷,「妳回來才不過一星期,奉陽這裡就接二連三出事,等這些事告一段落後,希望妳可以結束在這裡的行程。」

    「對不起

    蕭艾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道歉,是為了這兩人的死?還是因為自己讓奉陽招來厄運?雖然林弘毅沒說穿,但蕭艾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被當成是外人般不被歡迎,所謂的故鄉也早已經變成異鄉。

    等她站起身走到樓梯時,蕭梅瞪著她、用力吐氣:「妳真的太沒用了,什麼叫奉陽在妳來之後接二連三出事?最好這裡之前從來沒出過任何事!」

    蕭梅不停地揮舞著手作勢抗議,蕭艾趕緊使了個眼色要她安靜些,「這裡是警局耶,不要再鬧了,眼下最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要無事又挑起事端。」

    「我抗議!」

    蕭梅氣呼呼地無法自制,她大聲嚷嚷:「我要抗議她有成見,抗議她把自己的無能全推到妳身上,明明就是她們不願多花力氣偵辦,存心想草率結案,這就是人民的保母,簡直可笑到了極點。」

    蕭梅越說越離譜,蕭艾趕緊摀住她嘴將人拉走,「妳到底再胡鬧些什麼啊!老是喜歡這樣無端惹事上身」她也忍不住動氣低嚷著。

    回到旅館時蕭梅仍然餘氣未消,對著姊姊撒潑,「妳就是個性如此軟弱才讓我老是在做收尾的工作。」

    這已經是蕭艾第二次聽到蕭梅提到為她收拾善後,她連聲追問這話的意思,蕭梅不耐煩的說,「不然妳以為別人為什麼都沒沒發現我們的祕密!」

    蕭艾受不了蕭梅不把事情說清楚的態度,忍不住提高音量問:「什麼秘密?」

    但蕭梅並不直接回答這問題,她蹲在地上拉開鍾彥良的行李袋,在裏頭胡亂翻找,「那件血衣呢?妳交給警方了嗎?」她轉過頭問。

    蕭艾搖頭,「我交給林浩去做檢驗。」

    「我的天啊!妳是笨蛋嗎!」

    蕭梅已經氣到口不擇言,她不懂姊姊把血衣拿去做檢驗幹什麼?更誇張的是林浩居然也會答應做這種離譜的事,她不耐煩的解釋:「不用大腦思考也知道要把血衣拿給警察,不然我幹嘛塞進鍾彥良的袋子裡!目的就是要把這事推給死人啊。」

    「蕭梅!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忍不住大聲尖叫,滿臉驚駭看著自己的妹妹,但蕭梅只是帶著詭異的冷笑,「沒什麼意思,我就是在幫妳收拾妳搞出來的爛攤子。」

    蕭艾完全聽不懂蕭梅的意思,腦袋裡亂成一片,這件血衣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她無法不追問下去,但蕭梅已經拒絕再與她溝通,只舉起雙手做投降狀。

    「就算是那件衣服只是件普通的T恤,難道妳也認不出那是誰的衣服嗎?這麼聽林浩講的話,那我走!妳就讓他去幫你解決這些事吧,我再也不要管妳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