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残影》第十九章

《双生残影》第十九章

回到旅馆时已经过了中午,柜台小姐起身递给她一张纸条,打开来是一个人名与电话,下面是警察局地址,柜台小姐说约莫二十分钟前有两位警察来访未果。

     萧艾忧虑地转过头看着身边的林浩,他出声安慰:「没事,应该就是查到钟彦良与妳的关系,所以想找妳厘清一些事情,若是二伯的事那应该会更正式一点的通知妳。」

    她听了仍然难掩不安,林浩看她这模样,不禁开口问:「需要我陪妳去吗?」,不过被萧艾拒绝。

    「你不是要去上班吗?我自己去就行了。」她说道。

    萧艾勉强牵动嘴角回应,拗不过她的坚持,林浩只好载她到警局门口后离去。她站在大门前,抬起头望着这栋连接市政府办公室的巍峨建筑,是这里少有的巴洛克风格,在奉阳这个纯朴地方显得特别突兀。

    她仰望一会儿之后正准备爬上阶梯,冷不防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肩膀。

    「萧梅!」萧艾回过身后忍不住一阵惊呼。

    「妳是要吓死我吗?怎么会跑来这里。」

    「我不放心妳一个人应讯,所以过来陪妳。」萧梅笑着说。

    萧艾看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紧身皮外套,上面装饰大大小小铆钉,更显出她的任性不羁,瞥了她一眼后拾阶而上:「妳放心,林浩说应该只是询问而不是讯问。」

    「林浩!林浩!林浩!」

    萧梅往地上用力啐了一口,「妳现在这么听林浩的话吗?别忘了他可是有老婆的人。」

    「只是未婚妻……

    萧艾嗫嚅地纠正妹妹,那声音心虚而毫无自信,果然被萧梅挥手打断,斥责自己的姊姊:「有什么差别?妳以为他会为了妳解除婚约吗?在这小城市里谁敢做出背离众人眼光和舆论的事?除非他不想再待下去!」

    虽然知道妹妹说的全是事实,可是她宁可选择忽略问题也不愿面对,于是头也不回地爬上阶梯,萧梅在后面追上来,忍不住抱怨:「才说妳两句就生气,我可是为了妳好。」

    「我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

    萧艾赌气,她被妹妹惹得有些恼怒,萧梅见状冷哼一声:「现在有林浩了就这种态度,也不想想从小到大我帮你收拾多少烂摊子。」

    萧艾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妹妹:「我做了什么需要妳收拾的事?」

    萧梅摊开手,耸著肩无所谓地回答,「就等有天妳想起来,看妳敢不敢跟林浩全盘托出,就看他知道后还会不会继续爱妳囉。」

    萧艾正要继续再追问,一位盘著发的年轻女警发现她。

    「请问有什么事!」客气而不带感情地问,萧艾赶紧自口袋里拿出字条,「我找一位林弘毅警官。」她说。

    「我就是。」像是早就知道萧艾会有的反应,女警对她露出微微一笑。

    「蛤?」

    萧艾完全没想到拥有如此阳刚的名字竟然会是一位女性,而且还长得如此清秀,她愣在那儿好一会儿不知如何继续,还是林弘毅主动问道:「妳是萧艾小姐吗?」

    于是赶紧点头随着林警官到她的办公室,里面另外还有几位警察在办公,她为萧艾拉开椅子,「不要拘束,请坐。」

    即使林浩认为是警方是为了钟彦良的事才会找她,但坐在这里仍让人感到莫名紧张,她回过头发现萧梅正站在她身后,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结果真如林浩所料,林弘一先简略告知钟彦良落足身亡之事,接下来仅仅只问了些钟彦良的生活状况还有人际关系以及为了何事来到奉阳,最后何时离开。

    「所以你们闹分手之后他就离开旅馆,直接去车站搭车准备回新城吗?」

    林警官问道,她锐利的眼光让萧艾迟疑了一下后才点头,萧梅就站在身后两手搭在她肩膀上,她完全没有想要撒谎,既然钟彦良是自己落轨,就没必要多提妹妹追到车站给钱一事,以免横生枝节。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林警官将卷宗拢好后说道,她看着面前这个柔弱女函,心想目前调查进度是从车站调阅的录影带以及在场目击者的供词都显示当时死者是自己冲下月台,或许真的只是因为一时情绪失控。

    「对了!」想了想她又唤住萧艾,「妳二伯萧冠泰的案子目前仍在侦办中,请家属放心,不过

    林弘毅这句话讲到最后让萧艾心脏窜了一下,脑袋里浮现出那件血衣,不禁紧盯着对方,不过林弘毅并不是要提这事,她面带笑容但眼神流露出冰冷,「妳回来才不过一星期,奉阳这里就接二连三出事,等这些事告一段落后,希望妳可以结束在这里的行程。」

    「对不起

    萧艾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道歉,是为了这两人的死?还是因为自己让奉阳招来厄运?虽然林弘毅没说穿,但萧艾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被当成是外人般不被欢迎,所谓的故乡也早已经变成异乡。

    等她站起身走到楼梯时,萧梅瞪着她、用力吐气:「妳真的太没用了,什么叫奉阳在妳来之后接二连三出事?最好这里之前从来没出过任何事!」

    萧梅不停地挥舞着手作势抗议,萧艾赶紧使了个眼色要她安静些,「这里是警局耶,不要再闹了,眼下最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要无事又挑起事端。」

    「我抗议!」

    萧梅气呼呼地无法自制,她大声嚷嚷:「我要抗议她有成见,抗议她把自己的无能全推到妳身上,明明就是她们不愿多花力气侦办,存心想草率结案,这就是人民的保母,简直可笑到了极点。」

    萧梅越说越离谱,萧艾赶紧摀住她嘴将人拉走,「妳到底再胡闹些什么啊!老是喜欢这样无端惹事上身」她也忍不住动气低嚷着。

    回到旅馆时萧梅仍然余气未消,对着姊姊撒泼,「妳就是个性如此软弱才让我老是在做收尾的工作。」

    这已经是萧艾第二次听到萧梅提到为她收拾善后,她连声追问这话的意思,萧梅不耐烦的说,「不然妳以为别人为什么都没没发现我们的祕密!」

    萧艾受不了萧梅不把事情说清楚的态度,忍不住提高音量问:「什么秘密?」

    但萧梅并不直接回答这问题,她蹲在地上拉开钟彦良的行李袋,在里头胡乱翻找,「那件血衣呢?妳交给警方了吗?」她转过头问。

    萧艾摇头,「我交给林浩去做检验。」

    「我的天啊!妳是笨蛋吗!」

    萧梅已经气到口不择言,她不懂姊姊把血衣拿去做检验干什么?更夸张的是林浩居然也会答应做这种离谱的事,她不耐烦的解释:「不用大脑思考也知道要把血衣拿给警察,不然我干嘛塞进钟彦良的袋子里!目的就是要把这事推给死人啊。」

    「萧梅!妳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忍不住大声尖叫,满脸惊骇看着自己的妹妹,但萧梅只是带着诡异的冷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在帮妳收拾妳搞出来的烂摊子。」

    萧艾完全听不懂萧梅的意思,脑袋里乱成一片,这件血衣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她无法不追问下去,但萧梅已经拒绝再与她沟通,只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就算是那件衣服只是件普通的T恤,难道妳也认不出那是谁的衣服吗?这么听林浩讲的话,那我走!妳就让他去帮你解决这些事吧,我再也不要管妳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发布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