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二章

《雙生殘影》第十二章

從年輕時就一直保持離群索居的蕭冠泰,被鎮上的人取了個怪老頭的綽號,甚至還有多話的人傳他得了怪病所以才躲起來,不過他絲毫不以為意,本來就討厭與人交往,讓這些謠言瘋傳反而不會受人打擾,

 

只是,自從蕭艾來拜訪過他之後,不知道為何心裡總是惴惴不安,但若真要說出哪裡不對勁,卻又好像說不上來。

 

「到底是哪裡覺得不太對勁啊…」

 

他蹲在浴室幫大毛洗澡時,喃喃自語著,抬起頭問牠對這件事的想法,但這隻黑狗除了對著他狂吐舌頭哈氣外,從它熱切的眼神中也看不出什麼答案。

 

「算了,問你還不如問三毛,牠是你們裡面最聰明的,你成天就只會吃。」

 

蕭冠泰『呿』的一聲,大毛則是更熱烈的搖著尾巴,絲毫不在意被三毛比下去。

 

八年前那樁命案發生後,所有的親朋好友全和邱玉霞斷絕關係,這件事後來也成為眾人禁忌的話題,沒有人認為她是無辜的,不但認為這牢坐得不冤甚至還有不少人主張應該加重刑責。

 

只有他隱隱覺得不對勁,那詭異的氣味讓他好長一段時間寢食難安,只是當時他在家族的壓力下選擇撒手不管,如今,那氣味又再次縈繞他的周圍,刺激他敏感的神經。

 

還能再坐視不管嗎?蕭冠泰心理矛盾著,他向來拒絕任何一切與人有關的事物,寧可獨善其身也不願沾染塵事,總覺得人的世界太複雜,還不如養條狗來的單純,至少狗是絕對不會害人,但人若要害起人來可是會害死人的。

 

「說起來你們應該也喜歡這個孩子,不然怎麼不會對她兇呢,就跟拔拔我一樣,拔拔不是孤僻,只是不喜歡跟磁場不對的人打交道,你們說,對吧!」

 

他瞇起眼幫大毛沖水,嘴裡不曾停歇,「這樣你們就會知道昨天我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有多麼心疼了。」

 

沖完水他拿塊布將狗簡單擦拭幾下,然後放它到院子裡曬太陽,然後轉過頭叫了二毛,二毛一聽見立刻自己走進廁所,蕭冠泰蹲下來正準備繼續洗第二隻時,手裡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不成!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才行。」

 

他拍拍二毛的頭後站起身,「你最乖,今天先不幫你洗了。」

 

透過浴室牆上那扇小窗,蕭冠泰直望向天際,皺起眉頭思索一陣後下定決心:「看來應該去醫院走一趟才行。」

 

他回過頭看著三毛,也正乖乖走到浴室門口趴著,和主人的眼神對上後開」狂搖尾巴,他撫摸兩隻狗的背脊,「明天再幫你們兩個洗澡,待會拔拔有事情要出門一下,妳們要乖乖顧家喔。」

 

他往臥室方向邊走邊脫掉濕透的汗衫時對著狗說話。換上件乾淨的襯衫,把鐵門鎖上後蕭冠泰瞇起眼看看四周,夏日的豔陽佔據了半個天空,他忍不住抱怨這天氣,還沒十一點就熱成這樣,等到八、九月時不就更嚇人。

 

等他的眼睛適應了這銀白色強光之後,看到不遠處一縷縷灰煙在天邊升起,那是田裡燃燒稻草所產生的煙霧,他想了一下轉過身打開門,再次受到三隻狗熱烈的歡迎,幾乎將他撲倒在地。

 

「去去去!不要來煩我做事。」

 

蕭冠泰把狗推開,來來回回拿幾條毛巾,擰濕後將門窗縫隙塞實,免得稻草灰滲進家裡到時就難清理,有一回就是忘記,結果家裡清了三四遍仍然擦不乾淨,幸好現在農家已經不太會這樣做,不過偶而還是會碰上一回。

 

為了這事耽擱了一點時間,出門前三隻狗又纏住他不放,逼到最後非得拿些肉骨安撫牠們才能脫身。他加快腳步往省道走去,通往城裡的公車每半小時才來一班,看著柏油路面冒著煙,像果凍一樣晃動,心想若沒趕上這輛車恐怕就要在在這酷熱的天氣下再熬上半個小時,要他出門已經是萬不得已之事,再這麼折騰下去那可真會要了他這條老命。

 

幸好沒多久就見公車像在流動的柏油路上緩緩划行而來,他踏上階踏時發覺司機正睜大眼睛瞧著自己,隨意揮個手算是打過招呼,他便直接往最後一排走去,坐定後假裝沒看見前頭幾個婆婆媽媽正竊竊私語。

 

小地方就是這樣,每個人與人之間多少都沾得上一點關係,往前追個幾代,這人不是你的親戚就是他的家族中有人是你的親戚,搞得不打招呼也不行,大家簡直都像自己的家人一樣極度關心彼此的私生活,就算是在背後嚼舌根,那音量也是小到剛好可以給當事人聽見,根本毫無顧忌,這就是他不愛與人打交道的原因之一。

 

「真的是太累人了。」他心裡嘀咕著。

 

 

好不容易捱到了醫院,在服務台跟值班小姐雞同鴨講了老半天,最後終於搞清楚邱玉霞的病房號碼,在電梯開啟時他低頭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證件,深深吸了一口氣。

 

他不知道自己來這裡到底能改變的了什麼,只是有種預感,他若再默不作聲肯定會出大事。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