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六章

《雙生殘影》第十六章

「妳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鍾彥良低吼著,他問蕭艾這是到底怎麼一回事,蕭艾瞪了妹妹一眼不敢回答,這讓蕭梅忍不住又出聲,「就是你跟我姊的初戀男友相比,根本只是個渣男、自私自利的寄生蟲!」

    鍾彥良濃密頭髮下的脖子轉成磚紅色,他難堪地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伸出手推了蕭梅一把,蕭梅一個站不穩便跌坐在地上,蕭艾趕緊蹲下來攙扶,鍾彥良顫著聲指著蕭艾:「妳!妳到底是誰!」

    「我是誰?我是蕭艾啊!」

    「不!妳不是!我已經不認識妳了!」

    鍾彥良猛抓著自己的頭髮,大吼一聲立刻轉身衝出房間,蕭艾愣了一會兒才驚醒,趕緊起身要追出去,蕭梅這時一隻手攔住她。

    「我去找他回來,這時候妳講什麼他都聽不下去。」

    蕭艾猛搖頭,她深怕這小妮子會火上加油,把事情越搞越糟,但在蕭梅再三保證與堅持之下,她只好點頭讓妹妹去找鍾彥良。

    關上門後她全身無力地坐在椅子上歇息,貧賤夫妻百事哀,一想到男友居然連來看她的車錢都必須找朋友湊,那股辛酸完全無法言喻。

    她仰起頭將剩餘的眼淚硬是留在眼眶裡,闔上眼想讓自己沉澱,但腦袋就是不聽指揮,胡思亂想一陣子,好不容易捱到蕭梅回來,她立刻站起身。

    「彥良呢?」她探頭往門的方向張望,不過蕭梅身後並沒有別人。

    「他回新城去了。」蕭梅聳聳肩,無所謂地回答。

    「怎麼可能!」

    蕭艾說著,也不知道自己地底是鬆了口氣還是失望,她指了牆邊的旅行袋,這是方才鍾彥良盛怒之下扔在那兒,「他的行李還在這裡,怎麼可能會回去。」

    ……

    蕭梅停頓了許久才面有難色地開了口:「我給了他一筆錢,要他永遠不要再接近妳。」

    「什麼!」

    蕭艾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蕭梅怎麼可以不經過她的允許就擅自做主,原來她堅持要去找鍾彥良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蕭艾怔了一會兒後拉住妹妹的臂膀直問道:「他收了嗎?妳老實告訴我,彥良真的有把錢收下嗎?」

    蕭妹不回應只點了個頭,蕭艾忍不住倒退幾步,那淚水終於落了下來,原來真的還是錢比較重要……

    她失神地喃喃自語著,雖然心裡對彥良頗多抱怨,可是畢竟在一起兩年多了,這麼長的時間對他而言竟然一點意義也沒有,這兩年難道毫無值得眷戀的地方嗎?

    蕭梅看她這樣子,安慰她不要再眷戀了,這時不分手更待何時?總不希望拖到彼此憎恨對方才甘心放手吧,到那地步剩的就只有痛苦不堪的怨懟。

    「那他的行李怎麼辦?」蕭艾落寞地指了那只旅行袋。

    「他叫我們扔了,反正他現在有錢可以再買新的。」

    對鍾彥良而言,也許拋棄她就跟扔掉行李一樣,簡單毫不費力,蕭艾愣了許久,最後嘆了口氣、彎下腰慢慢地拉開旅行袋拉鍊。

    「妳幹嘛?」蕭梅好奇問道。

    「不管這些衣物還要不要,我還是幫他整理一下寄回去,畢竟都是花錢買的。」

    蕭艾默默地替鍾彥良收拾東西,這舉動惹得蕭梅極度不滿,「都分手了還搞這事幹嘛!妳可以有個性一點嗎?」她不停嚷嚷著。

    蕭梅受不了蕭艾的個性,『哼』的一聲坐到椅子上,這時斜眼一瞄,突然發現蕭艾的動作停頓下來,直愣愣地盯著行李袋裡面瞧。

    「怎麼了?」

    蕭艾半天說不出話來,蕭梅看出不對勁,走過去把整個袋子倒過來,裡面的東西稀哩嘩啦全部落到地上。

    「啊!」

     這下連蕭梅都發不出聲音,四隻眼睛全盯著其中一件衣服,上面沾滿了暗紅色污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兩姊妹交換了驚恐的眼色,蕭梅先開了口,蕭艾搖搖頭問妹妹:「彥良人呢?」

    「拿了錢當然馬上離開這城鎮啊。」蕭梅又露出不屑的表情,「妳都沒看見他跑得有多快。」

    蕭艾沉默了一會兒後低聲問:「妳覺得這衣服上沾染的是什麼?」

    「我怎麼會知道!」

    蕭梅把衣服攤開來,透過檯燈的光線左右仔細瞧,蹙起眉頭說話,「這種事我就不敢亂講話了,好像是『那個』,但又好像不是也許是別的……

    這話把蕭艾搞得更煩燥,她急著開口,「你說的這個、那個到底是什麼啦!平常講話直接了當,現在卻又說得不明不白!」

    「唉喲!」

    蕭梅踱了一下腳,好沒氣地接話,「你當我是萬能博士還是醫生啊,我怎麼會知道這暗紅色的污漬是什麼。」

    不清楚蕭梅是不是特意提到醫生,不過這卻讓蕭艾冷靜起來,她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幫她,想到這裡蕭艾先藉故將妹妹支使出去後,才拿起擱在桌上的手機。

    林浩剛踏上報社大門階梯,口袋就響起音樂,他看了一眼手機上陌生的號碼直覺地先颦起劍眉,隨後才想起是蕭艾,自從給過她這個號碼之後,從未曾接到半通來電,這時突如其然的聯繫必定出了什麼事,他馬上轉身朝車子方向走去,邊走邊接聽電話。

    「我是蕭艾。」

    聽到另一頭的聲音,林浩強忍住內心悸動,冷靜地問:「發生什麼事了?」

    ……

    電話那頭遲疑了一下後才再出聲,「電話裡很難解釋清楚,可以麻煩你來一趟嗎。」

    「我馬上到。」

    林浩闔上手機後立刻驅車前往旅館,一路上不停揣度蕭艾找他的原因,結論不管為何,肯定是她無法解決的問題。

    打開門時瞧見蕭艾異樣的臉色,遂開口說:「剛剛路上塞車所以耽誤點時間。」他先道了歉。

    蕭艾靜默不語只凝視著地上,她指著那個行李袋還有散亂一地的衣物,林浩不解地走過去,發現袋口是張開的,裡面什麼也沒有,目光移向一旁,發現地上有東西吸引他的注意力。

    「這

    林浩比她們姊妹倆更有警覺性,他自襯衫胸裡袋抽出一枝筆,用筆尖挑起那件衣服,仔細端詳一會兒後問:「這是誰的襯衫?」

    蕭艾看了他一眼之後才訕訕地回答,「是我男男朋友的

    林浩一怔,原來蕭艾真的有男友,之前還以為只是逞強賭氣所說的謊言,結果完全是自己自作多情,實在有夠糗。蕭艾見他臉色知道這人心裏在想些什麼,連忙解釋自己直到今天才見到他,而且吵完架他就離開了。

    「你們吵架了?」林浩語氣中帶著些許的不可置信與期待。

    「我們分手了,他丟下這個旅行袋在這兒便離開。」蕭艾簡單回應,不願再扯蕭梅出來讓這件事更加混亂。

    林浩聽完深深皺起眉頭,依他的經驗判斷這衣服上所沾染的恐怕是血漬沒錯,只不過到底是誰的血或是動物的血恐怕就需要進一步化驗才會有答案。

    他不想在答案出來之前先預設立場,但能形成如此大面積渲染的血量肯定不少,絕不會是小傷小事就能造成。

    「這件事最好是交由警方處理比較好。」

    ……

    蕭艾知道阻止林浩報警是件無理的要求,可是這件衣服出現在鍾彥良的袋子哩,無論如何都拖不了關係,這又是她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於是勉強牽動嘴角,用近乎哀求的口吻徵求林浩的意見。

    「我們可以先化驗這到底是什麼再報警好嗎?」蕭艾輕聲說著,「說不定只是動物的血漬,那就不需要驚動警方。」她說。

    林浩不是不了解蕭艾的想法,若非需要他私下處理這事可能也不會找他過來,同樣的,要不是她,自己早就通知警方了。這已經不是理不理智的問題,而是他完全無法拒絕她的請求,掙扎了一會兒後才點了頭。

    「你說他準備去哪?」他沉聲問道。

    「搭火車回新城吧。」

    「嗯

    如果查出是人類的血跡時再報警,希望還來得及逮到人,否則他和蕭艾不免吃上官司,他嘆了口氣說道,「希望妳懂自己在作什麼。」

    「嗯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