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四章

《雙生殘影》第十四章

醒來時發覺蕭梅早已不見蹤影,這個妹妹總是恣意妄為,她已經慢慢習慣蕭梅這種不按常理的舉止,等了一會兒也不見人回來,為了避免耽誤回新城的行程,她決定立刻去找二伯,出門前她先撥了個電話給鍾彥良。

    「是我」蕭艾先開了口。

    「恩

    男友的反應並不如她想像中盛怒,蕭艾放下懸在半空中的心,平靜的說:「我待會去找二伯,拿回我爸爸的遺物之後就搭車回去。」

    「一路上小心。」

    男友停頓了許久,久到蕭艾誤以為話筒那頭已經切斷了電話,好不容易又聽到聲音響起:「其實我不是真的要給妳壓力,只是妳不在家我的心會慌。」

    這或許已經是男友嘴裡所能吐出最大的愛意表現了吧,蕭艾心裡想著,現在覺得像之前的日子也沒甚麼不好,與林浩那段本來就屬於過去,就讓它繼續留在回憶裡吧。

    「我很快就回到家

    蕭艾噙著淚,試圖不讓對方聽出她的脆弱,男友總認為她堅強可依靠,事實上蕭艾從不這麼認為,相反的,她內心十分脆弱,脆弱的像蒲公英,任風一吹便魂飛魄散。

    出門時已接近傍晚,不她在旅館門前接連招了幾輛計程車,每一輛聽到要去那麼偏遠的地方全都拒載,蕭艾只好繼續往前走,好不容易看到樹下停靠一輛,她從車窗往內瞧,一位頭髮灰白的中年司機正坐在車內打盹,她敲了敲玻璃,那司機揉了揉眼睛,發覺是要搭車客人立刻展開笑容,在談了一個彼此都覺得還算滿意的價錢後便發動引擎。

    「小姐,妳不是這裡的人吧?」

    一路上司機找話題聊,只是第一句就考倒她了,蕭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哪裡人,司機見她悶不吭聲還以為這話得罪了人,趕忙接著說,因為她的氣質很好,實在不像鄉下女孩。

    不知道為何司機這番話讓她腦袋裡出現吳湘玲穿那件圓點洋裝的畫面,「鄉下女孩很純真可愛。」她說。

    這話惹得司機哈哈大笑,他從後視鏡看了蕭艾一眼,開朗的說,他女兒今年十八歲,明明他覺得很可愛,可是女兒整天不敢吃東西說要減肥。

    「妳看她身高一百五十五公分才六十公斤,根本一點都不胖。」

     說完遞一張年輕女孩的照片過來,她瞧這女孩五官也算端正還有可愛的小虎牙,在學校應該頗受歡迎。

    「你女兒真的很可愛。」話才剛說完車子就停頓下來,蕭艾抬起頭,原來已經到橋邊。

    「小姐需要我這邊等妳嗎?不然待會出來可能會叫不到車回去喔。」

    看了一眼天際的紅霞,蕭艾謝過司機的好心,她先預留下車資後一個人走過水泥石板,也不知道從哪借來的膽量,讓她毫不猶豫地穿過雜草堆中的小徑。

    只是越走心越覺得不大對勁,這條路的確是荒涼,上回就已經領略過了,但這次不是因獨自行走而感到侷促不安,她說不上那種心頭發毛的古怪感受。

    一路走走停停,不斷回頭張望,花了一點時間終於走到要轉上坡的小平地,這時她突然驚覺。

    「啊!」蕭艾心臟猛然抽蓄一下。

    狗叫聲!那天大老遠就聽見二伯飼養的那三隻黑狗狂吠,現在她都走到這邊了,居然沒聽見任何聲響。

    一種不祥的感覺自心底油然生出,蕭艾加快腳步走到鐵門前,死命按著電鈴也沒人出來應門,她躊躇了一下後用手輕輕觸碰,只聽見『刮』一聲,門直接被推開但仍不見那三隻大狗的身影。

    整個空間安靜迫人,蕭艾直覺地想往後逃,但兩隻腳像被釘在地上無法挪動半步,撫著胸口猛喘息直到有勇氣踏進屋裡。

    顫著兩條腿慢慢往前移動,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直衝腦門,走進客廳蕭艾被眼前的景象完全震懾住,她幾乎忘記呼吸直到喘不過氣,腿一軟跌坐在地上乾嘔不止,淚水順著臉頰潰堤。

    客廳牆上宛如一幅潑墨畫,深淺濃淡潑灑在牆面,只是畫作的顏色不是墨黑而是艷紅,怵目驚心的鮮紅血色。

    時間完全暫停在此刻,蕭艾癱坐在客廳門口往內望,二伯仰臥在那片牆下,一隻手僵撫自己的脖子,鮮血自手指縫間倘流而出,整個胸膛被自己的血浸濕,她忍不住放聲尖叫,二伯的眼珠子被人挖出來,有一顆滾到大門邊,那眼珠子像死魚般正瞪著蕭艾。。

    蕭艾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直到聽見司機在門外高聲喊:「小姐,妳還在裡面嗎?我聞到濃濃的瓦斯味耶,妳快點出來。」

    聽到司機的呼喊她奮力想起身,但試了幾次完全爬不起來,司機在鐵門外喊了幾聲見屋內沒反應便探頭察看,這一看不得了,先是看到蕭艾癱在大門的門檻上,想過去扶她起身時,連自己都屋內的景象嚇得連跌好幾步。

    「我的觀音菩薩!我的老天爺啊,我的媽啊!」

    蕭艾只來得及叫他快報警之後便昏厥過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