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十章

《雙生殘影》第十章

蕭艾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旅館,躺在床上陷入了無淵的深夢,感覺時間並不長,但醒來時房間一片漆黑,頓時失去時間感,直到眼睛適應周遭這一切後,才發現厚重的窗簾縫中透出一絲昏暗的光暈,走過去拉開布簾,看到太陽像顆鴨蛋的卵黃正掛在火車站旗桿尖頂上,緩緩往地平面落下去,她覺得胸口悶悶地便又回到床上。

 

「妳終於醒了。」

 

在黑暗深處突然而來的聲想讓蕭艾嚇得從床上跳下來,發覺蕭梅正盤腿坐在靠窗座椅上,而她剛剛竟然沒有發現,下意識緊緊抓著被單遮住胸口,抖著聲音問:「妳…妳怎麼進來的?」

 

「妳是以為見到鬼還是惡霸啊,居然嚇成這樣!」

 

蕭梅啐了一口,「妳這個大小姐知道自己房間門沒關嗎?我進來就看見妳睡得不省人事,真的被壞人強暴恐怕也渾然不知。」

 

「妳…我…遇上壞事怎麼可能會沒知覺…」

 

蕭艾脹紅了臉抗議,蕭梅露出詭異的笑容,饒富趣味地看著她,「早就不是處女了居然還如此羞赧,難怪男人都會喜歡上妳。」

 

聽到話講得如此直白,蕭艾更是瞪大眼睛看著對方,蕭梅把手一擺整個身子往蕭艾旁邊躺下去,「反正這是妳跟男友還有林浩之間的事,我才懶得管勒,妳自已小心不要玩出問題就好,我可沒辦法保護妳一輩子。」她說。

 

沒想到蕭梅對她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她心虛地找話題轉移注意力,「妳來找我有甚麼事?」

 

蕭梅立刻從床上跳起身,她像是隨口提起的問蕭艾:「妳今天又去看媽媽啦?她跟妳說些什麼?」

 

母親最後那番話閃過蕭艾腦海裡,自然是不敢告訴她母親所講的話,只反問為何到現在還不去探望母親,蕭梅無所謂地聳聳肩,「本來以為她最愛我,每次爸爸要毆打驅趕我時,媽媽總會護著我不讓爸爸傷害到我。」

 

 

按耐住極欲爭辯的念頭,蕭艾繼續問:「既然知道母親愛妳,那更應該去看她,不是嗎?」

 

聽完蕭梅又聳一次肩膀,這次動作更大,「是媽媽要我快逃,永遠不要再回來這裡的啊,去看她不就被發現我跑回來了,我一定會被她罵死啦。」

 

蕭艾一陣錯愕,母親為何不讓妹妹回來?難道是因為她放火燒了老家的關係?可是仔細想想也不太對,算算時間那時母親早已被拘留,又如何能夠跟妹妹聯繫,肯定不是為了這件事,莫非還有更重大的原因…

 

她看了對方一眼,用力把這想法甩出腦外,蕭梅自然不知道她所想的事,站起身直嚷嚷著,「我的好姊姊快點請我吃飯吧,肚子要餓扁了。」

 

蕭艾在蕭梅不斷催促下也只好起身換件衣服,走出旅館她站在馬路邊四處張望,多年沒回來已經如同異鄉,放眼望去整條街雖然招牌林立,但反而讓人不知該去哪家店吃飯才好,蕭梅剛剛不知道溜去那裡,現在又突然跑來攬著她的手臂。

 

「走吧,剛剛去跟櫃台小姐打聽好了,不過這邊的人報路還真是有趣,她說就在前頭有個環型廣場,廣場中間有一個偉人的銅像,順著偉人右手指的方向走,過了第二個紅綠燈左轉後下一個巷子再右轉,那裏有一家好吃的日本拉麵店。」

 

又是銅像又是左轉右轉的,蕭艾被搞得昏頭昏腦,只任由蕭梅帶著她往廣場走去,一路上感覺不少注目的眼神,潛意識低下頭去,蕭梅低喝一聲:「妳在幹嘛!」

 

蕭艾抬頭看了周遭一眼又立刻垂下眼簾,「我覺得他們認識我們,知道咱們父母的事。」

 

「吼!」

 

蕭梅用力往蕭艾肩頭拍下去,「我怎麼就是覺得是因為我長得太美才被注意呢。」

 

蕭艾失聲笑了出來,蕭梅的自我感覺真是良好,不過她細細打量眼前的妹妹,蕭梅還真的少見的美女,並不是說五官有多麼細緻,而是配在一塊兒就有說不出的協調,渾身散發出的自信感更是自己所缺乏的。

 

只是,那片陰霾還是重重地壓得她喘不過氣,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母親說自己的女兒是惡魔……。

 

 

還沒走到拉麵店就見到長長的排隊人龍,看來櫃台小姐所言不假,姊妹倆也走到人群中,店裡的伙計先發給排隊的人每人一張菜單,點好餐後他再給一個號碼牌,她們看著菜單仔細討論,突然蕭梅推了一下她的肩膀。

 

「哎呀,是林浩耶…」

 

聽到這名字蕭艾猛然抬起頭,正好撞見對方也來這家麵店,她展開笑顏卻發現林浩一臉尷尬,往他左邊瞧去,一個女人正和他十指緊扣,不知道為何她覺得尷尬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吃味,回過頭要找蕭梅,這傢伙不知道人又跑那兒去,她咬了咬下唇,硬著頭皮打招呼。

 

「怎麼這麼巧?」

 

蕭艾盡力露出最燦爛的笑容,燦爛到連自己都覺得有些頭皮發麻了。

 

「是啊。」

 

不知道是不是都同樣想起車上那個吻,兩人之間流動著不尋常的氛圍,林浩勉強扯著嘴角,為蕭艾介紹身旁身穿圓點洋裝,身材略為豐滿的女性,「這位是吳湘玲。」

 

他頓了一下接著說:「她是我未婚妻。」說完不自覺的地清清喉嚨。

 

早就猜到的答案,那天吳湘玲從車窗探出頭時曾有過驚鴻一瞥,因此當聽到林浩親口說出來時自然臉上的笑容也不會減損半分,「那天在火車站我們見過面。」她微笑說著。

 

不過當她看到吳湘玲那雙眼時卻愣住了,一雙張著哀怨與妒意的眼睛定定地望著蕭艾,她顫著抖,覺得對方早就知道自己的存在,心虛地趕緊握著這人的手,介紹自己與她未婚夫高中時的朋友,離開故鄉八年直到前幾天才再次回到這裡。

 

不過吳湘玲的臉色依然沒有好轉,這下連林浩都覺得尷尬起來,蕭艾牙一咬趕緊再出聲。

 

「旁邊這位是我未婚夫……」

 

蕭艾說完略帶誇張地張望一下四周,用責備的口氣:「他這個人就是沒耐性,剛剛才直喊餓這會兒又不知道跑去哪裡逛了。」

 

說完又開始懊惱自己的好強,為了增加這話的說服力,她舉起手招呼伙計過來,「我這兩碗拉麵改成外帶好了。」說完將單子遞給對方。

 

接著三個人又處於詭異的氣氛之中,最後倒是吳湘玲先打破僵局,「我常聽林浩提起妳…」

 

蕭艾打著哈哈,眼睛直盯著自己腳上那雙鞋,她發現左腳的鞋尖磨出灰白色的擦痕:「糟糕,一定都是在講我的壞話。」

 

吳湘玲正欲再開口,店裡伙計提了麵走過來,蕭艾趕緊付了錢離開隊伍,「我要先去找人了,有空大家再聊。」

 

蕭艾不敢再多待一秒鐘,悶著頭加快腳步直到彎過街角才敢停歇,心理懊惱怎麼會這麼巧遇上他們,但這個鎮就這麼丁點大,會遇上也是極為正常的事。

 

「妳真的很沒有用耶。」

 

不知道何時蕭梅竟然佇立在街角等她,她心中頗感不快,提高音調:「剛剛妳到底是跑去哪裡了,我一個人多麼尷尬妳知道嗎!」

 

「奇怪了,人家男女朋友出來吃個麵,妳是在尷尬個什麼勁啊!」

 

蕭梅嘲弄著,惹得蕭艾整個臉沉下來,妹妹連忙搖手,「喂!妳可不要遷怒到我身上喔。」

 

她見蕭艾不搭理只好自顧自地又說:「其實我懂妳矛盾的心情啦,一個是現在的男友,另一個是初戀男友,很難不擺在一塊比較。」

 

蕭梅把手搭在姊姊肩上,「我相信林浩也是同樣的心情。」她說。

 

「所以,」

 

她對蕭艾眨了眨眼,壓低嗓子繼續說道:「我故意不在場,這樣妳才能掰說未婚夫跟妳一起,這樣就能板回一城。」

 

蕭艾聽了啞然無語,當時她只是想避免尷尬並不是為了要輸贏什麼,不認為自己是因為被蕭梅看透而沉默。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