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奇隊長》女權主義甦醒之際,不要放棄男人的冷笑話

《驚奇隊長》女權主義甦醒之際,不要放棄男人的冷笑話

Marvel安排《驚奇隊長》在《復仇者聯盟4》前一個月上映,真的是完美接軌。去年看完《復仇者聯盟3》的影迷,早已帶著強烈的期盼等待下一集復仇者聯盟的上映。跟下一集故事關係極大的神祕英雄「驚奇隊長」的個人電影先上映,當然要先看一看再接《復仇者聯盟4》啊!兩部電影相輔相成,一次大賣兩部電影,難怪比起2018在年頭單打獨鬥的《黑豹》,立刻就打敗它的票房紀錄了。

為了帶著觀眾回溯驚奇隊長的故事,電影裡一直用很巧妙的方式不斷提醒著觀眾,故事線所處的1995年代。從墜落在地球時,是在「百事達」的屋頂打出一個大洞開始、射爆的《魔鬼大地》看板、還有隨手拿起《太空先鋒》的DVD。電影不是就該用電影的流行歷史畫面,喚醒年代的記憶啊!!(我就是那種雖然電影打上,1989年3月這種字幕,下一秒我就會立刻忘光的觀眾。)如果未來要講到這兩年的電影歷史,想必Netflix是這一個時代的代表。(百視達哭泣)90年代還有慢到不行的撥接網路、Game boy遊戲機、BB Call,隨處可見的遊戲機台。連離地球不遠的太空基地都有放,看來是真的很怕觀眾忘記這是那個年代。背景音樂,也會立刻跟《星際異攻隊》星爵所處的年代連結起來。畢竟星爵一直用「音樂」這個元素,來強烈的表達他的時代特色。

驚奇隊長Carol的角色安排,很明顯的想帶著女性主義的潮流。但對於角色建立的回憶片段顯得有點刻意與模糊,不斷的講述著周圍男性嘲笑與看低女性能力的成長回憶片段事件,還有與父親間模糊的惡劣關係,都顯得過於零碎而片面。現今所處的社會,女性所遇到的事件其實是更隱晦的暴力,其實就像是《關鍵少數》裡,黑人女性員工被規定必須到一千公尺外上廁所。但擁有的工作能力卻與「白人男性」員工相當,或是更優的詭異狀況,這是一種制度上的暴力。但驚奇隊長裡,想著墨的問題是ㄋ「在那個年代女生不被認可做大部分是男性專屬的事情」,像是打棒球、開賽車、從軍、當飛行員等。當所有片段被剪接在一起,卻又模糊交代事件內容,會顯得有點刻意在利用這些片段在塑造這部電影的女權主義,找不到它明確要伸張「女權」的哪個細微部分。或許是想要凸顯女性的判斷力與執行力是跟男性一樣的,但回憶片段都是體育關聯事件,會讓人覺得它想要宣示女生的體力不會輸給男性。但矛盾的是,Carol卻是因為擁有特殊的能量之後,才可以如此輕易地打敗男性角色,而較不是在於對抗制度與心理認知上的轉換。

但對於Carol敬重的關鍵人物Dr. Wendy Lawson飛行長官,安排女性角色演出,並且為重要研發計畫的主導者。卻是以非常自然的方式把已往電影裡男性擔任的職位轉換成女性,巧妙又蘊含意義。(想想復仇者聯盟1裡面所有懂科學的專家都是男生)。女性不再只淪為功能性或是插花的角色,同樣也可以是那些平常由男性擔任的職業角色,這個部分才把「伸張女性能力」更深層的體現出來。還有飛官好友Maria的單親家庭結構,不為這樣的家庭結構多做解釋,描述那只是社會下一個存在的常態現象,不需要以特別的眼光加以看待。拉入Carol的角色背景,重新定義「家人」的意義。從女性延伸到家庭,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對於家庭的定義,並不需要符合這個社會所給的框架,呼應著女生應該突破這個社會給女性的框架。

而與裘德洛(Jude Law)所飾演的克里人(Kree)羅格(Rogg)之間的默契與感情,也許有意無意在描述驚奇隊長Carol跟他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感。相較於電影裡的女性角色常常依附在男性的愛情裡,最後對裘德洛強烈的一擊,彷彿在示威著女生不是你們想像中的感情用事。但女生不感情用事變成一種反差,到頭來是否只是走進在刻板印象的死胡同呢?倒是Carol拔掉克里人裝在她脖子上的裝置,象徵擺脫父權或是社會既有的價值觀束縛,好好發揮妳原本的自己,是可以通用在所有性別上的。

相對的,片中屬於男生一來一往之間好笑的垃圾話幽默就減少很多,還有為了男性尊嚴的較勁,常常會出現的荒謬行為舉止。(這時會突然好懷念星爵跟東尼史塔克)。還好還有Samuel Jackson接手了幽默的所有部分,他在這部片的表現會讓人好喜歡,他跟橘貓是最佳二人組。最後,我必須說,女性主義絕對不是要放棄聽男人的那些幽默笑話。

 

「What’s up」

「Loading!」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