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終結戰》我是唯一的人類?

《AI終結戰》我是唯一的人類?

這是一部全為女性設定角色演出的電影,探討著AI、人類,母親、女兒之間的微妙議題。但比起AI人性的探討,其實更著重在母親與孩子所建構的原生家庭,面對社會衝擊的層面上,更用「母親」,如此強烈的家庭角色設定來凸顯。

在人類滅亡之後,被設定重新復育人類的AI機器人,開始在保護所裡培養了第一個胚胎「女兒」,隨著女兒的長大,所認知的世界都是由AI「母親」所構築出來的,母親告訴她,外面的世界受到感染而危險,她是人類滅亡之後所培育出唯一的人類,她們在保護所裡面很安全。一直到她所認知被感染的「外面世界」有一個還活著的女人在保護所的門口,出現了。

 

母親、女兒

整部片所有的角色都沒有名字,僅用「母親」、「女兒」等稱謂互相稱呼,巧妙的把屬於個體特色的「名字」去除掉。似乎想單純的探討人類、機器、母親之間的關聯。從「母親」培育出來的「女兒」,由AI母親傳授的知識下,在知識與道德認知,甚至是身體鍛鍊上都表現非常的優秀。但漸漸的,對於母親所架構的世界觀,產生了懷疑。因此當一個從外面世界的女性闖入了她跟母親的世界之後,直接強烈的瓦解了母親所告訴她的世界觀。母親跟女兒所在的保護所仿佛影射著我們的原生家庭,從小母親總是會灌輸小孩「家是最安全地方」的概念,外面的社會世界都是危險的。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所飾演闖入的女人,代表著原生家庭跟社會產生連接之後,對「女兒」所帶來的衝擊。一方面會相信這個外來者所描述的外面世界,一個可以藉由她的口中認識自己未曾認識的神秘世界。會去質疑、去忤逆原生家庭的規定,並藏匿自己的行為慾望,就像所有青少年時期會產生的行為模式一樣,在接觸到「社會」之後,對原生家庭的反動。

 

闖入的女人

代表外界「社會」的希拉蕊史旺,為「女兒」構築了一個美好的外界想像圖,引誘著她一步一步地跟著她踏出保護所。當女兒走出世界,面對了現實跟想像的落差時,她對這個引誘她走出來的女人感到異常氣憤。這個女人的角色就像聖經裡誘導亞當吃下蘋果的那條毒蛇,甚至可以指涉為任何的毒品與任何的慾望誘惑,也諷刺地講述了被過度保護的寶寶才會落入這樣的陷阱裡。「母親」擅自決定隱瞞世界的真相,更容易導致「女兒」被未知的世界所吸引。而在開頭女人不斷激動的指控AI「母親」機器人是可怕的殺人機器,對比著後來她攤開她的謊言時顯得格外的荒謬與諷刺。比起她口中控訴的殺人機器,她有情緒的人性行為,反而更顯得自私可怕。女人,也用著她自以為對女兒好的決定,以及參雜著更多自私情緒的行為,展現了另一種「母親」的可怕形象。希拉蕊史旺的表演張力在那幾段在醫護室情緒激動的橋段,讓人緊得屏住氣息。那一字一句對AI強而有力、情緒明確的指控,絕對會讓你忍不住全然相信她的說詞。

AI

女兒跟母親居住的保護所,整體使用冰冷的冷色調,銀色金屬調的床鋪、餐盤、教室、實驗室……,建構出AI冰冷無溫度的形象。唯有女兒的衣服使用強烈對比的紅色,在一堆鐵色空間裡凸顯出色彩的鮮豔感。以及所有她,人類,使用的私人東西才具有色彩與柔軟感。堆疊隱喻著AI跟人類相比,是沒有感情與溫度的機器。AI沒有情緒過度精算的機械腦袋,跟人類擁有太多私慾情緒的內在,對比起來,到底哪一個比較可怕?而AI是否真的無法懷有情緒呢?電影留下了一個開放式的解答。

 

獨立

而「女兒」最後甩開了兩種形式的「母親」,決定獨立用自己的力氣往未來走。不論是原生家庭給她的框架,抑或是社會對她的影響,她最後靠自己的決定獨立在這個世界上。這樣的人物特色,在她回答關於捨棄一個人救五個人的議題上,就展現出獨立思考的自我意識特質。這像是宣示著女性(或是任何個體),你也許會帶著原生家庭給你的價值觀,外加上這個社會指示你應該成為的框架,但兩者你都不需要遵照,你可以決定你想成為的個體。

 

章節目錄

共 37 篇章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