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 地震

Chapter3 地震

三個月來,我不給承諾的和福田交往著,我要福田帶我到每一個我和亞克曾經去過的地方,甚至希望福田講著亞克曾經說過的話,對我。

我知道,這樣對福田不公平,只不過,現在的我,暫時無法不偏激。

福田傻傻的,當了我心目中的替代品,但看起來,他甘之如飴。

這一天晚上,在我居住的老房子內,福田得到了和亞克一樣的待遇,我在床上,竭盡所能的讓福田歡愉,也許,我是說也許,在我心裏,福田開始漸漸的有了自己的存在,而不只是亞克的替代品。

「那我先走了…」福田輕輕的在我額頭上吻著,原因只在於他單親的老媽,不希望他沒有回家過夜。

「嗯……」我有那麼一絲的不捨,不知道是因為這老房子一個人住起來太寂寞,還是我真的開始對福田有了依戀。

我站在門口,看著福田牽著他的摩托車發動,沒多久,排氣管的聲音就消逝在遠方。

我打算走進屋內時,卻看到了玄關的櫃子上,放著福田的機器錶,應該是他先前脫衣服時放在這裏,忘了取走。

當我走到客廳時,忽然感到一陣暈眩,只不過兩秒過後,我赫然發覺,晃動的不是我的腦袋,而是整個地面,整座房子。

老舊的屋子實在禁不起這樣的晃動,更何況,這地震來得又快且急,瞬間搖晃的幅度已經大得超過我曾體驗過的經驗,我嚇得雙腿一軟跪坐在客廳內,只見天花板上的吊燈左右搖擺,餐桌上的食器也已經移位,東西落下破碎的聲音此起彼落,我雙手抱頭,嚇得完全不知所措。

就這樣歷時約莫一分鐘,那地震的強度,才逐漸的減弱,地面恢復平靜,我尚未抬頭,卻只聽到上方的吊燈左右搖晃的聲音。

我緩緩的抬頭,睜眼一看,果然客廳裏面的東西掉得滿地都是,玻璃碎片和牆上的壁畫早已經移位,還好看起來這房子還算堅固,似乎房子的結構,並沒有因此有什麼損壞。

正當我如此想的時候,忽然從房子內部傳出了一聲巨響,就像是一整片牆壁或是石頭落下的聲音。我趕緊循著聲音前去,一路走到了房子的最內側,那一間我原本怎麼轉都打不開的房間門把已經鬆壞,從半開的門縫裏面,透出了一陣一陣的煙霧,可以想見,剛才發出的巨響,從這房間裏面傳出。

我躡手躡腳的走到門邊,將那半掩的房間門推開,果然,裏面煙霧四起,一時之間我竟然什麼也看不見。

「咳…咳……」被灰塵嗆得直咳嗽的我,不停的用手揮舞著,好一會兒,總算灰塵逐漸散去,我看到了房間內的一角崩壞,那是個類似後門的地方,整個崩塌,就像是破了個洞似的,外面清新的空氣,從這破洞中陣陣沁來。

再沒多久,房內的灰塵逐漸落地,吸引我目光的,反而不是那個破洞的後門,而是這房間內的擺設。

雖然地板上有部分面積被落石給掩埋住了,但我還是可以從露在石堆外,地板上的圖案判斷,原本在這房內的地板上,有著什麼樣的圖騰。

那是六芒星。

房間牆壁的周圍,有著許多蠟燭沒燒完的痕跡,印象中,這就像是電影或是小說裏面提到的,女巫的房間。

不過這房間現在也已經崩壞,研究這些事情似乎也於事無補,我這時才開始注意起那個後門的大洞,因為我從來沒進來過這間房間,更別說這個後門是通往哪裡的了。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原本打算往後門的破洞走去,只不過往前踏了一步之後,距離後門的那個破洞的上方,竟然因為餘震又掉落了些許的石塊,嚇得我趕緊往後退,退出了這個房間。

整座老房子早就因為地震的緣故失去了各種照明的功能,我只好躡手躡腳的摸到了我的房間,一時之間找不到手機擺放的地方,我一邊摸著床緣,一邊爬到床上去,心裏只希望天趕緊亮,也禱告著福田沒有因為剛才的地震受到任何的傷害。

整個晚上就在我害怕與失眠的狀態下,終於渡過。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外面的陽光從窗戶透進來落在我的臉上,刺得我眼睛不適才不甘願地張開眼皮。

我一邊揉著眼睛,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趕緊從我的床下背包裏面,找出了我的手機,火速的撥給了福田。

「喂,你沒事吧?」我聽到電話那頭福田的聲音,我算是放了半顆心。

「我沒事呀…會有什麼事……」福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還在睡夢中。

「昨天晚上那麼大的地震,你都沒有感覺?」我問。

「地震?我們這邊沒有動靜呀…多娜,妳在說什麼呀?妳那邊有地震嗎?嚴重嗎?」福田不像是假裝的,這時他才意識到,我聲音裡面的恐懼。

「很大……房子幾乎都塌了一半……」我心有餘悸的說。

「不要怕…我現在過去,我現在過去…」福田的話沒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我抱著手機,心裡總算是有點欣慰。

有福田在,好像總是什麼事情都能安心點。

我盥洗了一番之後,走到玄關拿起了福田的機器錶,心裡想著,等等可要提醒他,不要又忘了帶回家。然後我想起了昨天那房間裡面的破洞。

我想,我總是要進去房間看看,到底損壞到什麼程度吧。

於是我又走到了那個原本神秘的小房間,房外的門早已經因為擠壓而平躺在地上,我走進房間,發現那個後門塌陷的小洞,已經變成相當的巨大。昨天晚上原本就打算走進去的念頭,在白天更是沒有恐懼的冒出了頭。

於是我走向前,看著後門破洞所透出來的陽光,我直覺,這不過就是一道通往房屋後面的後門罷了,但,我萬萬沒想到,因為走進這道門,會在我身上產生什麼樣的事情,會讓我對這輩子的感情,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Chapter4 重逢

我循著陽光走去,透過了那個大洞,我看見了房屋後面的景象。基本上,這一帶就是工廠林立,因此房屋前面和後面的景色,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

我稍微彎了腰,穿越過了破洞,看見了房屋後面的工廠,一棟一棟的林立著,我倒是沒有想到,這樣的工廠,竟然在這房子後面數目更多。

這時候的我,總覺得空氣中飄浮著某種不同的味道,我說不上來,是氣味,是毛細孔的感覺,還是什麼特別的元素,總之,從這破洞走出來的世界,讓我感覺有別於我原來居住的空間。

因為這個原因,我打算沿著房子邊緣走到前門,我心想,既然都已經出來了,就看看昨晚的地震,有沒有帶給這房子什麼嚴重的損傷吧。

一邊踩著水泥地,我一邊看著老房子的屋簷,眉頭,不自覺得皺了起來。的確,這房子是很老舊,這事情從我第一天住進來之後我就知道了,只不過,現在看這房子,竟然有種加速老化的感覺。難道說,地震,是會讓房屋老化的原因之一?

然而走到前門之後,我推翻了我的想法……

因為大門口的景象,竟然完全都改變了。我居住的房子雖然更老化了,但是外面的大馬路以及對面的建築物,卻都新的讓我傻眼,那不是一個晚上就可以蓋好的景象,那整片的建物,少說也要十幾年才有機會完工。

更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些房子,造型不但特別,前衛,就連建材,似乎都不是我印象中傳統房屋的建材,如果硬要我說一種形容詞的話,我只能說,那根本就是未來的設計物吧。

我身體有點發抖的往前走著,雖然說這種事情我在小說裏面看過,只不過,真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時,妳所產生的想像就又多出了更多。

有可能是,昨晚地震後,我已經睡了好幾十年,醒過來之後,就到了未來。也有可能是,我穿過了某個時空的破洞,來到了未來,也有可能的是,這一片佈景,都是電影公司的人搭起來的,只不過前幾天我回家的時候,沒有注意到罷了。

我沿著馬路走著,沿路看到的交通工具,流線的外型,完全的超乎了我的想像,我心中越來越肯定,我的某一個假設,沒有錯。

我到了未來。

只不過,不知道這是多久以後的世界。

在經過了某間醫院的大門之後,我聽到了砍閥樹木的聲音,從遠至近的傳來,隨著我腳步的前進,我看到了一個奇特的景象。

那是一個身穿白色衣服的老人家,拿著一把斧頭,死命的砍著一棵老樹。老人家的汗水,大把大把的甩著,似乎不把這棵樹砍倒誓不甘心的感覺。

就在最後一刻,老人家所砍下的深度,超過了老樹幹可以支撐的範圍時,大樹發出了哀鳴,這顆少說也有幾十年歷史的大樹,就這樣應聲倒下……

我在一旁看得傻了。

只不過,這樣的行為也惹來了醫院裡面的人員,男男女女的跑了出來。

「老先生,你不能這樣,我們回病房去……」醫護人員抓住了老先生的手,看起來,這位老先生是他們的病人。

「我沒事,不用抓我……」這時候老先生一把甩開了他身邊三四個人,站在一旁的我,才看清楚了老先生的長相。

那是亞克-曾經是我最愛的男人。雖然說歲月在他臉上留下了許多痕跡,但是從他的眼睛,鼻子,嘴巴等位置,我可以判斷,他就是亞克。

「亞克……」我叫了出來,醫護人員和老先生都看向了我這邊,每個人,似乎都很驚訝……

這反而讓我很驚訝……

不是亞克嗎……??我心中獨白著。

「小姐,請問,妳認識他……?」其中一名像是醫生的男人走了過來,開口問我。

「是,請問,難道他不是叫做亞克嗎?」畢竟如果這是未來的話,我自己也會有點懷疑。

「其實,我們並不知道這位老先生的名字,他是被送進來的,而他自己似乎不太記得自己的過去,也沒有任何親屬,因此如果小姐妳認得他的話,我想會對他的病情很有幫助的……」

「…原來如此…嗯嗯…我認識他……」我點了點頭。

「那…小姐,就麻煩妳等一下帶他回病房了,妳和他聊聊天,也許他會想起什麼……有問題的話,再來找我,我是梁醫生…」醫生說。

幾個醫護人員,在梁醫生的帶領之下,往醫院方面走去,而年老的亞克,看著我,那不是老人癡呆的模樣,他還是保有著年輕時期的帥氣,只不過,我並不知道,現在的他,是多大年紀……

「妳……認識我…?」亞克說。

「嗯…我是多娜,你忘記我了嗎…」我指著自己的臉。

「多娜…好像有印象耶……」

「我以前是你的女朋友……」我說。

亞克看著我,笑了起來,那笑容,就和年輕時候一樣好看。

「怎麼可能,我幾歲,妳幾歲…小姐,雖然我記不太起以前的事情,可是並不代表我失智了唷……哈…」

聽著亞克說的話,我才忽然想起,的確,我是不知道我透過哪裡,走進了幾十年後的時空,因此對於亞克來說,幾十年後的多娜,不應該長成像我這樣……

「好吧,那不重要,就算你不記得我們曾經交往過,我們現在認識也無妨呀…」我笑笑的說著。

「當然可以,妳這麼美麗的女孩子,願意陪我這老人家聊天,我已經很開心了…」

「那麼……」我伸出了手說「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做多娜……」

亞克愣了一下,隨後也微笑的伸出了手掌,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那感覺,好熟悉……

「妳好,我叫做……ㄟ……」亞克顯然還是記不起自己的名字。

「亞克…你叫做…亞克……」我接著他的話說,亞克笑著。

「亞克,我可以請問你,今年是西元哪一年嗎?」

「考我呀?我說了,我雖然老了,但是沒有失智唷,今年是西元20XX…怎麼樣,我沒有說錯吧…」

我相信亞克沒有說錯,只不過,這事情倒是把我給嚇到了,因為,亞克所說的年份,竟是我原本居住時空的五十年後……

 

難怪亞克變得這麼老了……

我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那原本放著福田遺忘在我家玄關的手錶,我伸進口袋,掏出了手錶。原本光滑銳利的錶面,現在看起來處處都是生鏽的痕跡,指針甚至連動也不動了……

我看了看手錶,再看了看亞克,只見他露出了不解的神情,而我,心中才真正是充滿了疑惑,究竟,這件事情,會給我的人生,帶來多少的改變……??

 

作者其他作品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