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一章

《雙生殘影》第一章

蕭艾覺得,這通電話來得既突兀又讓她毫無招架餘地。

 

原本以為是那種先問你是否叫作xxx,然後再告訴妳,妳的家人做了甚麼壞事快拿錢來擺平這一類的詐騙電話,直到獄方人員不帶感情的官腔口吻將她拉回現實,用簡單的語調通知她受刑人目前因重病準備戒護就醫。

 

「誰?」

 

她問道,但心裡知道這問題一定會招來對方不悅,果然,電話另一頭頓了幾秒鐘,蕭艾覺得應該是正在心中咒罵她的明知故問吧。

 

果然,對方以極度不耐煩速度掛上電話,在斷線前那一剎那她聽見最後的聲音:「邱玉霞,你的母親。」

 

邱玉霞,這個名字立刻自她記憶最深處被翻攪出來,如此震撼上場讓她直冒胃酸,她細細咀嚼這個比陌生人還陌生的名字,放下手機後深深嘆了口氣,站起身走進主管的辦公室。

 

「妳要請假?」

 

主管眼睛自始沒有離開辦公桌上的文件,只挑了一下眉後問道。

 

「母親生病了,想回鄉去探望一下。」

 

蕭艾不想解釋太多,這本就不在她人生規畫之內,然而主管很顯然也沒多大的興趣,以隨口的語氣:「幾天?」

 

「我今年還有七天的特休假未請。」

 

主管這才抬起眼:「三天。」

 

雖不滿意但尚可接受,蕭艾盯著這人懸掛在鼻尖上的鏡框,點點頭算是成交,離開後她仰起頭凝視著天際,拿起剛點燃的香菸重重吸了一口卻嗆出眼淚,環顧周圍沒找到菸灰缸只好用高跟鞋踩熄,即使四下無人蕭艾仍彎下腰拾起菸蒂放進皮包裡,這是她對自己唯一的堅持。

 

過去的事像海浪一波波襲來,忍不住一身冷顫,若能登報作廢,她在母親殺了父親那一刻便會立即斬斷關係,但她只敢選擇逃避,所以老天爺給她的懲罰就是終身必須背負著弒夫兇手女兒的身分而活。

 

 

打開套房門果然不出她意料,只見到雙人床上的棉被裹出一個人形,蕭艾微顰了一下眉頭後走過去推兩下。

 

「彥良起來吃午餐了,我幫你買了燒鴨便當。」

 

說完自顧自地開始整理行李,其實也不過兩件衣服,她折了又折就是不願意回過頭面對鐘彥良,男友在她身後伸了個懶腰,睡醒惺忪地看著蕭艾:「妳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該不會是被炒了吧!」

 

鐘彥良自己在半年前被公司無預警的解雇之後,對這些事總是特別敏感,蕭艾無奈地笑了笑,「沒事,我只是請個三天假想回老家一趟。」

 

「幹嘛?相親嗎?」男友繃著肩膀開玩笑,語氣中盡透露出緊張。

 

這或許也算是一種愛的表達方式吧,蕭艾心裡想著,不過她卻笑不出來,「我媽生病了。」她淡淡說道。

 

「妳有媽媽?」鍾彥良不解地問道。

 

鐘彥良塞了滿口的鴨肉,口齒不清地問道,蕭艾白了他一眼,好沒氣地說:「不然難道我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嗎?」

 

「也是。」說完又扒了兩口飯送進嘴裡。

 

蕭艾明知道答案但還是尊重一下男友:「你要陪我一起去嗎?」

 

鐘彥良用力揮舞筷子,斷然拒絕:「不行!」,說完自己覺得似乎太過決絕,趕緊解釋這兩天他安排了幾個面試。

 

「不趕緊找到工作不行,總不能老讓妳養著吧。」

 

蕭艾輕點了頭,試探性地問男友,若真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先去便利超商當店員似乎也是條可行的路,只見對方臉色微恙,便當擱在桌上正色地直盯著自己的女友。

 

「妳怎麼如此淺薄短視,那種工作雖然餓不死但也吃不飽,如果做下去一輩子就定型了。」說完又端起便當:「妳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妳失望,既然當初承諾要照顧你一輩子,我絕對會說到做到。」

 

蕭艾無力地看著面前這人,當初以為終於找到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而這男人也的確每個月一領到薪水便如數交給她全權處理,看似優點的個性在被解雇之後變成了惡夢,兩手一攤把整個經濟重擔全壓在她一個人身上。

 

說他不求上進倒也一直試圖振作,說他好吃懶做但家事也一手打理的妥妥當當,只是這真是蕭艾想要的嗎?她捫心自問並不是一個貪圖虛榮的女人,但現實的殘酷讓她實在喘不過氣來。

 

鍾彥良將便當盒丟進垃圾袋後迫不及待按下電腦開關,看他臉上閃出奕奕的光彩,蕭艾低下頭從皮夾裡抽出幾張鈔票,「有空記得去理個頭髮,這樣面試比較可以留下好印象。」

 

鐘彥良一把抱住蕭艾,「妳真是我的好老婆。」

 

蕭艾本能地側過頭閃避男友的親吻,尷尬地說:「我快來不及了,過兩天就回來。」

 

說完趕忙提起行李箱頭也不回地衝出房門,直到下樓後才放慢速度,她手撫著胸口喘息,不禁又充滿對母親的怨懟,若父親在世,她就仍有個完整的家庭,是個被雙親捧在手掌心中無憂無慮的小公主。

 

如今自己這個角色已經快被電腦上那個老是被怪獸抓走的公主所取代,男友花在解救落難公主、維護世界和平的時間,漸漸地比跟真實女友相處的時間還多。

 

千萬不能讓彥良再失志下去了,不然原本只是拿來填補時間空缺的消遣,最後可能進化到連宇宙和平也要靠男友維持,蕭艾邊走邊苦笑著,電腦裡的世界快比外面的世界更真實,這真的是令人感到哭笑不得。

 

提著磚紅色的行李箱,那是當初帶著它離開家鄉的行囊。如今,又將隨著她回到故里,那份重量幾乎快超過她的負荷,可是卻又像一把鑰匙,一轉開,跨出去,就可以和鍾彥良分屬兩個世界。

 

蕭艾不得不承認內心竟有些許的迫不及待。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