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話 久違的感情

第三十七話 久違的感情

光是從自己的家裡走出來,到搭公車的地方,我都覺得十分的新鮮。

這十年沒回來的空檔,可不是普通的短,比起那一次跨越時空來到五年後,這樣從國外回來的感覺,簡直就像是跨越了十年的時間。

坐在公車上的時候,我回想著這十年來的生活,我雖然旅遊,但是在感情方面,我卻封閉了自己,我幾乎沒有碰到任何一個可以令我敞開心胸的男人,也許這也是因為,我期待著哪一天,回到台灣之後,能夠看到成熟的柏恩。

公車走了一段時間,來到了公司,從外面看來,這棟辦公大樓,依舊和十年前一樣,只是我不確定的是,公司是否還建在,也許我做的事情,完全沒有影響到未來,ALA依舊成立,喬伊依舊是總經理,而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這公司倒閉的機率並不低。

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著,心裡面卻七上八下的跳著,這感覺有點像是參加百萬富翁,答到了最後一題,快要謎底揭曉那般的緊張。

應該是上班時間的緣故,一樓大廳看起來是空曠曠的,而我直接走到了從前商品部的辦公室,試圖想要看看,有沒有我認識的面孔。

我輕推開了辦公室的門,裡面依舊坐滿了公司員工,從牆上的標誌看起來,還是我們以前的那家公司,只不過,我看向辦公桌前的每一個人,竟然沒有一個是我叫得出名字的。

這時候有一個看起來像是企劃人員的年輕人發現了我-一個靠在門外的中年女人-趕緊走上前來。

「請問,妳要找誰?有什麼事情嗎?」霎時之間,我竟然說不出任何的名字來,只能支支吾吾的隨便講了個頭銜。

「部長,我找你們部長,請問他在嗎?」我想,班森部長應該還在才對。

「部長嗎?請妳等一下喔…」年輕女孩走進了那間部長辦公室,我總算鬆了一口氣,畢竟有個認識的人還在,我開心多了。

這時候女孩子走了過來。

「部長請妳進去…」我讓年輕人帶著路,一路走進了部長辦公室,只不過,在裡面的並不是班森部長,雖然這位部長低著頭看著文件,但是我可以確定,她不是班森。

因為那是名女性。

「請問有什麼事嗎?」這名部長依舊低著頭處理著文件,看起來是名非常勤奮的工作狂,而我這時候,也瞧出了點蛛絲馬跡了。

「……瑪姬…妳是瑪姬對嗎?」我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名工作狂,就是以前的經理,瑪姬。

瑪姬一聽我的聲音,緩緩的抬了頭,看著我的臉,她也叫了出來。

「……梅兒,真的是妳,我的天呀…」瑪姬驚訝的叫出了聲音,惹得那名走到門口的年輕人,臉色微變的回頭看著瑪姬。

「咳…沒事了,妳出去吧……」瑪姬一副不好意思的看著年輕人,趕緊利用職務上的威嚴,掩飾自己的尷尬,等到年輕人一走出辦公室,瑪姬就興奮的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真的是妳呀,梅兒,妳真的是…就這樣不聲不響的就走了,我們大家都想死妳了…去哪裡了呀…」瑪姬的頭髮,白了好大一片,這也是我一進來無法立刻辨認的原因之一。

「沒事,我去了美國,就是想換個環境…」當我確認這是瑪姬的時候,我知道,我的選擇,已經有了部份對的答案。

在那一次的歷史裡面,為了公司鞠躬盡瘁的瑪姬,最後的下場是遭到公司的資遣,然而今天,瑪姬成為了堂堂的部長,坐在了應該屬於她自己的位子上。

「恭喜…升部長了耶…哈…哈…好棒喔…」我真的笑得,合不攏嘴。這時候瑪姬聽到我說這話,像是想到了什麼。

「這有什麼好恭喜,我帶妳去恭喜另外一個人……」瑪姬拉起了我的手,一路走出了她的辦公室,我知道這個方向,那是往總經理辦公室的路。

我這時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起來,我簡單的推測了,瑪姬希望我見到的人,照理說,應該是柏恩吧,該不會在我做了那些事情之後,柏恩一路無阻的成為了總經理?!?!

只見瑪姬輕敲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幾下之後,便迫不及待的推門進了去,而裡面坐在總經理座位上的那個人,不就是我熟悉的面孔。

班森部長。

不,現在應該稱呼他為班森總經理了。班森看到我之後,好幾秒反應不過來,最後總算是站了起來,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梅兒,喔,我真想不到,還會見到妳……」班森的眼中泛著淚光,我自己也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雖然我的期待落了空,但,見到這兩位長輩,還是讓我相當開心。然而,從他們的口中,我得知了些訊息,也依舊得不到些訊息。

子萱在那一年依舊癌症過世了,Andy和Angel在我離開後一年,也相繼離職了,朵拉則是前兩年才辭去了工作,專心回家照顧她和順子的小孩。

「……柏恩呢?」我遲疑了很久,還是開口問了。

「五六年前升上部長之後,表現很好的做了幾年,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就主動辭職了,現在我們也沒有聯絡…不過他一走,喬伊部長的表現也相對的變差了,這也是為甚麼到最後,是我們商品部主管出頭天呀…」班森講得感慨,我的心思,卻早已經不在這裡……

我的選擇,好像並沒有讓柏恩得到最好的結果呢……

和班森以及瑪姬又閒聊了一陣之後,我以不打擾他們工作為由,藉機離開了公司,一個人像個孤魂般,也不知道到要飄向何處,無意識的搭著車,走著路,搭著車,最後,我看到了一個好眼熟的招牌。

『長島酒館』。

我沒想到,我終究還是走到了這間餐廳。門口,老闆正在擦拭著落地窗的玻璃。

「老闆,記得我嗎?」我笑著說。

「……喔………喔……」老闆挪了挪眼鏡,說真的,我不確定他是否記得,不過我相信我這張臉,他依舊有印象。

「坐……坐…」老闆招呼著我走進了店內,店內的裝潢有點改變,不過也沒變太多,我試圖找到以前,我最常坐的位子。

店裡面的客人少得可憐,我這才發現,老闆並不是要擦拭玻璃,而是試圖將一張「店鋪頂讓」的海報紙,張貼在落地窗上。

我點了杯紅酒後,一個人望著窗外。看著太陽慢慢落下,看著天色緩緩變暗。在我坐在店裡面這兩三個小時裡面,幾乎沒有一個新客人走進,我心裡暗自贊同起老闆作的決定。

一直到了晚餐時間,我才決定回家和美和一起吃飯,於是,買了單走出店門外,我一路走到了公車站,路上除了遠處傳來的救護車聲音外,這一帶還是相當寂靜。

只不過這時我赫然想起,美和借給我的台灣手機,我忘了帶走,擱在了『長島酒館』裡面的桌上,一拍自己的腦袋,趕緊快步的走回餐廳。

沒想到剛才的座位上,已經坐了另外一組客人,那是一名男人,正拿著我的手機不明就裡的看著。

我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卻沒有察覺,依舊認真的看著我的手機。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我記得十幾年前,同樣的地方我似乎說過同樣的話。而當時抬頭的人,是柏恩。

沒想到,今天抬頭看我的人,還是柏恩。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