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話 改變中的歷史

第三十話 改變中的歷史

我知道我提早回到家了。

在上一次我經歷過的事件中,我是先和柏恩談完了他和春音的交往過程後,繼而走去了公司,只因為從柏恩的口中,我得知了子萱的死訊。

我心裡頭清楚這經過,但,我沒有必要再去翻閱那封子萱寫給我的信。只不過,這個溫習上一次經歷的回憶,又再度提醒起我,子萱的離去。

我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客廳裡,對於這一切,我頓時之間沒了方向。我甚至心裡想著,如果一開始就決定,不去破壞春音和柏恩的話,也許,柏恩會更棒,只不過,不管怎麼做,似乎五年之後柏恩都不會在我身邊了……

想著想著自己的眼眶竟然逐漸的泛滿了淚水,我分不清楚是因為自己被拒絕的這件事情難過,還是因為我真的不能和柏恩在一起了而難過。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也閃過了很多念頭。

也許我可以再回去五年前一次,回到那個柏恩向我求婚的時間點,然後我果斷的答應他,又或許我可以再回去五年前,什麼都不破壞,然後就讓柏恩真的與春音交往……

似乎不論我怎麼選擇,都沒有完美的結論……

只是,我心裡的深處,還是有某種聲音,就是不管怎樣,我還是認為,柏恩內心是愛我的。今天的言詞,只是因為太突然了,突然到,他原本心裡面除了愛我的那一個部份之外,也存在著更深的恨意,被我點燃了。

也就是說,讓柏恩把這些怒氣發洩過後,我相信,他還是會接受我,而且,我有信心,很快。

心裡的想法千奇百怪的閃著,我的眼淚也無止盡的流著,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

「不會是柏恩回心轉意了吧…」不知怎地,我就有這種期待,而也因為我的念頭太強,我竟然忘記了,上一次的這個時候,打電話來的人是誰。

我拿起手機看了一下來電顯示之後,才恍然大悟。

是Angel。

只不過說句真話,以我現在的情況,我也無法開導別人,因此我看著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好一陣子之後,我還是決定不接電話。

我記得,上一次這通電話,Angel也沒說什麼,也沒告訴我她到底是什麼情況,這幾年來,她的感情狀態,一直是個謎,都沒有人知道。

讓電話鈴聲恣意的響完後,我拿著手機進到了我的房間內,躺了沒多久就睡著了。

睡夢中像是看到了柏恩不停的在說著那狗的比喻,而我則是在夢裡面,雙手摀著耳朵,極力的不想要聽到柏恩的聲音。

我一路跑著,柏恩一路在後面追著,夢裡面的經過像是如此,柏恩在後面叫著,我卻因為自己摀住了耳朵,聽不見他講的內容。

一直到我不小心絆到了樹根跌倒之後,我才聽見了柏恩的話。

只可惜,在夢裡,柏恩的聲音,我是聽不見的,我只能從我自己的表情上來推測,柏恩說了什麼,而我的神情,看起來是高興的。

只不過這時候,柏恩的臉開始抖動了起來,兩秒鐘之後,我就找出了原因,因為手機放在枕頭上的來電震動,使得我的枕頭有了叫我起床的功能。

我看了一下手機上的顯示,竟然和我夢裡的人一致。

柏恩來了電話。

這可真的讓我整個人都醒了,難道,我在睡前想的事情,這麼快就變成真的,柏恩發洩完他的怨氣,現在就決定告訴我,他願意復合了嗎?

我的手指微微發抖的按下了通話鍵,柏恩的聲音聽起來真的很急躁。

「梅兒,妳快來,不好……」聽起來,柏恩又像是五年前那麼軟弱。

「什麼?來哪裡呀?」我問。

「直接來醫院…」柏恩還是沒把話說清楚,只告訴了我哪家醫院之後,就把手機給掛了。

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只能趕緊穿上衣服,帶上錢包,便一陣風似的衝出了家門口,上了計程車。

一路上我雖然忐忑不安,但是想到打電話給我的是柏恩,還算萬幸,至少他是安全的,可是這樣說的話,他會叫我去,一定是我認識的人,難道是部長?

因為部長年紀最大,最有可能出事。不過這也很難講,子萱當初出車禍也才二十幾歲,我越想越急,到底是誰……

到了急診室,我幾乎是用狂奔的速度趕到,遠遠的我就看到柏恩和班森部長,正站在某個病床前,班森的臉,看起來極度的難受,那是連子萱走的時候,我都沒看過的表情。

柏恩看到我來了之後,伸出了手,先握住了我的手。

「梅兒,你冷靜,冷靜……」話雖如此,我全身發抖的嚴重,嘴唇更是死白,連一句話,都吐了半天吐不出口。

「……………誰……」我乾脆只說一個字。

我想自從子萱走後,柏恩也知道我很難受,自然特別擔心我知道了這一次的事情,可能會更加受不了。

我緩緩的走在布幕後面,在床上躺著的,已經是連臉部上方,都蓋上了白布,我親眼看著我自己發抖的手,一步一步的靠近著死者的臉,然後,我掀開了她臉上的白布。

在我看到她的臉的一瞬間,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因為,不可能。上一次的經歷中,我接了她打來的電話,她安穩的入睡了,這一次,我沒有接她電話,她不應該就這樣沒了生命,因為生命的長度是固定的,不是嗎?!?!

我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因為如果說,是我沒有接這通電話,而導致她離開了這世界,那麼我,到底該負什麼樣的責任……

柏恩看見我愣在了屍體前面半响說不出話,他走上前抓住了我的雙肩。

「Angel…是上吊的…一早,被發現……」柏恩將我原本掀開的白布,再往下拉了一小段,露出了Angel頸部因為上吊而勒出的血痕…

原本就白皙的她,在沒有生命跡象的此時,更顯蒼白,更顯那道血痕的清晰。

我趕緊將柏恩掀開白布的手,往上扯。

「夠了…Angel不喜歡不好看……」我話說不完,轉身抱住了柏恩,放聲痛哭了起來。

急診室給我的印象,一次,比一次差……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