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殘影》第三章

《雙生殘影》第三章

蕭艾幾乎能夠想像出病房內仍是混亂的局面,母親嘶吼的聲音猶然耳邊在激盪,她無視牆上警告標誌,點燃指間的香菸,此時的她太需要尼古丁來平復心情,她凝視自己顫抖的手,最後還是決定找了個檯子擰熄它。

 

午後突來的暴雨阻擋她離去的念頭,站在前廊發了一會兒呆之後緩步走到左側中庭小花園,看到幾個看護推著病患坐在這裡閒聊,偌大的水珠打在天窗玻璃上啪啦作響,她找個濃蔭的樹影之下坐著,垂著肩回想剛剛的一切,對母親而言,就算到了最終一刻她仍無法取代妹妹,即使兩人是面容酷似的雙胞胎姊妹也一樣。

 

自小母親就毫不遮掩的偏愛妹妹蕭梅,也因為如此讓父親便加倍疼愛自己,但這都只讓姊妹倆人各自擁有殘缺不完全的親情,她不知道獄方有沒有通知蕭梅,只知道妹妹並沒有來探望母親,這是多麼諷刺的情況。

 

「怎麼這麼巧?」

 

不需要回頭也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誰,蕭艾緊閉上眼咬了咬下唇後,神情平靜的轉過身。

 

「怎麼這麼巧,莫非你在跟蹤我。」

 

她面無表情的問道,讓林浩分辨不出是認真抑或是句玩笑話,只好一陣訕笑:「妳還是這麼不會說話,這種情況只能說咱們真的是有緣。」

 

若是真有緣怎麼沒有等我回來,蕭艾將目光投射在林浩背後那道石柱,柱面上方吊掛著盛開的盆花,那粉紅淡紫的春色讓人分了神。

 

「昨天聽妳提到令堂身體微恙,該不會就住在這裡吧。」林浩問。

 

這時她才注意到林浩身上的白袍,「記得你從前功課並不怎麼樣,現在居然當上醫生。」她撇過頭說著。

 

「哈!」

 

林浩乾笑,「說好聽點是放射科醫生,其實不過就是個技術人員。」,

 

這種話說的人自覺得謙虛但聽的人卻覺得字字刺耳,自己的男友還在人生的道路上猶疑徬徨,說不定現下正宅在家裡吃泡麵打電動,而眼前這人卻如陽光一般耀眼,一想到這裡就更覺得諷刺。

 

「倒是妳現在有交往對象嗎?」兩人之間沉默了幾秒,林浩突然如此問道。

 

「啥?什麼?」

 

蕭艾這時才回過神,「有啊,當然!我當然有男朋友。」

 

「不錯,我跟妳都各自有交往對象了。」林浩深深吐了口氣後說道。

 

蕭艾從他語氣中似乎聞到一絲酸味,通常越是懼怕的事情就越是會發生,果然林浩接著問她男友在何處高就。

 

「我男友是外商公司的主管,我們剛在新城買了間四十多坪的房子,準備明年結婚,歡迎你和你的未婚妻有空來玩。」

 

聽著自己嘴巴不經大腦就扯著漫天大謊,如此突兀不實或許只是想證明自己日子過的也並不差,尤其見到對方那身刺眼的白袍,只不過這到底用來說服對方還是欺騙自己,蕭艾也弄不清楚,這兩句對談後又陷入比之前更尷尬的靜默之中。

 

幸好林浩並沒有嗅出難堪的氣味,或許根本沒多做聯想,只是見蕭艾滿臉心事,微俯下身關心,不得已她只好提起聯絡不上失聯許久的妹妹。

 

「登報吧。」

 

林浩兩隻手插在白袍口袋中,他思索一下後替她拿了個主意,「這是最快速又有效果的方法。」

 

「……」

 

蕭艾默不作聲,很顯然的她沒多認同這個做法,老實講,她並不認為自己的妹妹會看到這則尋人啟事,甚至就算看到搞不好也當作沒看。

 

倒是林浩見蕭艾並沒作回應,又進一步開口,「不如妳將令妹的資料和妳的聯絡方式寫給我,下班後幫你拿去派報中心,最快明早就可以刊出了。」

 

見到對方遞過來的紙筆,這人不明白她和自己妹妹之間的問題與矛盾,又如何拒絕得了他的熱心,常吁了口氣後便寫下小梅的名字和自己的電話及旅館地址。林浩將紙條仔細的對折收進口袋後,整了整白袍,順勢開口邀請蕭艾到樓下福利餐廳喝杯咖啡。

 

「不了,我還有事。」

 

蕭艾輕輕地舉起手搖了一下、直接婉拒對方的心意,現在的她只想早點回到旅館好好泡個熱水澡,這天氣雖然高溫濕黏,不過經歷了母親的咆哮與剛剛的話題讓她的心情降到冰點,她迫切需要溫暖。

 

遇上林浩不但讓她憶起那段九個月又三天的戀情,同時也把她帶回到那段青澀的少女時代,那種不需要設防的感受讓現在的她感到熟悉卻又有些舉足無措。

 

 

回到旅館第一件事便是衝進浴室,她將熱水的溫度調高到讓皮膚發紅為止,狠狠的用力刷洗胳膊,直到顯出一條條血紅印子才甘願,折磨完手臂接著開始虐待大腿,只是即使如此仍無法將林浩趕出她的腦海,最後乾脆整臉埋進水裡,耳朵卻聽見手機聲響,伸出手拿起擱在一旁的機子,看了一眼螢幕讓她的臉更加漲紅。

 

「小艾,妳到了老家怎麼沒打電話給我,難道不知道我很擔心妳嗎?」

 

蕭艾伸直手把手機拿得老遠都還能聽見男友叨念的聲音,她將頭枕在浴缸邊緣,淡淡地道著歉,不過很顯然鍾彥良並不想放過她,繼續抱怨著無關痛癢的瑣事。

 

「你面試不順利嗎?」蕭艾無奈的說出口,

 

果然,她這突然而來的問句讓男友暫時閉上了嘴,為了避免接下來更多發洩,她趕緊出聲安慰,「不景氣的時候本來就難找工作,但終是會找著的。」

 

許久,男友終於又開口,「今天房東來收房租。」

 

蕭艾一聽才想起出門時忘記留下這筆錢,肯定房東讓男友吃足了排頭,只是現下也只能等她明天回去再處理這件事。

 

「可是小艾,妳難道不知道做人最重要的就是信用嗎?今天不是延個一兩天的問題,而是一個人倘若不值得信任,那人生還會有什麼機會?還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的尊重…」

 

蕭艾索性將手機擱在檯子上,兩隻手用力搓揉太陽穴,她不知道到底是洗澡水過熱還是男友的話讓她頭痛欲,她閉著眼任由男友的聲線像棉絮一般飄過耳際,在這朦朧的空間中重疊迴盪。

 

這時候,她腦海裡出現的是另一個人……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