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城》第三章

《重生之城》第三章

「哥,那是什麼?」

 

趙菲菲最先發現樓梯間的陰影,扯著趙龍的衣袖問著,將他從冥想中拉回現實。

 

那是在角落深處一個不安的小黑影,在確定沒有危險性後,趙龍先開門扶趙虎進去後,才再出門挨過去查看。

 

「菲菲妳過來一下。」

 

只見趙龍低頭沉吟一聲,兄妹倆認出來這蜷縮成小小一團的就是隔壁家小女孩,她也是菲菲任教的幼稚園學生。

 

「小安,妳怎麼在這裡?爸爸呢。」

她驚呼一聲,立刻蹲下來抱起這個無助的小女孩,這時小安才開始放聲大哭,嗚咽地說爸爸被人抓走了。

 

「被誰抓走?」

 

這下換趙龍出聲,新興市雖然落後,但治安卻是極為良好,發生了這種事情簡直無法想像。

「被好多警察和醫生抓走。」

 

小安抬起淚汪汪的大眼,她揉著發紅的眼睛,抽噎地說 著:「爸爸這幾天好恐怖,一直發脾氣,還說他不是我的爸爸。」

 

難怪這幾天老是聽到有吵鬧的聲音,但在這棟住戶眾多的國宅內,一時也聽不出是哪一戶所發出的聲音,只是驚訝怎麼會是小安的爸爸。曾聽鄰居提過,王太太因為癌症過世,只有王先生和小安倆人相依為命,平時看他們父女倆感親相當好,王先生也似乎相當寵愛小安,沒想到這事竟然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不過,仔細回想,父女兩人似乎是去年才從外地搬進來這哩,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親人,這下該找誰幫忙?菲菲一時間沒了想法,抬起頭徵求趙龍的意見。

「都已經這麼晚了,還是先把她帶到家裡吧。」

 

趙龍嘆口氣,自己心裡其實極不願意惹上這個麻煩,但又不想被妹妹瞧不起。

 

小安聽完倒也馬上止住了眼淚,乖乖的跟在菲菲的身旁,緊緊拽著她的衣角。這孩子睜大著眼睛瞧著我,安靜而順從,趙龍蹲在她面前,發現她不哭的時候,倒也算是可愛,雖然粉嫩圓胖的雙頰和小小的眼睛長大後極有可能會走樣,但在這個五、六歲的年紀時,這長相也倒不失有趣。

 

「菲菲,妳先帶小安進去房間裡休息。」

 

趙龍站起身用力揉捏幾下鼻樑後往門口走去, 回頭對她們說:「我去找陳醫師,看她知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陳醫師住在這棟口字型國宅的左側三樓,由於她也是從首都調往這裡的醫院服務,因此在情感上趙龍總把她當成是自己人,在心裡老是想找機會與她親近,常常沒事找話題去請教。

 

或許只是單純因為大家聊得很來吧,他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態,總認為從同一個城市搬來,在想法上也會比較相似,但讓他唯一無法認同陳醫生居然是自願請調來新興市,這在趙龍看來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雖然並不是因為曾住過首都就自認為有多麼的高尚,但心裡的確是不願融入這個城市。

 

「阿健,這裡醫療資源嚴重缺乏,非常需要人力與物力,這就是我的使命。」

 

當初聽到她這樣說時,我真覺得陳醫師背後散發出聖潔的光芒,而自己也因此愛 上了消毒水的香氣。

 

 

『叮咚。』

 

順著迴廊走到門前,趙龍客氣的按著陳醫師家電鈴,站在門口拘謹的等待。

 

屋內寂靜一片,很顯然陳醫師並不在家,也許是仍在醫院值班吧,他惆悵的在心中嘀咕,用手枕在走廊邊半個人高的圍牆上,看著漆黑的天幕,今天的雲厚重的沒透 出任何月光星子,心情也被壓得沉甸甸的。

 

胡思亂想一陣後才轉身,回到自己的家中也是一片寂靜。此時菲菲已經擁著小安睡在她房內,小女孩彷彿像胎兒蜷縮在母親子宮裡尋找安全感,隔壁房間的趙虎也沉沉睡著,嘴角還帶著淺淺的笑意,應該正沉浸在美好的夢境之中。

 

雖然燈光羸弱昏暗,趙龍仍然清楚的知道家中一切的擺設布置,客廳那套沙發雖然是在七年前買的二手貨,但這麼多年自己一直細心保養,菲菲也每年幫它做上新椅套,讓沙發看起來依然嶄新如故,左手邊的小餐桌上擺著父母唯一遺留下來的小花瓶,每天插上菲菲自公園摘回來的鮮花,這麼多年從不間斷。

 

而最重要的是牆壁上貼滿趙虎的獎狀。

 

趙龍故意貼在最明顯的主牆上,雖然小弟因為害羞一直想撤下來,可是他堅持不肯,這些是自己動力的來源,就像毒癮患者一般,每天要吸吮這些才能獲得生命。像在執行例行性的神聖使命,趙龍把家裡每個角落都仔細巡過一遍後,這才放心出門工作。

 

暗夜壟罩的的城市比白天有魅力多了,被黑暗吞噬掉醜陋的那一部分,就只剩下 曖昧不清的美麗。走在杳無人煙的公園人行道上,趙龍刻意加重腳步聲,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假裝 不在乎的吹著口哨,其實心裡卻是忐忑不安。

 

是在怕甚麼呢?趙龍對自己的情緒感到不解,新興城的治安與其他城市相比是出奇的好,不是這裡的居民特別良善,而是每當一有事情發生時,城裡的警察在第一時間就會立即出現,速度之快簡 直像是隨伺在旁,久而久之就再也沒有人敢去測試自己的運氣;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怕些甚麼,那焦躁的心情,在黑暗中懸宕著。

 

每晚都必須經歷一次心臟緊縮的路程後,才能抵達位於中央公園旁的『辦公室』。

 

用這樣的名稱還真是抬舉,打開門就可以發現,不過就是一間倉庫,裡頭堆放著清掃工具以及地底通道的入口,設置兩道厚重大門是有必要的,這樣才能徹底阻絕不良的氣味走漏一絲到城內,讓居民永遠呼吸到清新的空氣,而這惡臭就是我們這些人獨享的專利。

 

「喂,阿健。」

 

他打開鐵櫃拿裝備時,阿義鬼祟的跑來,缺了兩顆門牙讓他說話永遠含混不清。

他在趙龍旁邊窸窸窣窣說著:「你知道這裡要開始進行衛生下水道的工程了嗎?」

 

趙龍看了他一眼沒怎麼搭理,繼續換穿工作服,衛生下水道工程這件事早已經不是新聞,三年前就聽說要進行,當時也真的讓自己著實煩惱許久,深怕這份算優渥的工作再也不保;只是三年過去了,這項工程連一 鏟土都還沒挖下去,如今舊事再次重提,誰知道會不會又是再一個三年。

 

「我是今天在清垃圾時,聽到建設科的人在談論。」

 

阿義每天下午負責在市政府 大樓清運垃圾,常有一些獨家但不一定準確的消息。

他像在報導新聞一樣比手畫腳,頓了一下接著問趙龍,「如果這消息正確,以後就 沒有糞坑可以清理,那我們該怎麼辦?」他問著。

 

「大不了回去當垃圾工就好,反正阿虎畢業了,菲菲也在當老師,我不需要再那 麼拼命。」趙龍說。

只是瞬間又想起菲菲的手術費,他在心裡盤算著,如果這消息屬實,頂多再過個幾年這項 工程就會完成,要趁這段時間趕快賺足開刀的錢。

 

自己很清楚這是遲早會進行的工程,全國也只剩這裡還是用舊式化糞池處理方 法,其他地方改採衛生下水道都起碼已經二、三十年以上,新興市還真是個怪異的城市,趙龍嘲諷的想著。

 

他們戴上口罩後便不再交談,打開第一道門,順著階梯往下走,阿義開始他今 天的工作,清除下水道垃圾,把一些可能會造成淤積堵塞的異物撈上岸。

而趙龍跟他揮揮手後繼續往前走,下水道兩邊牆壁上的壁燈,因為電力供給不穩定,正一滅一明的閃爍著,然而在這裡卻讓我一點都不害怕,不像走在中央公園時那 麼心驚膽跳,那種噩夢襲來的恐懼,讓人十分不安;

 

在胡思亂想的同時,他開啟了第二道門。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