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弄》第三章

《捉弄》第三章

窗外的雨無聲地順著乾枯的枝椏淌落,彷彿深怕破壞屋內的靜謐,李曼娟精疲力盡地倒臥在床上,原以為因為職業的關係,早已習慣警方的問訊方式,沒想到等事情臨到自己頭上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臭小胖…」

 

自己想當烈士幹嘛拖她下水,搞得她現在被報社留職停薪,說好聽一點是讓她先心無旁騖地處理完這些事,但任誰都清楚,這飯碗肯定不保了。

 

「煩耶!」

 

她翻過身用枕頭蒙住自己的臉,新買的機車才剛開始分期付款,還有上個月一時衝動買下的名牌包,刷卡帳單應該也快要寄來了,但這些俗事都沒有真正困惱她,梗在喉間那顆滾燙的火石是自己居然都沒發現小胖發生那麼多的事,如果自己神經不要那麼大條,或許可以早些發現端倪。

 

他就是太善良了才會被女朋友欺騙,這下可好,全世界都當顧英明是為爭取女權而殉道,然而那害人精卻逃過一劫,倘若她全盤托出,小胖非但英雄形象盡毀還會被世人所恥笑,然後在沒憑沒據之下依然沒辦法對那女的有任何的作為,這樣讓她如何說得出口。

 

一想到這裡讓她忍不住捶著床,總不能什麼都要靠老天來收拾壞人吧,這樣老天爺未免也太忙碌了,但她連那女的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小胖一直對李曼娟極為保密,深怕她會去胡攪蠻纏,這真的是誤會大了,我哪裡是那種人啊,李曼娟心裡想著。

 

不過,小胖的嘴巴也沒多緊,她相信社裡一定有人知道那個狐狸精的資料,暗自決定這兩天找個時間打電話去問問,非要揪出這個女的不可,居然忍心負了小胖,他可是自己見過最單純善良的人。

 

想到這裡她眼睛直盯天花板長嘆一聲,完全不想打開電視或是電腦,深怕再聽到關於這件事的隻字片語,自己已經完全不知道小胖到底死得值不值得了。

 

玩笑成真應該是這世上最恐怖的一件事。

 

瞥一眼擱床頭櫃上的手機,早就震動到沒電了吧;不知道是誰肉搜出她,這兩天電話從沒停過,不停有陌生人打來,不是感謝她跟顧英明的壯舉,終於讓政府正視這個問題,不然就是打來臭罵一頓,罵她譁眾取寵,犧牲朋友準備競選民意代表,那用詞遣字之精深,連身為記者的她都感到折服。

 

突然而來的震動嚇了李曼娟好大一跳,原來手機還有電啊,她看了一眼號碼趕緊接起,「總編您好。」

 

心裡自忖這時候打來絕對沒什麼好事,果然老總要她打開電腦上報社官網,「才幾天的時間,網路平台上就湧進好幾萬則留言,全都是因為妳和顧英明的義行。」

 

「咦?」

 

李曼娟用力捏自己的耳垂,確定沒聽錯老總講的每一個字跟發音,「對不起,給報社帶來這麼大的困擾…」

 

「千萬別這麼說…」老總發出爽朗的笑聲,沒錯,李曼娟很確定聽到老總開懷大笑,但這笑,讓她心裡更發麻。

 

「想請妳來報社一趟,大家來開個會討論討論。」

 

「討論什麼?」

 

「妳來就對了,記得過十分鐘後下樓,我派司機老章去接妳。」

 

闔上手機時李曼娟用力眨了幾下眼睛,怔怔地望向虛無的前方,該說是禮遇還是半強迫?如此詭異又讓人難以拒絕,她該拔腿逃跑嗎?直覺告訴自己該逃離,但又壓抑不了內心那股強烈的好奇心。

 

上了車後她忐忑地看著車窗外,走沒多久發現前頭擠滿人潮,眼看報社就在前方,但整條馬路窒礙難行,李曼娟身體傾向前,探問:「發生什麼事了?」

 

「這幾天都這樣,不過大部分都是聲援妳的支持者。」很顯然老章已經習慣這陣仗,他兩眼專注前方,在這擁擠的狀況之下,深怕一個不小心便壓傷人。

 

李曼娟瞪大眼睛,「聲援我什麼?」

 

「就是爭取可以主觀認定言語上令人不適就算是性騷擾,不但要加重刑責而且還必須高額民事賠償。」

 

「咦?我什麼時候這樣說過?」

 

李曼娟心裡納悶著,這和她的主張感覺類似但卻又不盡相同,只不過這樣的訴求不是會輕易讓有心人設下仙人跳的圈套嗎?況且她又沒號召群眾,這些人到底從哪裡憑空冒出來?

 

「只能說網路力量大。」老章說。

 

說完方向盤往左打到底,轎車轉進大樓地下室,老章護送李曼娟直達十樓,這層樓不是她這種小記者隨隨便便就可以上來,這下更引發她的好奇心了。

 

她站在玻璃帷幕往下望,下頭沒有上千至少也好幾百人,看著她們手舉標語聽不清楚吶喊些什麼,李曼娟只覺得一切變得太瘋狂了。

 

「李小姐您終於來了。」

 

聽到背後發出的聲音,李曼娟連忙轉過身,對眼前這人有些微的印象,每年尾牙可以見到這人上台演講。

 

「王副董您好。」

 

王守義熱絡地不停輕拍李曼娟後肩,嘴裡直笑著說沒事、沒事,但手上卻使勁將她推向走廊另一端,打開門赫然發現裡面已坐著好幾個人,總編也正在其中。

 

「李小姐果然人如其名,是個仗義直言的俠女啊。」

 

說這話的人李曼娟也認得,正是報社董事長,可是她深深覺得董事長肯定搞錯她名字,否則無論往左還是往右看,『李曼娟』這三個字都跟俠女扯不上關係啊,但在這巨大氣場籠罩之下,她也只能訕訕地微笑點頭。

 

「是這樣的。」

 

王守義坐在牛皮沙發上,他指了一旁的單椅,待李曼娟坐下之後他才繼續開口,「經過這幾天的演變,妳已經變成代表全國的良心。」

 

「啥?」

 

「因為妳們的義舉撼動了整個社會,也喚醒人民沉睡已久的心,這法案已被當成緊急法案需要急迫審查,直接送進『二讀會』,預定會在今天下午排入議程。」

 

「……」

 

老實講,李曼娟還真沒想到小胖的犧牲竟然會產生如此大效應,雖然不想承認,但小胖說的沒錯,光靠舉牌抗議是沒有用的,哪個地方沒有死人,但死得重如泰山就不容易了。

 

王守義觀察了一下李曼娟的臉色之後,牽動嘴角說道:「為了這股可用的民氣,我們想請李小姐演一齣戲來鼓舞士氣。」

 

「什麼戲?」

 

「就是顧英明在他貼文上所說的,妳們要為女性的權益殉道。」

 

「你們瘋了嗎?我可是一點也不想死耶。」李曼娟霍然站起身,這群人在她背後算計什麼,簡直荒誕到了極點,她氣得轉身想離開卻被其他人擋住。

 

「李小姐不要急,把話聽完再下決定也不遲。」

 

王守義乾笑兩聲,這時總編也陪笑地對李曼娟解釋:「當然不是要妳真跳下去,而是站在樓頂宣讀一下訴求,擺擺姿態即可,我們也會事先通知警方,在妳唸完之際就把妳請下樓去,這樣群眾得到信仰上的滿足,而報社獲得美譽與獨家報導。」

 

總編看她沉默不語便再繼續,「難道這不是妳多年的心願嗎?今天終於可以經由自己的手實現了,趁事情在高度熱化時,讓那些議員感受到壓力,保證下午的議程一定會順利過關,」他說著。

 

事情哪有可能像他們講得如此單純,李曼娟皺起眉頭,這些人肯定在背後另外又謀畫了更大的利益,而她不過只是一顆棋子,於是還是搖了一下頭表示拒絕。

 

「而妳…」

 

一直坐在巨大胡桃木辦公桌後的董事長終於又出聲,「事後我會升妳作採訪組主任。」

 

李曼娟咬了咬牙,這工作不過是餬口飯吃,從沒想過要在這裡升官發財,現下心裡只執著一件事,她抿緊嘴唇,「我不要當什麼主任,只要幫我查出顧英明的女朋友的下落就行了。」她毅然說道,對小胖的愧疚她是一定要還的。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