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懸崖

第三話 懸崖

五年前,我25歲,柏恩也是。

在還沒有找到工作之前,我總是在家裡上網,打怪。事情發生的很不特別,柏恩公司裡的同事,認識我的大學同學,於是便嚷嚷著要辦個聯誼,某個星期六的午後,我就被拉去了。

地點是-『長島酒館』-在台北市的某個角落。

如果說,認識柏恩的過程裏面,有什麼特別的,那大概就是以下這段,他每一年都會提起的話。

「真的很巧,我們這邊來了四個男生,妳們那邊來了五個女生,很自然的,有一個女生落單,可是事實上是,我遲到了。於是不耐煩的妳,就這樣的走出了餐廳,還和我錯身而過,聯誼的會場,就變成了五個男生,四個女生,要不是妳忘了妳的手機,要不是妳回來拿妳的手機,我們,就見不到面了……」

「我還記得『長島酒館』當時放的是T&D的歌-『未來』…妳說妳愛這首歌……」

每一年的『交往紀念日』,每一年的『聖誕節』,每一年的『情人節』,柏恩總是可以像錄音機一樣,把這段過往,再播放一遍。

前幾年,我也一樣沉浸在這種充滿『緣分』的邏輯當中,只不過,當我進了柏恩公司之後,我真的發現,這一切,不是滿分。

人生,該有更好的分數。

不可思議的是,五年過去了,我升了副理,柏恩還是同樣的職位,而,為了要慶祝我的升遷,我們兩人,又回到了『長島酒館』。

柏恩點了兩杯紅酒,幾盤串燒,紅酒杯被我們兩人輕輕的舉了起來。

「恭喜……」柏恩輕聲的說。

「謝謝。」我說。

其實『長島酒館』的氣氛真的是不錯的,不過我也認為,就算再怎麼好的地方,也不需要任何重要的節慶,都要到這裡來吧。

「這裡真棒…不過,其實和妳在一起,去什麼地方我都ok……」柏恩看著店裡的擺設,頗有感觸的說。

不知怎麼搞的,我忽然想起了Andy對我說的話。

「那封信應該有來信的地址吧…」

我回去公司看了以後,發現那個郵件的地址是Joey812@Ji.com。

雖然從後面的郵件主機我無法判斷這是什麼單位,但是,基本上那個人的英文名字,應該是叫作Joey。

我有點罪惡感,因為我調查過了,在公司裡面叫做Joey的人只有兩個,而比較符合會做這種事情的人,竟然就是柏恩部門的主管喬伊Joey。

我晃著頭,希望讓自己腦子裡的這件事情,趕緊消失,因為這實在不是我面對男朋友時,該有的心情。

忽然,柏恩的手,放在了我的手掌上面。我有點驚訝,但還是認真的看著他。

「梅兒……我們在一起五年了,是不是,該有個確認的動作了呢…」柏恩說。

這時的我整個心裡忽然像是千軍萬馬般的奔跑了起來,我不希望他接下來說的話是那幾個字,因為柏恩真的沒搞懂,在這個最差勁的情況下,對我做出那種要求的話,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只不過,他接下來的動作,就像每一部連續劇演的一樣制式,柏恩好像是個演員一樣,伸手往自己的口袋裡探,然後拿出了一個戒盒。

相信我,那裡面絕對不會是一台筆記型電腦或蘋果牌的手機。

「…梅兒,嫁給我吧…我希望下半輩子,可以給妳幸福…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天不從人願,柏恩的嘴巴裏面,真的說出了毀滅性的話語,我沒有彩排過,但我絕對知道現在的我聽到這些話,會有什麼反應。

那就像是有人拿槍抵著我,我一路後退,卻退到了懸崖邊。要嘛我被槍打死,要嘛我自己往後面的懸崖跳。

我看著戒盒幾秒,看著柏恩幾秒,然後,我說出了比白雪公主的後母更惡毒的話。

「……你怎麼給我幸福…你進公司五年,還在幹專員,你知道我升職的意義是什麼嗎?這表示我賺的錢比你還多了,你要怎麼給幸福……」

「…四年而已,我進公司才四年而已……」柏恩的頭微微的低著,我最氣就是他這種關心不是重點地方的個性。

「四年五年有差別嗎?重點在於你根本不求上進,要怎麼結婚……」我這幾句話說的有點動氣了。

「…我知道,所以我說,我會盡力……」柏恩的頭越來越低。

「盡力就能達到嗎?我不希望我的婚姻是每天需要為了錢在煩惱,或是為了錢在吵架呀…你懂不懂…」

這時候『長島酒館』裡面播放起了『未來』這首歌,也就是五年前我和柏恩認識的時候,店裡面播放的歌曲。

我回頭看了一下餐廳老闆,他滿臉微笑的和我點了點頭,可以推測,柏恩和他說好了在某個動作之後,要下音樂。

這點也是我受不了他的地方,他的創意總是千篇一律,就像是要他發想企劃案,他就只會想到眼前看到的事物。

「夠了,你不要再刻意播放這些老情歌,我當年是很愛這首歌,但不表示我現在也愛,不表示我以後也會愛……」

柏恩這時候趕緊把戒盒收進了口袋,雙手揮舞著試圖安撫我。

「沒事,沒事…當我沒提,反正我們還年輕…過幾年好了,過幾年我們再結婚…」柏恩的臉上堆滿了笑容,但是這種不痛不癢的說話方式,真的令我火光。

「誰說我還年輕,我不年輕了,我現在沒有不想結婚,我想結婚,但是要看現在的你,是否真的適合結婚,不是想結婚就可以結婚的,再過幾年如果你還是這個樣子,我們還是結不了婚呀,你懂不懂呀柏恩,你就是現在這種個性,才會升不了職,加不了薪……」我按耐不住了。

柏恩這時被我說的,臉也有點脹紅了。

「……我以為,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兩人相愛最重要不是嗎……」柏恩說。

「你以為你以為……你以為一直談戀愛就會有東西吃嗎?一直想著五年前我們認識的事情,感情就會加溫嗎……??」

「梅兒,我愛妳,妳不要這樣……」

我的手掌一張,停在了柏恩的面前,堵住了他的嘴。

「停。不要這樣講話……你愛我,那又怎樣…經過了這幾年,我都已經不確定,我是否愛你了……」

偷米的歌聲依舊煽情,『未來』這首歌的歌詞在此時當作背景樂卻格外諷刺。我們看著彼此好幾秒鐘以後,我終於受不了,拿起了外套。

「過幾天我會給你答案……」

我留下了這句話後,走出了『長島酒館』,只剩下T&D的音樂,和一臉落寞的柏恩以及錯愕的老闆。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