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悬崖

第三话 悬崖

五年前,我25岁,柏恩也是。

在还没有找到工作之前,我总是在家里上网,打怪。事情发生的很不特别,柏恩公司里的同事,认识我的大学同学,于是便嚷嚷着要办个联谊,某个星期六的午后,我就被拉去了。

地点是-『长岛酒馆』-在台北市的某个角落。

如果说,认识柏恩的过程里面,有什么特别的,那大概就是以下这段,他每一年都会提起的话。

「真的很巧,我们这边来了四个男生,妳们那边来了五个女生,很自然的,有一个女生落单,可是事实上是,我迟到了。于是不耐烦的妳,就这样的走出了餐厅,还和我错身而过,联谊的会场,就变成了五个男生,四个女生,要不是妳忘了妳的手机,要不是妳回来拿妳的手机,我们,就见不到面了……」

「我还记得『长岛酒馆』当时放的是T&D的歌-『未来』…妳说妳爱这首歌……」

每一年的『交往纪念日』,每一年的『圣诞节』,每一年的『情人节』,柏恩总是可以像录音机一样,把这段过往,再播放一遍。

前几年,我也一样沉浸在这种充满『缘分』的逻辑当中,只不过,当我进了柏恩公司之后,我真的发现,这一切,不是满分。

人生,该有更好的分数。

不可思议的是,五年过去了,我升了副理,柏恩还是同样的职位,而,为了要庆祝我的升迁,我们两人,又回到了『长岛酒馆』。

柏恩点了两杯红酒,几盘串烧,红酒杯被我们两人轻轻的举了起来。

「恭喜……」柏恩轻声的说。

「谢谢。」我说。

其实『长岛酒馆』的气氛真的是不错的,不过我也认为,就算再怎么好的地方,也不需要任何重要的节庆,都要到这里来吧。

「这里真棒…不过,其实和妳在一起,去什么地方我都ok……」柏恩看着店里的摆设,颇有感触的说。

不知怎么搞的,我忽然想起了Andy对我说的话。

「那封信应该有来信的地址吧…」

我回去公司看了以后,发现那个邮件的地址是Joey812@Ji.com。

虽然从后面的邮件主机我无法判断这是什么单位,但是,基本上那个人的英文名字,应该是叫作Joey。

我有点罪恶感,因为我调查过了,在公司里面叫做Joey的人只有两个,而比较符合会做这种事情的人,竟然就是柏恩部门的主管乔伊Joey。

我晃着头,希望让自己脑子里的这件事情,赶紧消失,因为这实在不是我面对男朋友时,该有的心情。

忽然,柏恩的手,放在了我的手掌上面。我有点惊讶,但还是认真的看着他。

「梅儿……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是不是,该有个确认的动作了呢…」柏恩说。

这时的我整个心里忽然像是千军万马般的奔跑了起来,我不希望他接下来说的话是那几个字,因为柏恩真的没搞懂,在这个最差劲的情况下,对我做出那种要求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只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就像每一部连续剧演的一样制式,柏恩好像是个演员一样,伸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探,然后拿出了一个戒盒。

相信我,那里面绝对不会是一台笔记型电脑或苹果牌的手机。

「…梅儿,嫁给我吧…我希望下半辈子,可以给妳幸福…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天不从人愿,柏恩的嘴巴里面,真的说出了毁灭性的话语,我没有彩排过,但我绝对知道现在的我听到这些话,会有什么反应。

那就像是有人拿枪抵着我,我一路后退,却退到了悬崖边。要嘛我被枪打死,要嘛我自己往后面的悬崖跳。

我看着戒盒几秒,看着柏恩几秒,然后,我说出了比白雪公主的后母更恶毒的话。

「……你怎么给我幸福…你进公司五年,还在干专员,你知道我升职的意义是什么吗?这表示我赚的钱比你还多了,你要怎么给幸福……」

「…四年而已,我进公司才四年而已……」柏恩的头微微的低着,我最气就是他这种关心不是重点地方的个性。

「四年五年有差别吗?重点在于你根本不求上进,要怎么结婚……」我这几句话说的有点动气了。

「…我知道,所以我说,我会尽力……」柏恩的头越来越低。

「尽力就能达到吗?我不希望我的婚姻是每天需要为了钱在烦恼,或是为了钱在吵架呀…你懂不懂…」

这时候『长岛酒馆』里面播放起了『未来』这首歌,也就是五年前我和柏恩认识的时候,店里面播放的歌曲。

我回头看了一下餐厅老板,他满脸微笑的和我点了点头,可以推测,柏恩和他说好了在某个动作之后,要下音乐。

这点也是我受不了他的地方,他的创意总是千篇一律,就像是要他发想企划案,他就只会想到眼前看到的事物。

「够了,你不要再刻意播放这些老情歌,我当年是很爱这首歌,但不表示我现在也爱,不表示我以后也会爱……」

柏恩这时候赶紧把戒盒收进了口袋,双手挥舞著试图安抚我。

「没事,没事…当我没提,反正我们还年轻…过几年好了,过几年我们再结婚…」柏恩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但是这种不痛不痒的说话方式,真的令我火光。

「谁说我还年轻,我不年轻了,我现在没有不想结婚,我想结婚,但是要看现在的你,是否真的适合结婚,不是想结婚就可以结婚的,再过几年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我们还是结不了婚呀,你懂不懂呀柏恩,你就是现在这种个性,才会升不了职,加不了薪……」我按耐不住了。

柏恩这时被我说的,脸也有点胀红了。

「……我以为,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两人相爱最重要不是吗……」柏恩说。

「你以为你以为……你以为一直谈恋爱就会有东西吃吗?一直想着五年前我们认识的事情,感情就会加温吗……??」

「梅儿,我爱妳,妳不要这样……」

我的手掌一张,停在了柏恩的面前,堵住了他的嘴。

「停。不要这样讲话……你爱我,那又怎样…经过了这几年,我都已经不确定,我是否爱你了……」

偷米的歌声依旧煽情,『未来』这首歌的歌词在此时当作背景乐却格外讽刺。我们看着彼此好几秒钟以后,我终于受不了,拿起了外套。

「过几天我会给你答案……」

我留下了这句话后,走出了『长岛酒馆』,只剩下T&D的音乐,和一脸落寞的柏恩以及错愕的老板。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发布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购物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