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話 聚會守則

第三話 聚會守則

如果要追溯第一次「壞氣候俱樂部」的聚會時間,應該是回到高二那一年,「英語話劇社」的公演結束之後,雷公對於自己在舞台上說錯了台詞感到懊惱不已的那一天。我和筱雨在一旁看著雷公這麼一個大男孩,卻在後台當著大家的面落下了眼淚,自然是感到心疼,於是,貼心的筱雨就約了我和雷公,到她的家裡去。

那也是第一次我走進了筱雨的房間,一個比我整個家還要大的房間。

說是筱雨的房間,其實等於是一間筱雨的房子,位於她整個家的後方,也就是說,筱雨他們家總共有三大屋體,從前面進來的話,可以進到前院,然後進入他們家的主房體,那是超過一百五十坪的豪宅。但是如果從後門進來的話,會直接接到筱雨的房間,也就是另外一棟數十坪的房子,在筱雨家裡面,這棟房子被稱作筱雨的房間,後來變成了「壞氣候俱樂部」聚會的場所。

我第一次走進這房子內,我並沒有被這樣大的寬敞空間嚇到,因為我以為,這就是筱雨他們整個家的大小,當然事後知道了這只是筱雨私人的房間時,我的嘴巴微微張開了有好幾秒鐘都闔不起來。

筱雨的房間是精緻而華麗的,不但有著鋼琴,書櫃,各式各樣的洋娃娃,還有著超大的衣櫃,自然,裡面也有著各種不同的衣服,只不過,每次見到筱雨,她都不會特地打扮就是了。

有時候我總是會想,以筱雨的美貌,再加上這一屋子裡面的美麗衣裳,哪一天筱雨覺醒了,可能會搖身一變,成為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公主吧。

筱雨的書房裡面放了幾張小男生的照片,雖然每一張照片都看不太清楚相貌,但是可以推測那大約是小學或是國中時期的小男生,短短的頭髮,在操場裡面的跑道上跑著。我曾經問過筱雨,那是誰。筱雨只是淡淡的說,「我哥哥…」然後,就再也沒有下文了。

我知道筱雨在騙我,因為,認識她幾年了,我從來也沒看過她家裡有甚麼哥哥或是弟弟的,我心中的第六感告訴我,那是男女之間的過去,那個男生,應該是筱雨曾經有過的一段感情,因為那幾張照片,是被筱雨給珍藏起來的寶物。

只不過,筱雨從來不聊感情事。對她而言,學生時代就是讀書,學習,充實自己,然後拿下各種大型比賽的冠軍。

第一次到筱雨房間的那天下午,雷公還在為了自己的糗事流著眼淚,我雖然覺得自己第一次上台演得也不優,卻也沒有這麼大的挫折感。

「雷公,沒有那麼嚴重啦…況且我們講的台詞都是英文,一般人哪聽得出來…」我安慰著雷公說。

「妳們不懂…我之前和妳們說的…我喜歡的那個人…有來現場看……」雷公掩面繼續哭著,到了這一句話,我才懂了。

我和筱雨相視笑了一下,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再接甚麼話。這時候,窗外傳來了低沉的雷聲,沒兩下,雨下滿了我們四周。

雷公的眼淚,竟然因此停了,就像我們三個人第一次相識那天一樣,我們仔細的聆聽著雨水拍打著筱雨家屋頂的旋律,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筱雨在這個時候忽然提出了一個建議。

「雷公,芸芸,我們來組織一個『壞氣候俱樂部』如何?」筱雨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裡面閃著光彩。

「壞氣候俱樂部?」我問。

「對呀…只要是我們三個人都有時間的情況下,沒有特別的事情時,遇到這種下雨的天氣,我們三個人不管人在哪邊,都要盡力趕到這裡來聚會…」筱雨當時臉上的神情,大概是我認識她以來,最神采飛揚的一次了。

「然後呢……??」雷公問。

「然後我們要趁著下雨的這段時間,告訴彼此最近這段時間快樂的事情,難過的事情,那麼我們之間就不會有秘密,也可以互相安慰對方,互相分享好事……」筱雨的笑容,很美。

「原來如此…就像現在雷公說出了他暗戀的對象有來看戲,而且雷公很糗一樣嗎……」我笑著說。

「別笑我了啦…」雷公也笑了,看起來,筱雨這招是有效的,因為,我們三個人都喜歡這種天氣呀……

 

一轉眼,那個第一次聚會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我和雷公和筱雨在高中畢業後,三個人分別考上了不同的大學。筱雨不意外的,考上了導國內得第一學府T大,而我也如願以償的考進了我心目中的私立大學的文學院,雷公則是讀了一個我不知道將來可以從事甚麼行業的私立大學社會系。

 

在經歷了小草圃的事件後的某個周末,天空從一早就陰了,果不其然,下午大約兩點左右,雷聲,雨聲,相繼報到。

在筱雨的房間內,我和雷公也是相繼報到。

筱雨坐在鋼琴的前面,優雅的彈著莫札特,雷公則是不停的在筱雨的書櫃裡面來回走著,像是在尋找些甚麼。

「筱雨,妳這邊…就沒有甚麼星座,或是愛情,兩性相關的書籍嗎……??」雷公盯著書櫃納悶的問著。

「要那個做甚麼??」筱雨說。

「遇到感情問題的時候可以解惑呀…」雷公沒好氣的。

「雷公,你不會又遇到感情問題了吧??」我從他的話裡面嗅到了一絲的詭譎。

「芸芸…妳真的是太了解我了…」雷公作勢要抱我,我連忙伸出雙手擋格。

「我又喜歡上學校裡面的…某個女生了……」雷公看著窗外說。

「拜託,你這幾年,到底是暗戀過幾個人了…」我真的有點無奈,因為「壞氣候俱樂部」的成立宗旨,都有點快被雷公一個人給更改了。

「我也不想呀…只是每次暗戀的對象,都不喜歡我……」雷公說話的同時,一直是背景音樂的莫札特停了下來。

「你有告白嗎?」筱雨開口了。

「……有呀……」雷公不太甘願的說。

「對方怎麼說…」

「通常是說…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之類…」雷公邊說邊癟嘴。

「那就是了呀…你一定總是喜歡不適合你的人,才不會成功…」筱雨說。

「喜歡一個人之前,難道還要看說是不是適合的人,才能喜歡嗎?不能夠因為喜歡,然後再來慢慢適應嗎?」雷公有點不服氣了。

「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個人,難道你不希望她和一個適合的人在一起,這樣磨擦少,問題少,幸福更多,不是嗎…?」筱雨難得的對感情這事情發表了意見,我在一旁聽著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倒也新鮮。

「可是,甚麼叫適合,甚麼又叫不適合呢……??誰規定的呀…」雷公把玩著筱雨書櫃裡的書說。

「很多事情就是天註定的了……」筱雨忽然說出這樣的話,倒是令我驚訝。這時候,筱雨房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我們就看到了被推開的門後面,站著兩位中年人。

熟悉的長輩,那是筱雨的爸媽-筱雨的父親一直都是國內排名五十大企業的知名企業家。

「伯父伯母好…」我和雷公趕緊打招呼。

「芸芸,雷雷…」筱雨媽則是標準的貴婦,就連講話也是嬌滴滴,最喜歡稱呼雷公為雷雷,好像我們三個人都是他們的小孩一樣。

「筱雨,爸媽要出去一下,芸芸…你們就當自己家,好好玩…」筱雨的父親是經常上電視的企業大老,給人的形象總是嚴肅而強勢,只不過,在面對乖女兒筱雨的時候,那種作為父親的溫柔卻每每在小地方流露無遺。

「謝謝伯父伯母…」在我和雷公道謝完之後,筱雨的父母就離開了房間,留下了我們三人繼續討論未完的話題。

「總之,人呢,不要作不適合自己的事情,不要喜歡不適合自己的人,順便和你們說一下,上禮拜我參加學校的網球比賽,獲得了冠軍……這就是作適合自己事情的結果唷……」筱雨俏皮的對著雷公說,我們總是知道,筱雨可以贏得各種比賽,只是沒想過,她的理論,竟然也套用在感情觀上。

「芸芸,你最近如何呢…??」雷公不想聽筱雨繼續炫耀,轉而想要另開話題。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完雷公的話以後,我的腦海中直接浮現出一個男生的臉。

 

那個在草圃流著眼淚分手的男生。

 

不知道,我們是否算是適合的人呢………??窗外的雨依舊下著,這時候的我,還沒有意識到,我心中某種不知名的情愫,正迅速的擴張當中……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