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話 之後的第二年

第二十三話 之後的第二年

去年一整年,我完全沒有見到柏恩,只從同事口中聽到,他升上了副理,成為了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我相信去年我阻隔了他和春音的連絡以及第一次約會之後,春音接著要再依照原本的歷史與柏恩交往,應該是充滿了難度。

而我,也佈了眼線在柏恩身邊,以前認識的業務部的同事,總是會定時的用msn報告我,柏恩最近的情況,不是工作到半夜十一二點,就是周末依然到公司加班。

我相信春音並沒有放棄掉任何機會,可是我也想不出,春音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到柏恩的聯絡方式。直接到公司來找他?我想,春音還是有女人矜持的。

因此在這個年度,對於春音與柏恩的事件,我比較放心了,反而今年是按照原本歷史走的話,今年的四月,就是子萱鼻咽癌惡化,離開人世間的時間點。

剛過完年的上班期間,我對這事情盯得非常緊。

「子萱,最近怎麼樣,身體有比較好嗎?」

子萱接受了化療之後,最近幾個月來,看起來雖然身體虛弱,而且體力不佳,但是根據醫院的檢查報各,癌細胞已經控制住,看起來復原狀況良好,醫生甚至說,只要定期回診,應該沒有什麼復發的機會。

「沒問題啦,梅兒姐,不用擔心我,倒是等一下的商品會議,妳準備好了嗎?」子萱的話猶如當頭棒喝,因為今天這個日子,我一直把它定位成子萱最關鍵的一天,以至於原本應該要做的工作,我都忘了準備。

「糟,」我看了下手錶,發現時間只剩下五分鐘,根本沒有時間準備,我只好硬著頭皮,走進了會議室。

會議室裡面,部長班森,經理瑪姬,副理朵拉,以及企劃人員Angel都到了,每個人各自都提出了今年年底聖誕節新的商品企劃,只不過,聽起來都是大同小異的點子。

我忽然腦筋一亮。之前和柏恩開過的,五年來的新商品企劃彙整,就有提到了聖誕節的商品企劃,沒記錯的話,電腦週邊商品開發,只不過,到最後的結果是滯銷,倉庫裡面庫存了幾萬個。

「梅兒,妳怎麼想?」部長點名了。

我站了起來。

「現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人手一台電腦,因此,如果可以將我們家這類女性品牌,也開發出電腦週邊商品的話,肯定可以在這個市場裡面,注入了一種新的生命力……」我比手畫腳著,雖然心裡面知道這樣的企劃會賠錢,但是為了先應付眼前的難關,要我說什麼謊,都行了。

「對耶,這個想法真不錯…」部長拍著自己的頭,大叫著。

「對耶,梅兒這個想法,怎麼我們就沒有人想得出來…很好,很好,就做這個…我們把這個案子,提給業務部,到時候,就麻煩梅兒你報告給業務部門了…」

部長說得開心,我卻心裡發抖。

不過我的邏輯是,既然這個案子到最後就是真正的歷史了,也就是說,就算我不提出,會議稍晚,也會有人提出這樣的企劃,那麼部長依舊會鼓掌叫好,那樣的話,倒不如由我先提出來,節省掉會議的時間,我又可以記上一功,何樂而不為呢……

只不過想到我要代表商品部與業務部開會,勢必會和柏恩碰到,這樣的話,我又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他,才不會又改變了什麼…

想著想著很快的時間就過了,我收拾了東西,搭著公車,回到了家中。美和依舊是關在她的房間中,而我吃著自己買的炒麵,在客廳裡面看著電視。

沒多久,手機響了。

「梅兒,快來,子萱車禍了…」部長班森的聲音,慌張到整個語調都不像他平時講話的聲音,我來不及多問什麼,隨便換了件外套,便衝出門外叫了計程車。

一路上,我的思緒亂得無以復加。

今天就正常的歷史而言,是子萱的忌日,雖然我到了未來,知道了子萱的死因,並且想盡辦法讓她在這兩年做了檢查,也接受了治療,但是沒想到,在這一天,難道她還是逃不掉死神的安排嗎?

我的心裡亂得很,如果子萱真的在這一天過世,也就代表著,有些事情是有可能改變,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註定沒辦法改變的。

計程車開到了急診室門外,我慌張的跑下了車,衝進急診室。從我走進了急診室內的第一秒開始,我感覺四周的動作,都慢了下來,聲音,都消失了,所有人都用著四倍速的慢動作,進行著。

急診室不大,更重要的是,有一群我熟識的人,縮在了某個角落,有人掩面哭著,有人趴在了牆上,也有人攙扶著狀似老父母的人,無力的掙扎著。

我逐漸認清了,在哭的人是朵拉,縮在角落的人是部長,而瑪姬在一旁攙扶的老人家,應該是子萱的爸媽。

朵拉看到我來了,二話不說整個人迎了上來,抱著我,哭著。部長緩緩的從角落站了起來,拉著我的手,引著我走進了幕廉背後,我看到子萱躺在了白色的床單上,表情看起來很平靜。

子萱的脖子以下,全部都被白布蓋了起來,朵拉示意我不要拉開,我也沒打算拉開,只是靜靜的看著子萱,就像是乖巧的,安靜的,睡著了。

子萱的眼睫毛依舊很長,很漂亮。我伸出手,握住了子萱露在白布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子萱的手很冰,而我總覺得子萱會睜開眼對我說。

「梅兒姐,這裡好冷…」

只不過,我握了很久,很久,子萱都沒有開口……

這一天晚上,我一直待到了隔天早上,陪著子萱的爸媽將遺體送至太平間,再送至殯儀館,整個晚上,我都像是聽不到聲音似的。

我以為,我可以改變未來,現在看起來,根本不可能…

我真正的體會到,這幾年來我封閉自己的原因。升上了副理,結不結婚,在生命的面前,忽然變得好不重要…

我,也許不應該回到未來…也不應該再回到過去……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