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話 Oh!夜!

第二十四話 Oh!夜!

或許是因為我的臉色有所改變了,大彭這時候看起來原本亢奮的情緒,才逐漸地降溫了下來。

「對不起,我不應該提小年但,男人在一起,就是會聊這種事情」大彭面露出難色。

「不用道歉,你沒有錯呀如果說,我們兩個人都是認真的,的確發生關係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只不過

「妳在意鏡頭?」

如果你真的是我男朋友的話,我們就算等到比賽結束了,也還是可以發生這件事情,但是如果你不是我男朋友我們又發生了關係,等到比賽結束,我就不知道怎麼面對他你說對吧?!」我拉著自己的衣服整理著。

「不要恢復記憶,不就好了我們可以在賽後選擇,不要恢復記憶呀」大彭比手畫腳地。

「不恢復記憶,又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我真正的男朋友呢?」

「我既然是妳在比賽裡面,最後選出來的男朋友,就算原本不是,那麼在我和妳男朋友擺在一起的時候,妳還是選擇了我,這樣的話,不就代表,我才是妳真正的『真愛』嗎?」大彭這番話,堵住了我的嘴。

的確如此。

如果我選擇的男人,原本就是我男人,那麼恢復記憶的必要性就沒了。如果我選擇的男人,不是我原本的男人,那就表示,後來這個男人,比起原本的男人,更適合我的喜好,這樣,又有什麼必要去恢復記憶,以增加痛苦與尷尬呢……!?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都和發生關係這事情,有點距離,我知道男人喜歡女人到了某種程度,就會對那件事情產生很大的渴望。我年輕過,自然瞭解,況且,看起來,大彭哥似乎是那種佔有欲比較強的人,在這方面更會表現出來吧。

我決定示弱。

「大彭哥,在鏡頭前面,還是有很多認識我的親朋好友,我們可以不要這麼露骨,以免比賽結束之後,回到現實生活,我會很尷尬呀」我輕撫著大彭的手。

「也是啦……」大彭深吸一口氣,像是要將那股欲望給吐掉似的。

「我答應你,只要比賽一結束,我們就立刻找個房間,MTV也好,到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好嗎?」大彭一聽完我這樣說,立刻親了我的臉一下,不過,臉上流露出不解的表情。

「那,我們今天晚上,要做什麼呀?」大彭說。

「還是可以聊天呀,讓彼此更多瞭解一些,不好嗎?」

「嗯……」我知道大彭「嗯」背後的意義,就是「不好」,但我認為這樣比較妥當,至少在電視前的觀眾,不會認為我是個隨便的女孩子,而事實上,當然是我內心裡面,對大彭是否就是「真命天子」,還是有著那麼一點點的懷疑。

這個晚上,雖然沒有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衝動的大彭,好幾次都在我們親密的接觸時,想要有進一步的發展,然後被我給阻擋了下來。

也就是說,這整個晚上,我都沒甚麼睡,幾乎兩個人就這樣卿卿我我的一路到了天亮。

「ㄟ,天亮了耶」當陽光從窗戶照射進來的時候,我看到打著上半身赤膊的大彭,兩個眼睛黑眼圈的厲害,我不禁笑了出來。

「你變成熊貓了啦哈哈」只不過在我譏笑大彭哥的同時,大彭哥看著我的臉,也笑了。

那妳就是母熊貓了,我們變成團團圓圓了啦哈哈……」我嚇得跑進廁所一看,果然,我的臉色也沒有好看到哪裡去。

「不行了,我要走了」我迅速穿好衣服,拿起包包就打算離開大彭哥的家,卻被大彭哥抓住我的手,一把被他抱進了懷裡。

「為甚麼要這麼急?」

「我回家你才好睡覺啦,今天晚上還有一個單獨約會呀,是最後一天了,我不希望你因為我,醜醜的和人家見面

「我倒是挺希望你今天晚上,醜醜的讓人家看見哈哈……」阿彭哥話一說完,又再度獻上熱吻,說真話,如果天天這樣,我還真怕我吃不消,不過,這種熱情,我很喜歡。

「好了啦,我要回去了先這樣吧,掰」我走到玄關。

「愛媛,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喔我們要一起帶走那三百萬美金」大彭還不忘記提醒我這件事情。

一大早的車不多,而我,也幾乎在車上睡著。到家的時候,還是被計程車司機給叫醒的。

我半睡半醒之間,走上了我家,卻在這個時候被門口的某件東西嚇到了。

向日葵。

原本,這就是這幾天會按時在我家門口出現的東西,沒有甚麼好驚訝的道理,只不過我一直認為這是大彭哥送的花,卻沒料到在我和大彭哥在一起的時候,花卻意外的出現了。

我昨天出門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束花,而昨天一整個晚上到白天,大彭哥都沒有離開我的視線,也就是說,這花,根本不是大彭哥送的……

那,會是誰呢?

難道說,是景洋!?當然,送花這件事情,並不是會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並不是說花是誰送的,我就會認定他是真命天子,但是我不能否認,的確因為這花,讓我對大彭哥加分不少,因為這種老掉牙的追求方式,是正合我的胃口呀。

我進到房間內之後忽然想起,正浩的字條上面,寫著他看到了是誰送花給我,我急忙打手機給他,然而電話卻沒有人接。我急急忙忙地打開電視,轉到「正浩頻道」,果然,在這麼早的時間,尤其大家都經歷過這幾天的「單獨過夜」行程,會想要早點睡,晚點起來是很正常的,只不過我急著想要知道答案,因此這種狀況,真的是快要逼死我了。

在過度疲勞的狀況下,我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我看見我還握著手機,然而我看向窗外,天色卻已經快黑了。

手機裡面有著正浩撥打過來的紀錄,以及一則語音留言。

「我在家裡等妳喔,愛媛小姐,我是東邦……」我沒料到我這樣一睡,竟然已經睡到下午六點,果然年紀大了,不能熬夜。我連忙起床梳妝盥洗,換了衣服之後就連忙趕往東邦的住處。

東邦煮了飯。炒了幾道菜,那都是島國人民常吃的東西,只不過進來比賽之後,我就幾乎沒有嚐到這些味道了,我簡直喜歡的不得了,差一點就將東邦煮的飯全部吃光了。

「妳是飯桶……」東邦故作驚訝狀。

「是你飯煮太少啦……」我反擊。

「是妳胃太大吧……

「好了,夠了……」我笑著。當我們吃完飯之後,這時候東邦很自然的收起了桌上的碗筷,就帶到廚房開始洗滌了起來。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湧出了好不可思議的感受。

「在看甚麼呢?」忽然東邦沒回頭,背影也可以說話。

……你是個很神奇的人……」我說。

「和你在一起完全沒什麼壓力,舒服的像是在吹海風一樣,可是卻沒有太多太強烈的心跳感,我認為,和你在一起的女生,應該很容易會劈腿……因為你完全不會給人拘束感,就像是做錯任何事情,你都會包容的樣子」我說。

「如果妳和我在一起,妳也會劈腿?」東邦依舊背對著我在洗碗。

「不會……

「是嗎?那真是可惜……

「怎麼說?」當我說到這句話的時候,東邦洗碗的動作停了停。然後接著說。

「可惜是因為,我知道我不是妳的真命天子……

你知道誰是我的真命天子?」我驚訝道。

「不是是我知道,我是和『誰』一起來報名的因此,既然我是那個『誰』的『那個人』,我自然就不是妳的『那個人』了……」東邦轉過身,看著我。

我聽著東邦的話,心頭再度出現了『不可思議』這四個字。房間裡頭霎時之間只剩下水槽上,水龍頭還開著的沖水聲,我則是陷入了一種「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知道,究竟是和『誰』一起來的……」狂亂思緒中。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