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話 最爛的戲碼

第二十話 最爛的戲碼

『長島酒館』內,五年來不變的老位子,柏恩,早已經在八點之前入定。而我,試著讓自己放空,試著讓自己不要受到曾經到過未來的影響,想要用最自然的我,與柏恩交談。

「梅兒,這邊!」柏恩依舊像個好好先生般的揮著手,似乎幾天前在這邊發生過的不愉快,一丁點都不存在他的腦海中。

坦白講,光是這句話,就開始讓我反感。我當然知道在哪邊的位子,因為這幾年來,這位子根本沒換過啊。

柏恩似乎有點得意的往餐廳老闆的方向打了個暗號,果然,T&D的「未來」前奏響起,我曾經在五年後有懷念起這首歌,但是人真的很妙,就因為柏恩現在的裝模作樣,使得我對這首歌,感到反胃。

「妳看,一切,都沒有變吧……就像當年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面一樣…」柏恩的開場白來了,看著他的嘴唇,我實在很難想像五年後那個成熟穩重的業務部部長,是我眼前的這個人。

「夠了…停止…」我不得不制止呀。

柏恩的嘴巴半開,硬生生的被我給按了個暫停,然後隨即想要利用假笑來帶過這一切尷尬。

「好,我知道,過去的一切事情有什麼好說的,我們需要面對的是未來…就像這首歌一樣…」柏恩露出了沉溺於幸福未來的幻想中,我卻不知不覺的,無名火越燒越旺。

「等一下…你是不是認為,我一定會說『好』,你是不是認為,我一定會嫁給你?」我說得很快。

「…對呀,妳不嫁給我?嫁給誰呀?哈哈…」柏恩笑得像是個小孩子一樣,我知道這是他天生的治癒能力,因此我們兩人之間,很難吵架,最多就是我發他脾氣,他臉色難看。

柏恩這時候又向餐廳老闆彈了彈手指,很帥氣的接下了服務員送來的盒子。

「接下來,就是今天晚上的重頭戲了…登登登…」柏恩將小盒子放在了桌上,我當然看也不用看,就知道那個盒子和前幾天那個是同一個,這感覺像是柏恩認為我上一次不高興的原因,是因為他弄得不夠浪漫,而不是我最後說的那些話,因此,今天晚上,他又添加了點創意,一些稱不上新意的創意。

「我不想嫁給你…」我不理會柏恩的任何口技聲,我直接了當的說出了我的答案。

「什麼?」柏恩的表情依然是帶著笑容的,只不過,他有點驚訝。

「我不想嫁給你…」我又重複了一次。

柏恩這時候在空中揮舞的手,才停了下來,然後毫無表情的看著我的眼睛。

「梅兒,我可能聽錯了,妳可以再說一次嗎?」柏恩說。

「我不想嫁給你…」而我,連續三次講的話都一樣,同樣的語氣,同樣的字句,同樣的音調。

柏恩頓時,像是洩了氣的氣球,全身軟趴趴的往後攤在了椅子上。

『未來』這首歌的副歌,在餐廳裡面正激昂的迴響著,我和柏恩兩人,坐在老位子上面,一句話,都沒講。

就這樣,直到『未來』這首歌播畢,背景音樂完全消逝後,我們兩人,還是一樣一語不發。

我看著柏恩的眼神,空洞的像是失去了他的生命,只是低著頭看著那個小盒子,我想,可能那個小盒子曾經帶給他很多關於我的想像吧。

一直坐到我自己都覺得沒意義的時候,我打算離開。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說。

「等一下…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柏恩終究還是問了這樣的問題。

「…上一次我說過了不是嗎?你以為我在開玩笑,你不夠成熟呀,現在的你,如果我和你結婚的話,一定不會有什麼出息,你一定只想著每天回家和我一起吃晚飯,一起看DVD,一起聊天……」我帶著情緒的說出了這番話。

「這樣不就是最好的嗎?這不就是我們追求的一起生活的意義嗎?」柏恩露出了難得的強硬。

「我不只要這些呀…我還想要多些,我希望我的老公除了顧好家庭之外,他會更追求自己的成就,陪我吃飯當然很好,但是我希望看到我的老公更有出息呀…」說話的同時,我腦中總是浮現柏恩在大廳裡面,女社員看著他喊著部長,打著招呼的英姿,我希望那是我老公,我希望柏恩現在就是那樣。

「為什麼妳這麼在乎那些事情,以前的妳不會那樣呀…」柏恩稍微激動了,而我聽到他的這些話,我更是不愉快了起來。

「以前的我不會這樣,讓我告訴你,以後的你也不會像這樣想,以後的你會感謝我,會知道我講的這一些對你來說有什麼好處…」說完這幾句話,我已經站了起來,我認為我已經充分了表達了我的意思,再留在這個地方,只會爆發更嚴重的口角而已。

沒想到我的手腕,被柏恩一把抓住,而接下來柏恩的表現,讓我更是失望。

「…梅兒,妳可以不要走嗎,可以再考慮一下嗎?」柏恩的眼眶裡面滲出了淚水,而這樣婆媽的行徑,讓我打從心底的反感。

「你放手…我真的很不喜歡你這樣…」『長島酒館』裡面的客人開始注視起我們來,畢竟一對情侶吵架是非常顯眼的事情。

「梅兒…我沒有妳…不行…」柏恩這時候,真的哭了起來,這可能是我遇過,最受不了的情況,我痛恨男人如此。

「放手…」我用力一揮,甩開了柏恩的手,然後我說出了不是演技上的台詞,真心的說出了口。

「我不想再見到你…我們分手吧…」我順著這個勢頭,往門口的方向走去,更難堪的是,我竟然聽到我的背後,柏恩痛哭失聲的聲音。

我真的不敢想像,一個大男人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哭著,而這男人,是我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

在那一瞬間,什麼五年後的模樣,什麼再度復合的念頭,都在我的腦海中煙消雲散,我只慶幸自己,沒有繼續留在原地。

作者其他作品

This Post Has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Close Menu
×
×

Cart

購物車